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三星堆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苍月山

三星堆密码 父辈的旗帜 4004 2013.04.19 16:02

  我抬头看了看斗爷,只见他神情凝聚,正一丝不苟的盯着这具玉尸,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这个老狐狸,必定是个南爬子(盗墓贼)无疑,我心想。

  我问道:“这玉尸是从四川探的的吧?”

  斗爷一惊,随即强笑成了花似的说道:“秋爷真是行家啊,这玉美人是从四川阿界收来的。”

  “阿界?”我疑惑地看着斗爷。

  “不错,阿界是川西高原大山深处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那里的文明遗迹和著名的三星堆是一脉相承的,这就是内堂那些青铜器的来历。”斗爷缓缓说道。

  “怪不得啊,我说那些青铜器这么眼熟。”肥男也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今天兴致好,秋爷,胖爷,怎么样,给我个面子,我请大家喝茶如何?”斗爷笑着说。

  从斗金堂出来,我们三人直奔了最近的一家茶楼,买卖不成交情成啊,即使不看在肥男的面子上,斗爷这个朋友我也是交定了。

  茶水未上,我心中已有了计较,是到了该向肥男摊牌的时候了。

  没想到,倒是斗爷最先开口:“秋爷你我虽今日相识确是神交已久,凭您的见识不应只限于收玩古董吧,今后一定前途无量。”

  我笑着举起茶杯,给斗爷使了一个眼色,说:“今天我司马秋有幸认识了斗爷,正所谓意气相投,郑林在场作证,我们三人今后要齐心协力,共图前程。”

  肥男听得有些糊涂了,问:“你们两人装什么蒜头,有事说事唄!”

  我赶忙接过话头:“今天我也不瞒着你了,我之所以辞掉搬水工这活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我想换一种活法,一种一本万利,潇洒一生的活法。你知道吗?!”

  我的话有点激动,但见肥男听得更糊涂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肥男有些着急了。

  为了稳定一下情绪,我定了定神,然后一字一句地说:“倒斗。”

  “啪。”肥男手中的茶杯应声摔碎。

  我们三人相视,一时语塞。大概斗爷也没想到我会说的这么直接。

  此刻,寂静笼罩着我们三个人的小房间。

  肥男猛撮了几口斗爷的茶,然后道:“司马秋,你特孃的干什么不好,非要干这营生,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肥男,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是我唯一可信任的朋友,我清楚,你过得也不容易,一家三口挤在不足四十平的小房子里,唉。你想想,如果我们干成,从此就步入有钱人的行列了,你,我,斗爷也就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数钱数到手抽筋,你想过那感觉吗?”

  “可我决不干这伤天害理的事!”

  “伤天害理?哼,那些埋在地底的帝王将相生前就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吗?凭什么他们生前显赫死后还要霸占着大片财富,他们的钱来的就正大光明吗?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些埋在地底的不义之财取出,从此过上好日子呢?你想想吧!“

  “你……”

  “好了好了,大家都冷静一下,我觉得秋爷言之有理,这贫富虽是天注定,可凡事都讲究个事在人为,胖爷,下决心吧。”斗爷说。

  “你……你们先叫我想想。”肥男低下头,点着了一根烟,猛吸了几口,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目光迷离。

  三人静坐,寂静无言。

  半晌过去……

  肥男把手里的烟蒂扔到地上,用脚碾的稀碎,长舒一口气道,“好吧,我干。”

  “好!”我猛地站起身,握住肥男和斗爷的手说道:“谢了,兄弟们,今日我司马秋在这里发誓,今后我们三人同心协力,共谋大计!”

  “哈哈,秋爷说的好。来,我们以茶代酒,就在这里盟誓,同心同德,永不相负!”

