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鉴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因祸得福

鉴命 精金罗盘 2971 2019.06.13 02:13

    她小心翼翼掏出补缺丹,虽是残缺的古丹,但从宝瓶中倒出的时候,浓浓生机,弥漫四周,流向远方,消失而去。纤指捏起残丹,放在甄绫眉心,又掏出三生花……

  一套丹法,一气呵成,各种不同的药效,有序的运行起来,仿若运转的阵法,释放着灵气和生机。没错,生机虽有一丝,可是稀有,正是古丹核心所在,精华所存。

  她轻拂香汗,正叹道,此女根骨奇特,要是不死,日后必定修为大成啊。自己能救活她,也算是为宗门又添一位大修。

  那些消散的灵气,竞自行凝固成细绳样子,不断凝聚,而后直奔甄绫五官,钻入她体内。本要枯萎成灰的花草,竞在释放完药效后,含着一丝生机,不生不灭保持现状。尤其是那三生花,在最后一色即将褪去时候,奇迹般的褪去爆裂的外皮,化为含苞的花株,休养生息。

  这是什么?通灵之相,聚百草之灵气,凝百花之生气,用九分,存一分,得世间花草本真……

  救她,本以为是看在剩子哥哥,看在师祖,看在本心的善良上——如今,更多的是庆幸,此人与丹峰有缘,更与自己生了因果。对于这种异像,如若不是古丹所生,必定是自己所猜想那样。

  望着北方,心道哥哥还好吗?自己让您的付出东流,不知道会不会责怪,您为了影儿的幸福,可如今我选择了丹峰,有了她,我也放心了。

  一群乌鸦从四面八方飞来,落在污泥坑旁的腐尸上,哄抢着啃食。乌云密布让死气沉沉的迷雾,遮得月光更加映照不进来,偶然传来的兽鸣惊吓的乌鸦,四散奔逃。

  点点光亮在深谷里发出,一抹绿意显得格外不同,叹息声打破了平静。

  “影儿,一切可好?”

  一道健硕的身影,披着长衫,望着天空。

  “峰主,歇息吧,妖兽应该不会来了。这里外面死气越发浓郁了,要不是这里,咱们怕是早如外面枯骨了。”

  手持双剑的老者,恭敬的在旁边禀报。

  “也不知道咱们出来多久了,想必宗门不至于比这里恶劣,咱们黄家虽然不像他们势大,根基是还在的。小姐应该安好,可除了失散的弟子,我们如何脱困,回去求救呢?”

  听完老者的话语,仰望的男子回神看了老者一眼,点了点头,似乎认可了老者所言。

  “长老不用过于悲观,此处生机能存于死地之中,必有出路。继续多种速生的药草灵花,待成熟后练就丹药,方可时机成熟冲出死势。不寻到灵种,何谈回去,不知道其他三路怎样了?”

  老者刚才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些。

  “说的是,咱们带的东西,也足可以支持下去。哎,那三路就说不好了,缺医少药的——没想到凝灵草开花了,早些时候还出了露珠,那些污了伤口的人,终于有救了。”

  年轻的男子,面色突变,敏锐的腾空望向远方,操纵脚下长剑再次攀升,随口嘱咐老者看护好此地。老者连声答应,他知道怕是强敌来临了,峰主怕大战殃及弟子们,便出谷迎战,哪怕死气侵蚀。老者见峰主踏剑远去,顾不上谷外妖兽嘶鸣,转身往谷内而去。

  夜深的灵草堂,稀少的往来人群中,有一道人影飞奔而来,还不停的叹道,“晚咯,晚咯,晚咯!”

  门口的修士也不阻拦,来者喘了口气,说明来意,便径自往楼上赶去。

  “大胆!轻点,你要把我这灵草楼踩塌吗?”铁丰一看火急火燎的来人,便猜出几分怒意。

  “老头准是你的事,这下如何跟峰主交代,她以后怎么办?此药隐秘,谁又能打到她头上?”

  程大胆也不含糊,一顿质问,气呼呼的。

  “我峰日渐衰落,她能这么做,就是峰主也不敢去掌门那里理论吧。何况是她自愿选择,我也无权阻止。师叔寻药救人,我只是牵线搭桥,愿与不愿,还不看缘分?”

  铁丰也是豁出去了,反正程大胆也无可奈何。

  “你——你,走着瞧!”

