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狠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水太箭 2703 2020.08.01 18:59

  洛羲一听,连忙捂着嘴巴,故作惊恐的看着叶若仙。

  没了洛羲的嘲杂,叶若仙把兽皮上记着的字最后几行一览而尽,把兽皮收好,便要起身离开。

  只是,还不等她迈出一步,手臂就被洛羲紧紧拉住,好奇中带着祈求“唉唉唉,若仙,你要去哪,能不能带上我?”

  叶若仙回头,静静地看了她一会,最后,点了点头。

  “呼……”

  看着叶若仙走远的身影,洛羲猛的拍了拍胸脯,小脸一阵煞白“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冷?怎么说我也是年轻天骄之一,瑶池圣女,难道就不值得你尊重一下么?”

  说到后面,洛羲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只能自己听见。

  “你到底走不走?”门口,听着洛羲呢喃的叶若仙,攸然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哦哦,我来了。”洛羲说完,吐了吐香舌,便赶忙追了上去。

  灵城,东荒一座名叫通国的边陲城池,城土不大,不过是五十里方圆,人口十万,修士也只有数百人。

  城中,有三个修行家族,陈,林,萧,几乎共同占据了灵城的九成资源,每一家家主都有道宫巅峰的修为。

  也是因此,虽然三家暗地里争斗不休,明面上,还是一副祥和之景,不过,只待三家有一家产生一个四极境强者或者拉拢一位四极以上的强者,那灵城的势力,就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灵城东街,是吃饭之地,一条街过去,都是饭馆,酒楼,和一些卖饼食,粉条,馒头包子的小摊贩,可谓是烟火袅袅。

  “哎,刚出炉的包子嘞,又大又香的包子嘞……”

  “卖糕点咯,杏花糕,桂花糕……”

  “糖葫芦咯,又甜又脆的糖葫芦哦。”

  “拉皮条哎,又长又细的皮条哎……”

  “客官,要酥梨么?”

  ……

  虽是小城,可也拥有它独特的面貌,三天一小集,五天一大集,今天,正是灵城的大集市之日。

  呦呵声阵阵,来往之人络绎不绝,叶若仙与洛羲自西街而来,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两人脸上戴着薄纱,把秀颜遮掩。

  听着摊贩们的呦呵,入眼所去,皆是美食,洛羲来到那个卖糖葫芦的地方,买了两串糖葫芦。

  回到叶若仙身边,把手中一串糖葫芦递到叶若仙面前,边舔舐着糖葫芦,边道“喏,给你,闻起来挺香的,味道还不错。”

  看着眼前的糖葫芦,叶若仙思绪一阵纷飞,那是一个温热的季节,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用他做了十天劳工换来的钱财买了串糖葫芦,给跟在他身边的三四岁女孩儿。

  收起思绪,异样的神情掩饰,摇摇头“你吃吧。”

  “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说我不给你。”见叶若仙不要,洛羲微怔一阵后,便把糖葫芦收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过去,两人快要来到了街尾,这时,叶若仙眼神一凛,目光移向右边一家酒楼旁边。

  那是一个小摊子,上面挂着一些面具和木艺品,摊主是一个年近古稀的垂暮老者,慈眉善目的。

  “咦,怎么了?”见叶若仙突然驻足停留,跟在身后的洛羲一下子没注意,撞在了叶若仙后背。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体质啊,身体那么硬?

  突然的撞击,让洛羲额头有些红肿,一阵痛感传来,不停地搓揉着红肿的地方。

  没有理会洛羲,叶若仙迈步走到摊子前,目光所至,是一个青色的面具,做鬼脸模样,似哭似笑,看上去显得一丝狰狞感。

  “姑娘,你眼光真好,这个面具,可是小老儿花了十天时间才做出来的,如果你想要,三两银子卖给你,如何?”

  见有生意上门,年老的摊主微眯双眼,把鬼脸面具取下,放在一块摊布上。

  洛羲来到叶若仙身边,看着摊布上的面具,一阵错愕“若仙,你该不会喜欢这款面具吧?”

