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思含情赏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对与错(七)

望思含情赏人间 伴止不归园 2988 2019.07.13 08:45

  三年后,地山举办一次游猎。游猎,就是各门派定期让部分弟子下山去各地进行斩妖。

  谢莲也是被选其中之一,她入地山从未再出来过,也就是说这三年她从未下山,一心修炼。她想这一次也是能够检验自己的修为了。

  谢莲御剑前行去崀山,崀山位于湘江一带,当地百姓喜食辣物。已经在地山习惯了清茶淡味的谢莲准备在一茶馆喝一些茶。刚喝一口茶她就直接喷了一桌子,她是万万没想到这当地百姓喜辣的程度居然还涉及到了茶。

  在桌上留下2个铜钱,便走了。在街上走着,她听到了远处传来戏腔声,她随着戏腔声走去。看到有几人正在唱戏,再看科班挂上的旗牌,是正旦科班和枝灯。于是她找找枝灯是哪个人物。只见一位女子飘着青衣入台,轻轻转身,如云一般,十分柔软。台下顿时响起一片掌声,一会又整齐地静下。她一想,这应是名角,叫枝灯吧?不然也不会将艺名高挂在上。

  只见枝灯轻轻飘转,长袖也如云飘动,凄美的腔音令人陶醉。她想起了刘木泪,当初遇见刘木泪时,也是因他的戏。不知道他会去哪游猎呢。

  戏完,台下也是一阵轰烈的掌声,枝灯也是还礼下台。

  “枝灯唱得真是不错,不过相比曾经的少年刘木泪,还是略逊几分啊……”

  “嘁嘁嘁!哪有你这样比较的?把男子与女子比较。”

  “可惜了啊……刘木泪进地山修道…我挺喜欢听他的戏。”

  谢莲专注于听人们的私语。

  “这个枝灯姑娘唱得还是可以的,确实是个好苗子。”令她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她往左后方一看,是刘木泪站在旁边。

  她直接啊的一声大声叫出,周围的人群都注意到了她和刘木泪。

  “哇,红山水纹,是地山的子弟!”“诶,真是啊!”一片感叹声涌起。谢莲被这么多人围着看,有些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啊,各位乡亲父老。我俩乃地山下山前来到此游猎,看此人多热闹,前来看看。如有打扰,请各位见谅。”刘木泪双手作揖道。

  “不会不会!两位弟子到此一游,简直是我们怀香镇的荣幸!”一位满嘴胡的大叔笑着说。

  “大伯见笑了,我俩只是一心向道的小弟子,没什么大名气,如有什么邪祟妖魔作乱,找我们即可。我俩必尽力铲除。”刘木泪答。

  乡亲散伙后,谢莲感到下边的裙摆被一种力轻轻地拽着,低首一看,发现是一个小女孩。

  “仙女姐姐,什么是游猎啊?”谢莲一时答不上来,在想怎么给这个小女孩解释的时候。刘木泪就抱起这个女孩,谢莲看着怪。

  “游猎呢,就是我们来到像你们这个村镇,来打附近的调皮的妖魔鬼怪,保护像你一样的许多小朋友和阿爹阿娘。”刘木泪温柔着说。

  “啊!你们好厉害啊!将来我也要像你们一样,打妖怪!”小女孩坐在刘木泪的手臂上兴奋地说。

  “记住,只能打调皮的哦!”

  “为什么啊?”

  “因为只有调皮的才会挨打,乖乖的为什么也要被打呢?就像你们一样。”

  “好的!我以后只打调皮捣蛋的妖怪!”

  “没错!”

  谢莲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刘木泪真的很温柔啊。往天上一看,发现已经将近夜晚。

  “木泪,要晚上了。”谢莲轻轻地说。

  “嗯,知道了。好了,快回家家了!我们送你。”

  “好!”小女孩兴奋地说。

  送小女孩到家门口后,刘木泪和谢莲决定去这个怀香镇周围巡逻。

  “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啊……”谢莲说。

  “听闻怀乡镇的朝天椒是出名的辣,前来一试。”刘木泪答。

  “然后呢?”

  “正准备去,就听到了戏腔,就去看看,然后就看到了你。”说完二人沉默了片刻。

  “你呢?”刘木泪先说。

  “我……我在湘江中随便找一个镇子,然后喝茶时没想到茶里面也会放辣椒。”谢莲苦笑。

  前方突然闪过一点黑影,二人立刻警觉,手扶剑柄便上前追去。

  追了片刻,眼前的黑影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追到了山上,此刻在树林之中。

  “不好,镇子!”刘木泪喊着。

  二人又连忙赶回去,谢莲脚下一声脆响,一把竹刀挺立而起,谢莲连忙退步,可竹刀还是划伤了她的左腿,马上流出了大量的血。

  刘木泪回头一看,准备跑回。谢莲止道:“不必管我,快回镇上!”