  ……

  从茶馆出来,天色已晚。斗爷先行离开,肥男则打车送我回家。

  打开房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我掩着鼻子,赶忙打开窗户。看了看表,晚上九点,烧了一壶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的遥控器在在我的操控下反复地换着频道。

  隐约中,我感到有什么声音从屋子里传来,“苍月,苍月。”这两个字反复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渐渐的,感觉两只眼皮开始打架,意识开始模糊,手里的遥控器不知不觉地滑落在地。

  “司马秋”一个声音把我唤醒,我睁眼一看,只见,是一个身着艳美服饰的少女正目光清爽地看着我。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定睛注视着她,这少女身上的服装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轻薄的丝纱,五光十色的玛瑙佩戴在胸前,我敢说这不是任何一个我所知的族群的着装,而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文明的服装,质朴的美感道出了千年的魅惑。

  她是谁?从哪里来?而我,又在哪里,我静静地看着她,就像她静静地看着我一样,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看着我,看着我,然后笑着,转身向森林深处跑去。

  这是一片散发着淡蓝色光晕的森林,只见少女身形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我想起身去追,可一用力就浑身酸痛,下意识从后背摸到一本残破的古书《三宝寻龙密藏》,好熟悉的名字啊。

  我索性躺下身来,身下湿滑的绿草让我感到丝丝凉意,望着远处点缀着朵朵白云的青山,以及更深邃的天空,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已近中午,我拂去额头上的汗水,站起身来,却感到阵阵眩晕。

  “刚才的梦好奇怪啊。”

  我边想边走进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便打车来到肥男的家。

  刚道门口,肥男的老婆正好走出来,见是我便笑脸迎上,我连忙问:“嫂子,郑林在家吗?”

  “他,他没跟你在一起吗?”

  “我们昨晚就分手了,怎么,他没回来?”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实在不该这么问。

  肥男的妻子不安地问:“这么说,他昨晚就和你分开了?可他一直没回来啊。”

  “额。没事的,嫂子,想必是在哪个朋友家喝酒呢。”我连忙安慰道,心里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可是他从来不在外面过夜的,哼,要是回来有他好看!”她愤愤地说到。

  这点我相信,嫂子的家教一向是严格的,肥男别说在外出轨,就是多看几眼姑娘也是不可能的。

  从肥男家出来,百无聊赖的我无处可去便只好又回了家。

  刚进家门不久,屁股还没坐热就有人敲门,我懒散地起身,打开门,却见竟是两个一身制服的民警!

  我先是一惊,随后心就凉了一半,心想莫非肥男向警察叔叔自首了?肥男一向老实,如果不是昨天我和斗爷把他逼到了绝路他绝不肯跟我们倒斗,那,那他一定是自首了!我心想这下完了,啥事没干,就要……想着,头顶不禁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从门口干愣了几秒钟,我才想道问:“啊,二位有何贵干”。

  民警同志倒很客气,说:“请问你是司马秋吗?”

  “是,可是,二位警察同志,我一没赌,二没嫖,不知二位登门有何贵干啊?嘿嘿……”我一紧张,也不知怎么蹦出这么多套词来。

  “你先别紧张,你的朋友郑林因为大量贩售盗版光碟被我们依法拘留,他请你出面担保,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咴……”我的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来到派出所,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长椅上的肥男。

  只见,他正笑呵呵地跟身边的一位漂亮的警花聊天。

  “死胖子,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耍贫。”

  我心想,一个箭步走了上去,揪住他的袖子说:“我靠,你搞什么搞?卖什么盗版碟?!”肥男见到我,嬉皮笑脸的挤了挤眼,示意出去跟我说。

  办完了手续,我们离开了派出所。

  肥男先找了一个公话亭给老婆报平安。接着,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我是替人顶缸的,贩碟的是我们单位主管的小舅子,那天跟你们分开,我就去了他那里,正好遇到突击检查,我便替他顶了。”

  “是这样,可是……”

  “你别急,等我说完,他捎信说让我替他蹲着,毕竟他姐夫是他们单位的小头头,事情传开了也不好看。于是我便答应了他,条件是介绍我认识了一个黑市上的赵老板。”

  “老板,什么老板?”

  “我们这次出去难免少不了危险,据说那个赵老板手眼通天,找些防身的家伙,我们可以从他那弄到。”

  肥男这家伙虽然人长得粗,可关键时候心也蛮细的。

  说去就去,我和肥男从银行里取了钱,坐上了城际公交,在郊区的最后一站下了车,然后又徒步两公里来到了“黑市”的所在。

  这个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农家小院,由于这几年的严厉打击,大部分所谓的“黑市”已经销声匿迹了,要想弄到货,没有点“关系”是不成的。

  走进这个院子,里面竟不见一个人,不,确切的说是没有一个成年人,只看见一个小孩在树底下玩着。肥男走上前,俯下身子说:“小鬼,你家大人呢?”

