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窥测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替天行道

窥测者 木向南飞 3073 2019.03.31 11:28

  “华仔,华仔?”张南赶忙弯下身子,推了推他,然后用手指翻了翻他的眼皮,只露出一大块眼白。

  完了,这小子直接吓晕过去了。

  “哎,醒醒!”张南趴在他的耳旁,大声叫道,可是袁华却没有任何反应。

  张南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要知道他会吓昏过去,张南就不让他看了。

  现在老马头和他儿子的尸体还在里面,张南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马上进去才行,否则他担心它们跑掉,虽说他们好像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但是张南也得拿出自己的气势。

  他手中握着伏魔棍,一脚踹开了房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没有了退路,他要跟马家父子俩决一死战。

  可是当他踹开门,向屋子里面望去的时候,发现炕上没了老马头的身影,只剩下他儿子的一句干尸躺在炕上。

  张南的眼睛向着屋里面看去,用眼扫边了屋子的每个角落,虽说他不知道老马头去哪里了,怎么会凭空消失了,但是他确定了老马头的确不在这里。

  他慢慢的挪动脚步,将手中的伏魔棍提在胸前,然后向着炕头挪近。他看了眼炕上的那句干尸,手脚僵硬,瘦的只剩下一具骨头,真不知道他的儿子已经死了,老马头抱着这具尸体能干什么。

  突然,那具干尸的嘴里喘出一股粗气。

  吓得张南向后倒退了几步,他紧盯着那具尸体,没有错,刚刚就是它发出的动静。它竟然从嘴里发出一股气息,紧接着,从它的嘴角淌出一滴黑血。

  张南惊呆了,这具干尸竟然还活着!

  没错,虽说它表面的身子已经腐烂,但是它的确是有气息的。从它嘴角滴出的那滴黑血,张南可以判断出,是有人用自己的血液,维持着这具干尸的生命,尽管它早就应该在这个世界风化,但是它每天受到黑血的灌溉,才会强行留着一丝气息在这个世界。

  但是张南知道,这具干尸真正的主人,真正的灵魂早就已经死去了。现在在这具尸体里面的,说不上是哪里的孤魂野鬼。

  而利用血液强行维持干尸生命的人,一定非老马头莫属了,能力强大的丧尸的确有这个本事,可以用自己体内的至阴之血,来为刚刚死了没多久的尸体,强行续命。

  可是虽说是续命,张南知道这具干尸已经是世间至邪之物了,因为人的身体是由母血养育的,是吸收天地之精华的存在。而这具干尸在人死去之后便已经向着阴性转化,而在那之后,它又受到了丧尸血的灌溉,这让它的邪性愈发的强烈,终有一天会成祸患。

  在灵异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你是界内的正派人士,遇到这种违背天地规律,强行用阴血续命的干尸,都有责任将它消除。

  张南自诩是捉鬼世家出身,而且张家从古至今一直都是灵异界的正派家族,如今遇到这种至阴至邪的干尸,必定要出手将它除掉。

  他缓缓地提起手中的伏魔棍,同时瞄准了丧尸的脑袋,它的头在抖动着,甚至可以听到骨头咯吱咯吱的声音。

  张南双手握住伏魔棍,将它高举在头顶,浑身暗暗发力,只要自己将这棍砸下,砸在它的脑袋上,就可以将它消灭掉,让它在世间仅存的邪气也会灰飞烟灭。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就在他要将手中的伏魔棍顺势砸下,替天行道的时候,突然,那具干尸的眼睛睁开了,他看到它那已经腐烂的眼球晃了晃,差点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张南不敢再犹豫,决定必须马上将它消灭。他的手已经抡了下来,张南用的力气极大,他的伏魔棍对准了干尸的头颅,只要将它的脑袋砸烂,它也就没了在这个世界活着的资本。

  不需要一秒钟,从张南出手的那一刻,或许0.5秒之后,这具干尸就会彻底的成为一堆废骨。

  就在这时,仅仅是电光火石之间,张南感觉自己的上方吹来一股阴风,让他的脖颈都感觉刺骨的寒冷。他职业伏魔人的直觉告诉他,上方有东西,而且正在向他扑来。

  可是他的伏魔棍已经出手,对准了炕上的干尸,已经来不及收手防御后面的袭击。他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先将炕上的这具干尸消灭,然后再解决后面的东西。