  果然,性格冰冷的人,兴趣爱好都如此不同,这个面具,白天戴着都能把人吓到,要是晚上,还不定会不会把人吓死呢。

  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身子微颤一下,赶忙把那面具挂回原地,取下一个似是白玉制成的青色羽翎面具,说道“这个好,看上去好看多了。”

  一旁的摊主见洛羲拿下羽翎,忙声赞叹“姑娘眼光真好,这面具可是小老儿以一块上好的白玉雕制而成,上面的羽翎,是彩鸟尾部羽毛,其价值精贵,实属小老儿的镇店之宝。”

  闻言,洛羲看了眼目光依旧停留在那鬼脸面具上,渐渐出神的叶若仙,随即对着摊主道“加上那个鬼脸面具,一共多少钱。”

  心里想着,唉,我当初怎么就缺了根筋呢,明明可以离开的,还要待在这冰山身边,一天到晚冷言冷语不说,还时刻要担心自己的小命不保。

  现在倒好,还要担心她晚上发疯戴着面具虾自己。

  想起当时离开瑶池圣地万里,叶若仙让自己离开,自己却缺了根筋一样不愿走的时候,心中就一阵悔意。

  见生意做成,摊主当即就是喜笑欢颜,道“既然姑娘喜欢,这两个面具就五十两银子,姑娘你以为如何?”

  “这里一共五十两,给你。”听完价钱,洛羲直接取出一带银子,掂量了一下后,递给摊主。

  “你买下来做甚?”在摊主兴高采烈的接过银袋时,叶若仙终是回了神,冰冷的看着摊主,眸子里平静异常,似是把摊主一切,看的透彻。

  感受到叶若仙的目光,摊主虽然表面没什么变化,可心中却是一震,眼神闪躲,漂浮不定,莫非,她发现了什么?

  随后,又暗自摇摇头,应该不会,她就算再强,应该也无法看穿自己用宝物掩饰的修为才是。

  “唔……?”

  洛羲不解的看着叶若仙,不明白她为何紧紧的看着老摊主,传音入密,问道“怎么了,他难道有什么异常之处么?”

  “嗯,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可在一瞬间,还是泄露了一丝气息。”叶若仙微微点头,目光随后移开,让原本警惕准备出手的老摊主稍松心神。

  “什么修为?”洛羲淡淡的瞥了眼摊主,问着。

  “和你一样,斩道境。”

  “那你想如何?杀了他?”

  “确实,他是羽化神朝之人。”说起羽化神朝,叶若仙语气渐冷,随之双眸里,闪过一抹杀意。

  洛羲点头,怪不得你会这样。

  对于叶若仙与羽化神朝的事,虽然她不怎么清楚,可也知道一些,再加上一路来,都有羽化神朝的人在跟随她们,期间也斩了不少。

  摊主见两人久久不语,尤其是感受到一阵危机浮现心头时,更是不安。

  而在他不安之时,叶若仙看着他,冷声道“你是羽化神朝哪部长老?”

  “咯噔……”

  果然,她真的发现了,摊主心思急转,一手伸到背后,暗自取来一枚符印,紧紧握住。

  一边则是故作不解的道“什么羽化神朝?老儿怎生不知姑娘所言之意?”

  “呵呵……”

  叶若仙冷笑一声“既然你不说,那你就去死吧。”说完,当即就是蕴含了她五成实力的一掌,重重的印在摊主的头顶。

  “不……你不能……”话未完,他就化作了一阵血雾,飘散在空中。

  洛羲见状,一脸的无奈,叹道“你可真够狠的,连一句遗言也不给他说出来。”

  “在这残酷的修行路上,只有狠,才能活下去,也才能走的更远。”叶若仙冷冷的道。

  洛羲闻言,轻叹一声,这些日子来,对于叶若仙的狠,她是有了见识的。

  那是一种无情的狠,对惹上自己的,不说二话,直接灭杀,吞噬其本源。

  而对别人狠以外,她对她自己更狠,有一次身中咒印,侵蚀着其体内生机,结果,她直接当机立断,自毁道宫苦海,硬生生的以自己的狠,把咒印破解。

  (在这里说明一下,对于狠,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这里是我对于狠人狠的看法,对别人狠,对自己狠,危及生命,哪怕自毁一切,只为活着,这就是我想的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