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不存在的师娘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水太箭 2416 2020.07.14 10:28

  是,您老什么人我们可知道的一清二楚,借给您老的东西就没见您老还过!

  陆羽心中如是想着,同时,也在心痛那块奇异的青铜碎片再也不属于自己了,一想到自家老祖那有借无还的性格,不免有些捶胸顿足。

  却说陆玄离开乾坤殿之后,就直接回了天柱峰。

  看到仍在熟睡的小囡囡,其脸上紧巴巴的皱着,陆玄坐在床边,轻抚着其额头,轻声细语呵护“小囡囡,不要怕,有为师在呢,以后,没有任何人在能够伤害你了。”

  同时心里想着,或许,该找一个机会,去一趟洪荒古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被小囡囡听到,在他的话落下的时候,小囡囡紧皱的小脸渐渐舒缓,留下一个浅浅的笑容。

  等小囡囡状态稳定,一丝神念没入其的体内,观察着伤势变化。

  过了一会,陆玄收回神念,轻呼一口浊气,笑了笑,看来,药浴起了效果了,流逝的生机稳定了。

  心脏,肺部,胃部的经脉,也有了愈合的迹象,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原本他还打算,若是药浴不起作用,那就直接使用真凰不死药给她恢复伤势生机,而至于开辟苦海的时候,再闯一趟禁区,把真龙不死药找来用来筑基。

  现在,既然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自己也就不用去寻其他不死药了,再加上此时自己手中的资源,已经足够小囡囡修行到仙台。

  以后她若是成帝,再去替她寻来其他不死药,是收藏也好,服用也罢,一切都随她。

  把思绪收回,又揉了揉小囡囡的小脑袋后,陆玄便退了出去,来到了药亭。

  此刻,星光璀璨,明月高悬天穹,垂下缕缕星月光辉,照耀了漆黑的天地。

  从内天地中取出收藏已久的美酒,倒了一杯于盏中,浓稠的液体,发出浓厚的酒香,其中,又有果子的果香,花的芳香,只闻香味,就已经使人迷醉。

  轻抿一口,酒液入喉,只觉一阵甘甜中夹杂割喉的感觉,从喉咙流过,润了心扉,最终到达胃部。

  美酒入胃,化作丝丝的灵气,游走各条经脉,陆玄长叹一声,带着许许微笑“看来后山的猴儿们还挺有本事,就一口酒,就能让境界低的人突破修为。”

  知道酒的作用和奥妙,陆玄也不吝啬赞叹。

  与此同时,中州羽化神朝。

  皇主平静的看向下方的长老臣子,道“关于那人的信息,可曾查到?”

  下方的一位年轻人越前一步,对着皇主拜了一礼“皇主,恕我们无能,没有查到关于那个人的任何信息。”

  “嗯?”皇主凝眉,随后又松下眉头,摆摆手“无妨,也是本皇的疏忽,没有考虑到你等实力,一个帝者若是想要隐匿自己行踪,哪怕是本皇,也是难以查探得到的。”

  “皇主圣明”长老臣子们纷纷拜道。

  “于今无事,尔等便先行退下吧。”

  “我等遵旨。”

  等各位长老和臣子们齐齐退下,皇主执起一盏酒,浅尝辄止后,看向殿外,微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落,金乌从黑海携日而升,驱散了天地夜间留下的冰凉,带来许许暖和。

  “唔……”房间里,小囡囡轻咛着,揉了揉双眼,靠着床头,伸了个懒腰后,歪着头,静静地看着房间,渐渐入神。

  一觉醒来,她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腹部还有一股暖流在不停地转来转去,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在她入神时,窗外透进来一缕阳光,映照在她的稚嫩小脸蛋,刺眼的阳光,将她从未来幻想中拉了回来。

  “呀,遭了遭了,肚子饿了。”小囡囡一惊,捂着肚子,随后,似是为了迎合她,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时,正当她准备起身下床的时候,陆玄从门外进来,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她,让她一阵羞涩。

  完了完了,要是让师傅听见肚子的声音,会不会取笑自己啊。

  想着,小囡囡捂着双眼,从指缝中看着陆玄,见其朝着自己走来,并没有什么取笑自己的意思,把双手放下,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陆玄对她无私的奉献和包容,才让他渐渐走进了小囡囡的心房,若不然,小囡囡这幅模样,只会对自己哥哥显露。

  陆玄轻轻弹了一下小囡囡的额头,惹的她一阵娇嗔,笑道“我来当然是叫你起床吃东西啊。”

  随后,看了一眼小囡囡的脸色,见其红润光泽,细声相问“感觉如何?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

  语气轻柔而又见担忧之色,虽然昨天晚上探查了一番,没有什么异常,可。

  毕竟小囡囡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泡了一整天的药浴,或许会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也不一定。

  小囡囡摇摇头“没有呢,师父,囡囡感觉好舒服呢,尤其是肚子里,暖暖的。”

  闻言,陆玄渐渐放下了担忧的心,帮小囡囡梳理了一下发丝,道“既然没有什么不舒服,那我们去吃饭吧。”

  “嗯嗯!囡囡肚子也饿了呢!”随后,小囡囡便就起床,随陆玄一道,朝着客厅而去。

  在路过房间里镜子的时候,看了一眼,见自己顶着两个丸子头,两边也是编着马尾,连忙摆脱陆玄温暖的手,走到镜子面前。

  在陆玄不解的神色下,摆弄着自己的发丝,越摆弄,脸上就越讶异,转头看向一脸不解的陆玄,小囡囡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笑嘻嘻的道“师父,您是不是经常为女孩子梳理头发啊?”

  额……

  随即一想,便明白了小囡囡话中含义,无奈的苦笑着“你是不是想说为师经常为你想着的师娘梳头啊?”

  “是啊,对了,师父,为什么我没见到师娘呢?”小囡囡歪着头,很是不解的看着陆玄。

  闻言,陆玄故意板着个脸,走到小囡囡身前,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没有师娘,你师父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而且也只为你一个女孩子梳过头。”

  “可是,师傅梳的头好好看唉,比哥哥帮囡囡梳的头还要好看,要是没有师娘的话,那师父是从哪里学的呢?”

  小囡囡很是不解,在她看来,师父一定是经常帮女孩子梳头,要不然,怎么会编发辨呢?

  而且,还编的那么好看,所以,在她想来,师父以前肯定是为了讨师娘欢心,为师娘梳头发,才会这么娴熟。

  至于师父口中的没有师娘,那绝对是师父的气话,估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和师娘感情上出了问题,所以才一直没有让自己拜会师娘。

  嗯,一定是这样的,却是没有看到陆玄那越来越黑的脸。

  没等她继续想下去,陆玄直接提溜着她,在她不停地反抗里,往客厅走去。

  到了客厅,陆玄直接把小囡囡放到一张椅子上,随后自己坐在她的旁边,帮其夹了一块鸡腿肉。

  道“别再胡思乱想了,身为修行之人,学习这些还不是轻而易举,等你以后到了一定境界后,就会明白了。”

  小囡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啃着鸡腿,含糊不清的道“嗯嗯,囡囡知道了,师傅还是单身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