  剩子看二人争得面红耳赤,本来打算做个和事佬,可看到吃了闭门羹的程大胆,转向自己,便决定先说上几句,堵住他的大嘴。

  “你不用喊师叔,还是原来平辈叫着舒心。在丹峰洞里与妹妹的谈话,是不是被你偷听去了,才来兴师问罪。赠丹救人,可不是我逼的,她心地善良自愿救人的!看你那哭相,失了那丹药,她能怎样,不就是影响修为晋级吗?你们丹峰不会炼点别的丹药弥补吗?”

  程大胆心道,你以为什么丹药都可以弥补吗?

  “你不知道吗?她会——哎,想来她也是铁了心这么做,你来了,正好给她做个借口罢了。我本来只是猜测,看来已经晚了,天意如此,再追究也是枉然!她在哪,那丹药可不是普通丹药,我还没看过瘾,就这么没了,天意弄人啊。”

  程大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铁丰看不下去了,也跟着叹息,眼神一瞟,示意在密室里。

  剩子本来还想着安慰几句,哪知道程大胆虚晃一招,就要绕过俩人,闯进去,看个究竟。

  二人醒悟过来,再想施招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程大胆推门而入,铁丰知道大门并未在里面锁死,虚掩着被一推就开,这俩人就当于为黄悦影护法了。

  剩子也知道事情严重性,挥手铃铛响起,也释放神针射向程大胆的大腿,全力催动千里靴。可是事发突然,剩子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出手,召唤出这些东西就算是再快,也比程大胆慢了半拍。

  随着一声哎呦,黝黑的密室显露出来,程大胆赶紧收身,倒退数步,怒视四周。

  “谁干的,好汉不做暗事,这死手够黑的!”

  不等外面有人回话,倩影花裙飘至,略显疲惫俏皮模样,淡淡一笑,点点头,差点昏倒。正被疾驰而来的剩子,扶在身边,那二人也凑过来,嘘寒问暖。

  “此事休怪剩子哥哥,此人对于我峰意义重大,我的失去,又算得了什么,不值一提。还望哥哥能把她交给我,虽然命是保住了,但是还需要我以本峰秘法和大胆哥的丹药,为她恢复,要想根治,怕是她要修习药法,自我修复。”

  她的回答,正中剩子下怀,本来还想着要是能医治好,还要费些话语,让她暂居丹峰,躲避风头,再找落脚处,总不能让她跟自己躲在草屋,那也不是长久之计。

  “妹妹是不是晕头了,这人来历不明,怎可直接入内门,成我丹峰弟子。应该要人,验明正身,省得奸细混进来,你说是不是师叔啊?”

  程大胆本来也无恶意,刚才莫名中了一招,现在还难受着呢,想着也是非常时期,避免招惹麻烦,他可不像那善良的影儿妹妹。

  “你们不信任我带来的人吗?这是我亲人,我的妹妹,遭人暗算,才伤的如此严重。本来能有缘进入丹峰,就算是无名无份,也是她的造化。既然这么的不信任,我这就带她去草屋养伤,还望程大师行个方便,赠些丹药,大恩没齿难忘!”

  剩子一席话,程大胆也感觉自己有些咄咄逼人了,黄悦影一嗔,俏皮一笑,示意剩子不要生气,一切有她做主。

  “大胆哥来能耐了,让你拿个丹药就这么大本事。我身边缺个侍女,也需要审批吗?”

  黄悦影一席话算是拍板了,剩子虽有不舍,但是如今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剩子觉得对于她也不打算隐瞒,并且时间久了,怕是也瞒不住,可能将来宗门察觉,还会有些麻烦。便附耳在她耳边,将甄绫的事情大概交代了一遍,当然省略了某些过程和人物,她本来就虚弱,听完感动的差点再次昏迷。

  程大胆本来已经平息火气不语,看着剩子似乎又刺激了影儿妹妹,好像说了些不可告人的话语,但又看到她没想别人知道,只能再次向剩子开火。

  “师叔难道还是不想对你妹妹放手,又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拒绝吗?虽然咱妹妹没有名分,那也不是谁能随便欺负的。放心吧,有我罩着,在丹峰那将是无敌存在……”

  剩子无奈苦笑点头,铁丰本来看着事情圆满结局,也不由得侧过脸去,装作没听清楚。

  “这次小妹能得救,全凭大家不辞辛苦,连夜施以援手,这些灵石算是补偿了,要是不够还有——”

  不等剩子说完,黄悦影就要从木椅上起来,一副决不能收的架势。铁丰装作没听见,程大胆难得领会,大义凛然的拒绝。

  “兄弟这不是见外了,如今都是自己人,看来我的保证你还是不放心我啊,我再次保证我要对她,比你还要爱护她。对了她,长的没有你那么丑吧?”

  程大胆话毕,笑声传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