  所以张南加大了力度,对着干尸的脑袋砸去。

  他本以为自己的速度够快,令他没想到的是,他身后那东西的速度更快,在伏魔棍距离干尸的头颅,只有不到一根拇指的距离时,张南感觉自己两边的肩膀被一双大手抓住,同时这股力量在推着他向下倒去。

  这股力量在接触到张南身体的一刹那,瞬间改变了他身体的方向,同时也改变了伏魔棍的轨迹。

  张南整个人的身体向下直直的摔倒在地上,他手中的伏魔棍,擦着干尸的头颅,砸在了炕上,炕直接出了一个大坑。

  张南在向炕上摔倒的过程中,眼睛同时向后瞄着,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将自己扑倒在地。

  他看到了老马头那张骷髅脸,推在他肩膀上的,正是他那两只露着白骨的手。张南也明白为何作为一个丧尸,他表面的形象会如此的破败,正是因为他将自身的阴血,不停的灌输给儿子,这导致他无法支撑自己身体的维持,才会变得如此这般模样。

  而老马头会如此突然的出现在上空,将自己推到,是因为他刚刚一定是藏在了棚顶。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屋子每个角落都看遍了,唯独没有看棚上,老马头一定是躲在了上面,看到自己要出手将他儿子消灭,所以便迫不及待的扑了下来,阻止自己的行为。

  老马头的两只手扣在自己的肩膀,用它双手的力量,加上身体下来的惯性将自己扑倒在炕上。张南感觉自己的两个肩膀都快散架子了,他的那两只手,就像钩子一样,勾在了自己的肩膀,如果不是他阴血缺少导致身子虚弱,否则刚刚他会直接将自己直接扑死在炕上。

  张南在被他扑在炕上的一刹那,虽说整个身子都快散架子了,但是他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立马抬起脚,用尽全身的力气,踹向老马头的肚子。

  张南知道,此时此刻,他正处于最危险的境地,像现在这样,和丧尸贴身肉搏,那是最危险的事情。老马头的脑袋距离他不到五厘米,张南甚至能闻到他喘息时,吹在他脸上的那股糜臭味,如果张南不能立马将自己的身体和他分开,被老马头一口咬在脖子上,那这场游戏也就结束了。

  他这脚的力度极大,再加上老马头的身子骨相对其他丧尸要虚弱,这一脚直接将老马头从他的身上,踹到了地上,张南能听见老马头骨头摔在地上的咯咯声。幸好他在地下黑市打过几年拳,腿上的肌肉练出来了,否则他刚刚是不会有如此的爆发力的。

  趁着自己身体和老马头分开的空档,张南赶紧拿起掉落在旁边的伏魔棍,刚刚老马头给自己的冲击力实在太大,将手中的伏魔棍都震脱手了,掉落在了一旁。

  就在张南刚刚将伏魔棍拿在手里的一刹那,同时地上的老马头也站了起来,对着炕上的张南发出一声嘶吼。

  看着老马头张大的嘴巴,还有他嘴里那一排锈黄如钉子般尖锐的牙齿,张南知道他和老马头之间有一场你死我亡的战斗。纵然老马头是他见过战斗力相对较弱的丧尸了,但是他也不敢大意,只要被他咬上一口,即使当时没有死,自己这凡人的身体,也会被强烈的尸毒慢慢腐蚀而亡,所以张南必须打起一万分精神才可以。

  张南的身子向后退了退,两只脚一前一后的对着老马头,他刻意于老马头拉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防止老马头一个猛扑过来,自己没来得及防备就被他贴了身。

  他手中的伏魔棍提在胸前,对准了老马头,张南实际上并没有多和丧尸作战的经验,但是他有在地下拳市搏斗的经验,此时此刻,张南努力的在心中忘掉老马头是丧尸的身份,而是就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一个在和自己搏斗的拳手。

  在拳击上,有一种策略叫做后发制人,就是等待着对手先向自己攻击,然后自己从他的身上和拳路上寻找破绽,在躲避他攻击的时候,同时对着他的破绽猛击,这样会打对手个措不及防,会取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张南此时就利用这种心理和老马头博弈着,他认为老马头虽然是丧尸,各个方面比正常人要强很多,但是他的威胁性也全都集中在牙齿上,只要被他的牙咬到了,那结果就是致命的。

  相反,如果自己不被他咬到,那他对自己的威胁性就减弱了很多,自己只要找到一个机会,用手中的伏魔棍狠狠的击打在他的脑袋上,那么战斗局势很有可能就会瞬间发生扭转。

  张南站在炕上,看着地上不停抖动着身体的老马头,知道他很快就要对自己发动攻击了,自己的机会也就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