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无题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水太箭 2450 2020.07.25 21:57

  羽化大殿,羽化皇主平心凝神,微眯双眸,看不出喜怒。

  在他下面,站着的是从云华城归来的雨暝三位羽化太上。

  “皇主,这般试探一位帝者,若他真未陨落,还存在世上,知道我等利用其弟子,或许会打上神朝。”雨暝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无妨,哪怕他不曾陨落,一位巅峰至尊的自爆,纵使他修为再高,也难逃重伤之局,况且,就算他安然无恙,神朝也有神朝的底蕴。”羽化皇主淡淡的说道,好似一位帝者,在他眼中,不过寻常。

  “唉……”

  雨暝长老见状,微叹一声,在他想来,试探一位帝者,终究是带着无尽的危险的。

  帝者不计较也就罢了,若是真的计较起来,或许,哪怕有羽化图布下羽化大阵,也无法阻拦一位比至尊还强的巅峰帝者。

  如今皇主这般算计人家弟子,若是人家起怒,到时候,神朝该当如何?

  对于叶若仙,也就是小囡囡的身份,他们这些巅峰势力的高层,自然是有些许猜测的。

  毕竟,年仅十六,就有一身强劲的修为,背后,若没有一个大势力,说出去,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也是因此,众多势力虽然出了悬赏,颁布绝杀令,可也没有派遣势力内的真正强者出手。

  不然,一位准帝出手,纵使其手中有着准帝兵,也无法逃离准帝的追捕。

  对于小囡囡,羽化神朝得到的信息就更多了,毕竟,她哥哥就是被神朝祭炼成仙鼎的,而她,也曾经在神朝待过一段时间。

  虽说女大十八变,可其身上,仍旧有当初那位小女孩的一抹影迹,也是因此,他们才会有一些想法,通过她而来探知。

  至于其会不会一去无影,这他们却是一点都不曾担心,毕竟,在雨暝太上放她离开之时,以秘法暗中打入她的体内,只需几天时间,若无人破除,就会侵蚀她的生机,破坏其的根基。

  “皇主,老朽老了,是时候该颐养天年了。”见皇主依然执意下去,雨暝神色中,闪过一抹悲色。

  或许,吾应去为那女娃子解开秘术禁制,这样,哪怕玄天帝者事后追究,也能藉由此,消去一丝火气吧。

  他自小就被神朝发现培养,对神朝始终有深厚的感情,难以割舍,若不然,也不会为了皇主命令,而对一个女娃子布下蚀骨咒。

  而今,自己有了后悔之意,为了将来玄天帝者归来,不怒起覆灭神朝,他心中却是起了为叶若仙解开蚀骨咒的想法。

  “哈哈,雨暝太上,你可是神朝顶梁柱,怎能说退就退。”皇主摆摆手,大笑着。

  哼,老不死的,你真以为本皇不知你的心思么?不就是怕那人归来,担忧本皇到时候推你出去挡劫么?

  想退,哼哼,事是你做的,咒是你下的,现在才想起后悔,晚了。

  另一边,距离云华城万里之遥的一座山林中。

  一座小山谷里,一道白衣绝世的身影,蜷缩在百花丛中,倾国如最美天仙的容颜里,带着许许痛色,额头,沾满了冷汗,双眉紧皱成一团。

  玲珑的小嘴唇,苍白无血色,身上的白衣,后背已被血液染红,七窍流血,看得出,她此时情况并不太好。

  “咳”

  “咳咳”

  一阵轻咳,若仙轻吐一口血液,染红了一朵粉花。

  眼里带着不甘和依恋,转头看向天穹,艰难的喃喃自语“老,老头子,您究竟在哪?如果,如果活着,为,为什么不来看,看看徒儿,徒儿好,好想你。”

  谁能知道,这些年来,她受了多少的苦,吃了多少的罪,历经了多少次重伤垂死。

  自陆玄约战不死山至尊,消失不见后,她在圣地修行半年,就离开了圣地,前往各地历练。

  同时,在来到中州的时候,难忍哥哥之痛,接连灭了羽化十二城主,如今,却是十三城主。

  只是,谁知道,云华城里,竟然会有羽化神朝的一位长老,和三位完全看不出境界的太上。

  随即,叶若仙苦涩的笑了“老头,这一次,或许徒儿真的要向你告别了呢!”

