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斩情丝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水太箭 2633 2020.07.26 22:14

  陆玄淡淡瞥了她一眼,不作理会。

  低头柔笑着梳理叶若仙的发丝,道“乖徒儿,师父来迟了!”

  “陆玄,你个王八蛋,给我解开!”一旁的慕容云嫦见陆玄不搭理自己,顿时面目狰狞可怖,眼中泛着道道红丝,带着的是无尽的恨意。

  “聒噪!”

  陆玄轻语,随后一道道则,笼罩在慕容云嫦的嘴里。

  “唔,唔唔!”

  慕容云嫦变得口不能言,只能不停地摇晃着头,眼里的恨意再度加深,那模样,仿若是想要把陆玄吃干净。

  “师父,囡囡好想你!”没有了贱女人的打扰,叶若仙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绯红。

  “傻丫头,师父不是给了你一道令牌么?为什么不用?”陆玄轻轻敲打了一下叶若仙的额头,摇摇头无奈的道。

  这丫头,果然还是踏上了她命中注定的路!

  随即,抬头看了眼天穹,复杂的暗道“莫非,命运真的不可逆改么?”

  “嘻嘻,师父,这不是还没到那个时候么,而且,那块令牌,我没有带出来呢。”说道最后,叶若仙微垂着头,似是不好意思。

  “你啊……”

  陆玄摇摇头,而后道“囡囡,有事情为什么不传信给陆羽他们?虽然他们实力不行,可也能为你解决一大部分的事情。”

  “切,您老可是说过了,自己的路要自己走,一有事情就叫人,那算啥。”叶若仙把头靠在陆玄的胸膛里,撇撇嘴,不忿的道。

  “额……”

  “好吧,是为师的错。”陆玄无奈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没好气的道“不过,为师的意思是,有人不叫,那是没人可叫,而你,背靠一个乾坤圣地,却不懂得利用,这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嘻嘻,师父,您就别说了嘛,再说下去,徒儿就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叶若仙嬉笑着,眼里满是轻松。

  这么多年,陆玄没在的时候,她一直都悬着个心,随时随地警惕着,不敢有任何的放松。

  而今,陆玄回来了,虽然她知道,估计也只是呆不久,可,那又有什么呢?

  只要他在一刻也好,自己也能够轻松一刻。

  想着想着,她只觉一阵困意袭来,有师傅在,她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弥补这些年来的东奔西跑。

  “哈~”

  打了个哈欠,叶若仙没精打采的道“师父,您先忙,徒儿先睡一觉先。”

  “也好,你到师傅的内宇宙的宫殿里睡吧。”看着叶若仙一副疲倦的模样,陆玄眼里,满是心疼,揉了揉她的秀发,随后便打开内宇宙通道,将她轻轻的送了进去。

  把叶若仙送入内宇宙后,陆玄冷眸如冰,一身气息,寒冷至极,弥漫周边,冰冻一切。

  挥手设下一道覆盖方圆百米的禁制,把慕容云嫦身上的禁制解除,背过身去无言。

  “陆玄,我还是那句话,那件碎片,还请你还给我。”禁制解除,慕容云嫦眼中红丝散去,急促的道。

  她现在,只为那块碎片,只要拿到,回了太阴星,与其他碎片相合,就能够开启太阳太阴两位圣皇的传承,到那时,自己和太阳神子就能借助帝气,明悟自身,证得准帝。

  只要成就了准帝,自己等人,在这片天地间,不会再像从前那般,依靠别人而活。

  陆玄依旧无言,或许,是对于她慕容云嫦,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见陆玄始终没有应答,慕容云嫦心中愠怒不已,不过没有发作,漫步来到陆玄身后,素手轻尝,道“你不是想要得到我么?现在,只要你把那东西给我,我就让你得到我,如何?”