  那小孩看了我们一眼,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我和肥男站在院子当中,环视着这个小院,灰色的院墙上光秃秃的,几株艾草斜斜的挂在房梁上,地上平摊着一席辣椒,看起来这儿和一般的农舍没什么区别。

  “肥男,你特孃的不会是找错了吧?”我问。

  “不会啊,说的就是这儿啊。”

  我们四下打量着,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聚到了院中的那口井上,奇怪,这口井为什么盖得这么严实,而且要比一般的水井高出许多。

  这时,井盖突然被掀开,从里面跌跌撞撞地走出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农家大汉。那人看到我们,便招呼我们进屋,看来这井是一个暗道,乖乖,还真邪乎。

  走进堂屋,大汉请我们坐下喝茶,先前的那个孩子此刻正呆呆地从椅后窥着。

  “你们是老高介绍来的吧?”

  我和肥男点头。

  “那就好,跟我来吧。”大汉说着,转身进了里屋,我们也跟着进去了。

  大汉指了指地上的一口箱子,示意我们打开。

  肥男走上前去,慢慢地打开了其中一只,只见竟是一箱石榴,他嬢嬢的,我们可不是来进水果的,我正要骂,却听肥男先问道:“麻雷子多少钱一箱啊”。

  我听得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我擦,麻雷子,你弄点二踢脚多好呢?肥男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继续问,有没有好用的家伙什啊,凿坑挖洞用的。

  那大汉点头道:“麻雷子缺货了,平价八千,内价再议。要说凿坑挖洞的家伙什,您看看这个。”

  肥男又打开另一只箱子,却见是箱甘蔗,又问:“火棍子多少钱一根啊?”

  “平价三千,内价九百。”这回轮到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正当此时,肥男却忽然开口道:“谢了,让我们看货吧。”

  大汉关上门,从堂椅后拽出一根绳子,一拉,身后那面墙竟然动了,露出来一个洞口,大汉示意我们跟着进去,肥男趁机对我耳语:“这买卖要用暗语,你看看这个石榴像不像麻雷子,那甘蔗像不像火棍子,麻雷子就是震天雷,这会喷火的棍子嘛,你懂得。平价是黑市的市价,内价则是咱们凭关系。”我听了顿时恍然大悟。

  地道不长,尽头是间密室。昏暗的灯光下一把把崭新的火棍子出现在面前,还有不多的震天雷,我用手摸了一下,好家伙,一手油!

  肥男把他朋友的信交给大汉,说好价,付了款,我们便把货用麻布包上带了出去。

  没想到事儿办得这么顺利,看来肥男那一晚的班房可蹲值了。

  肥男先回家去向老婆请罪,让我带上货先回家,晚上再来找我商量下一步计划。

  夜里,肥男如约来到我家,不一会儿,斗爷也来了,看他急慌的样子肯定有什么事。

  斗爷讲:“据四川那边的朋友说,龙行大斗就在阿界的苍月山,并且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四川、云南的几个团伙已经跃跃欲试了。咱们必须马上去。这三张是去成都的火车票,软卧,明天8时发车.”

  “你也太快了吧。”我说,又看看肥男,见他面露为难,便说:“这事儿,你怎么跟嫂子说的?”

  肥男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就说出差,半个月才能回来,让她放心。”

  说心里话,我和斗爷都挺同情肥男的,拖家带口的,出这趟远门,而且是去倒斗,实在是为难他。

  就这样,我们忙了一夜,把要带的东西都准备好,并将倒斗的家伙什拆开,分几份装在不同的箱子里,这样等到车上就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

  待一切完毕,天已经蒙蒙亮了,我看了一下表,六点一刻,“兄弟们,该走了。”说着,回头再望一眼这个熟悉的房子,不知这趟出去能不能平安归来。

  提上行李,我们三人开始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历程……

  躺在微微摇晃的列车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三天早晨终于到达了成都。下车后,我们又坐了三天的车,辗转来到了川西南的阿界,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苍月山。

  从汽车的舷窗里远远望去,只见残阳映照下的苍月山散发出淡淡的紫色,犹如一位神秘而端庄的少女,隐藏着她守候千年的柔美与凄楚,正等着我们去破解。

  苍月山,一个谜一样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