  在离开云华城的时候,她就已经发觉了体内变化,一种侵蚀性强烈的气流,在体内和横冲直撞,尽情破坏着自己体内五脏六腑,腐蚀自己的苦海和道宫。

  这种黑色气体,她不知道是什么,曾想过使用吞天魔功将之吞噬,可吞噬不成,反倒是让自己反噬。

  如今,时隔两天,体内早已经被腐蚀殆尽,苦海一片荒芜,异像枯萎,暗淡,若隐若现。

  五座道宫弥漫着黑色气体,生机稀缺,生了道道裂痕,仿若只要轻轻一动,就会全然破碎。

  生机流逝,她知道,以现在的流逝速度和腐蚀程度,若没有奇迹发生,自己或许顶多只能坚持五天。

  在这五天时间里,还不能有什么强烈的动作,不然,只会加快腐蚀的速度和生机流逝。

  百花传香扬千里,白衣绝世欲成殇。

  突然,在她话落之后,一尊绿鼎悬浮半空,垂下缕缕暗绿色的光辉,将之如同蚕茧样包裹。

  见状,她露出一抹苦笑,道“没想到,在这最后一刻,只有你陪着我。”自她祭炼了绿鼎那一刻,绿鼎的信息全然落入脑中。

  仙泪绿金鼎,准帝级兵器,生了些许灵智,可预知危险,也是有它,这些年来,若仙才能次次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只是,现在的自己,已经到了最后一刻,哪怕小鼎如何强大,也无法挽救自己体内的生机。

  柔和的看着发着轻颤的小鼎,若仙柔和的道“小泪,若我死了,你,你就离开吧。”

  “嗡……”

  小鼎随着一阵轻颤,发出一阵嗡嗡声,似乎,是听懂了若仙的话语意思,发出阵阵不舍。

  而在轻颤之后,绿光越来越浓郁,一道绿色光束从若仙额头天庭处,没入其脑海,随后化作道道温暖的流光,滋润她体内枯萎的经脉。

  “噗”

  绿光入体,与黑色气体相对碰撞,若仙在吐血液,脸色更显苍白,到了后面,更是一丝血色都不在见有。

  “小囡囡……”

  这时,一道紫色身影踏空而来,落在叶若仙面前,绝色的容颜里,带着温和和一抹挣扎。

  “你来这里作甚?”见了来人,若仙面容冰寒,冷艳如霜,眼里,更是露出满满的愤恨。

  紫衣女子眼中带着怜惜,在若仙恨意深切的眼神里,轻抚若仙的仙容“小囡囡,只要你交出你师父给予你的那块碎片,我便取来圣药,救你。”

  “呵……”

  若仙冷笑,不屑的看着女子“慕容云嫦,你觉得我会信你么?”

  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师傅曾经的恋人,如今的贱人,因为她,自己这些年来,才会每到一个地方,就会遭遇无数的麻烦。

  而且,一次夜间,自己发现了她的秘密,为了救治太阳神子和一件事关太阴,太阳两位圣皇的隐事,装模作样,前来寻找自己师傅,企图得到师傅手中的不死神药和自己手中的一块黄金碎片。

  也是知晓这事,自己才会偷偷离开乾坤圣地,算是历练,也算是为了躲避她的算计。

  “咯咯,我知道,你不会信我,所以,我也没有想过要你相信。”慕容云嫦抿嘴微笑,眼中的温和散去,换来一副邪魅。

  

举报

作者感言

水太箭

水太箭

没想到,挤一挤又挤出一章来,好了,请假作废。

2020-07-25 21: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