  “可是你……”

  “我可以先止血撑着!”谢莲打断了他的话。刘木泪站着。

  “快去啊!”谢莲对他着急喊,刘木泪只好离去。

  谢莲用力地按住小腿伤口,尽量流出更少的血,但是也就减少了一点。她听到了附近传来地上枝叶嘎吱的声音一阵阵传来,她拔出剑开始防卫。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看到她便说“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你怎么在这里?晚上有妖怪的,赶紧回家,别让爹娘担心。”谢莲放下剑对他说。

  “可是姐姐,我就是妖怪啊。”谢莲听后一怔,才发现他头上确实有长着兽耳。

  谢莲又把剑指向男孩,男孩看到后连忙说:“姐姐,别误会,我虽是妖怪,但我从未害人!”

  “自古人妖就是死敌,这个竹刀陷阱非你所为?”谢莲执剑道。

  “不是的!这竹刀陷阱是当地居民为抓捕动物而制的。我只是来此采点草药。”小男孩说完,还给谢莲看了看背上的竹筐,的确是草药。

  “采草药做什么?”谢莲问。

  “给我妹妹治病。”小男孩答。

  “怎么了?”谢莲又问。

  “两年前,我和妹妹本在关东的山林生活。突然来了一群执剑的仙人,杀了山上好多妖怪,但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啊。我和妹妹只好南下逃亡,在路上要一直躲避他们的符箓,逃到了这里。可是不知妹妹是不是水土不服还是怎的,一直都是高烧不退。后来我遇到了一只金钱豹妖,他也不害人,他听说了此事就愿意去帮助我,现在他就是去村镇里偷一些中草药和玉米。”

  谢莲听完就大概了解了,想起来两年前,地山与曲兰竞争在关东斩妖数,刚开场地山子弟就冲向山上,而曲兰子弟是冲向村庄,再去山上。结果是四百五十二比三,这种玄乎的差距让天下百姓都很震惊,曲兰门派怎么说也是个强大门派,不应会是落后地山一大把,在当时曲兰门派也是被地山及其他一些门派所取笑。不过曲兰门派并不理会这些嘲笑。

  当年曲兰门派应是询问当地百姓有何作乱的妖怪,再去斩杀。地山虽是成绩胜了曲兰一大截,可是思想确实输了曲兰更大一截。

  曲兰早在百年前就已意识到有善良的妖存在,便开始区分好妖和坏妖,如今就连曲兰门派附近的乌兰镇,曲兰镇都是有人和妖共住,和谐往来的。

  刚刚引她和刘木泪出来的定是金钱豹妖,好去药店偷药和玉米。她有些同情,毕竟他们也没有做过什么害人之事,也只是想活下来罢了。她只是希望刘木泪找到金钱豹妖不要当场杀掉。

  “姐姐,你受伤了,我给你治治。”小男孩说。

  没等谢莲开口,小男孩就已经从竹筐中取出一些草药,结合自己的妖术给谢莲治疗。

  谢莲看着自己小腿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并且不留疤痕。

  “好……好厉害,你是什么妖术的?”谢莲惊叹。

  “我们鹿族主要是药术,草药为主,妖术为辅,给别人治疗。”小男孩高兴地说。

  “那为什么不用这个治你妹妹?”

  “试过了,无用。”小男孩低落下来。

  “谢莲!”她听到这是刘木泪在叫她,便回首一望,果真是他。他旁边也跟着一个长着兽耳细长尾的男孩。

  刘木泪马上看着谢莲的小腿,便惊讶地道:“痊愈了?”

  “嗯,是这位小男孩救的。”谢莲说。

  “多谢相助,现在请带我们去找你妹妹吧。”刘木泪说。

  那个小男孩一怔,看了看另一个长有细长尾的男孩点头,便答应了。

  到了小鹿男孩妹妹的地方,刘木泪给女孩把了下脉,便说“无事,你妹妹是受到了符箓的灵力镇压,我输点灵力便可消除。”

  小女孩醒后,“妹妹,太好了,你醒了!”小男孩兴奋地叫着。谢莲看着此情此景,真觉得他们与人毫无差别。

  之后,谢莲和刘木泪的游猎即将结束,临走前,刘木泪对几个小孩说:“在山上后小心些,你们尽量伪装成当地居民的样子。那个……小豹豹,你可以伪装成渔民,你们两个就装成采药童。”

  “嗯。”

  二人御剑回山时,“木泪,人与妖是不是可以共存的?”谢莲问着。

  “可以吧,若人不杀无罪之妖,妖不伤无罪之人,我觉得是可以共存。”刘木泪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