  话语娇柔,完全没有刚才的憎恨,反而是充满了魅惑,让人情不自禁陷入温柔乡。

  甚至,为了表明自己愿意,更是轻解罗裳,露出白皙完美的香肩,一条青色丝带,系绑俏脖,随着衣裳渐渐掉落,露出了小荷才露尖尖角哦不,是两座被青布包裹的山峰。

  不得不说,无瑕的身材,绝美的脸蛋,魅惑的眼神,一一无不吸引着男人。

  或许,若是被其他男人看到,许是愿意放弃一切,与其巫山云雨,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只可惜,哪怕她表现的再如何魅惑无双,美艳绝伦,陆玄始终没有回头看她,依旧淡看远方,那里,是羽化神朝的所在地羽化神城。

  对他而言,此刻,或者说是在十年前,慕容云嫦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对她的最后一丝念想,就已经烟消云散了吧。

  羽化神朝,本还想让你们多留些日子,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以咒术害本座徒儿。

  定了决心,等替叶若仙除了咒术,就前往羽化神朝走上一遭,若是他们识趣,愿意拿出合适的赔偿,他还能让他们多存一些时间,等到叶若仙真正成长起来,举世无敌之后,亲手将之覆灭。

  若是他们赔偿礼,或者没有赔偿,那就不要怪他亲自出手,毁了他们。

  想罢,陆玄回过头,淡看了一眼已经是如羊羔一般的慕容云嫦,眼里没有任何异样的神情,依旧平淡如水,古井无波。

  淡然道“你以为十年前你的算计本座不知道?慕容云嫦,你太小看本座了,不过是稍微陪你演了场戏,就让你自己露出马脚来了。”

  “这,这怎么可能,在不死山外,那些话……”慕容云嫦明显不信,若是他真的知道自己的算计,那在不死山的时候,他为什么还要和伏羲琴说要自己替他照顾他弟子。

  “你真以为伏羲琴真的会让你照顾本座徒儿么?慕容云嫦,你太天真了。”陆玄淡笑着,摇摇头,对于慕容云嫦,已经是没有了一丝的感情。

  “不,不可能,我并没有露出一丝马脚,你怎么可能知道!”慕容云嫦云裳速穿,不可置信,或者说是面色狰狞且疯狂。

  “呵呵,你忘了,本座的混元之道与乾坤之道,对于推算也是略有建树。”陆玄淡淡的说道,此时此刻,还仍旧如此天真,云嫦啊云嫦,我是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说你蠢呢?

  待他话音落下,慕容云嫦脸色瞬间苍白,接连后退数步,身子微颤“你,你想如何?”

  刹那间,一个想法浮生心头,难道,他要杀了我?可是,他怎么敢,怎么舍得?

  “如何?”陆玄平静的道“自然是废了你的修为,把你交给本座的宝贝徒儿,毕竟,你在怎么说,也是至阴体。”

  “不,你不能这样做,我是圣皇后裔,你不能这样。”慕容云嫦顿时慌了,几次想要逃离,却还不到百米,就又被一道无形气罩给弹了回来。

  “为什么不能呢?莫非,你还真当本座还顾念旧情不成?”陆玄轻笑许许,随之,在慕容云嫦绝望的眼神里,一指点在其的苦海。

  顿时,苦海破碎,道宫,仙台,全部化作一片虚无,慕容云嫦面色苍白无比,惨淡笑着“哈哈,哈哈哈,陆玄,我以圣皇之名,咒你不得好死。”

  感受到体内的情形,和生机的流逝,慕容云嫦几乎在一瞬间满头白发,原本绝美的脸,此刻,也变得一副褶皱。

  把慕容云嫦扔进内宇宙叶若仙的身旁后,陆玄看了眼天穹,神色恢复宁静,一条七彩的丝线被他握在手中

  “这情丝,终究还是该断了。”说完,道则化作一柄青铜古剑,锐利锋芒,剑气凌尘。

  “呛”

  古剑消散,情丝断成两截,轻轻一握,化为一道七彩烟气,消散与空中。

  断了情丝,陆玄神色更加淡然冰冷,若是说刚才的他,还是一个人的话。

  现在,不如说是一座冰山,一个谪仙,他是无为,气息如凡人,却是返璞归真。

  这时,天空一阵变化,原本晴朗的天,瞬间变得乌云密布,七彩雷霆横穿万里天际,一颗宛若星辰,却充满了无穷无尽道则法链的东西,位于雷霆中央。

  

举报

作者感言

水太箭

水太箭

今天先一更,嘻嘻。要是谁帮我介绍一个女朋友,我给他一个皇帝当????

2020-07-26 22: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