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元尊圣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 赴宴

元尊圣帝 春秋华实 2006 2021.04.08 13:42

  习武,切忌贪多嚼不烂。

  江嗣同和皇山两人意见一致,就算庆元天赋再怎么好,也得一步个脚印来。

  所以教授通臂拳后,没有再传授新的拳法功夫。

  接下来几天,二人一起监督庆元的习武进展,指导不足之处,还给庆元帮了个大忙。

  庆元平日修炼手腰腿上的石铁负重,太过庞大笨拙,只能在后院修炼使用。

  他想做一个吃饭睡觉,时刻都能带着的负重环。

  江嗣同和黄山听了,立马有了主意。二人是军中出身,在吴国塞北极寒之地做事,此地正好有乌金石矿。

  这种矿石提炼出的金属,刚硬异常,可惜比起军中铸铁,要脆很多也要重很多,一块同样大小乌金石铁足足是普通铁的两倍多,所以不适合铸炼兵器。

  庆元练体,倒恰好适用。

  但乌金石矿,军中开采极少,二人也只能拖些关系,尽量获得足够的乌金石铁。

  塞北到皇城,快马加鞭,起码也要十天半月的时间,而且收集乌金石铁也要时日。

  庆元想要的新装备怎么也得等到大皇子宴会后了。

  不过还好,总算把这件心事解决了。

  在二皇子拜会后的第五天,大皇子的宴会请柬送到庆元府里,日期和二皇子透露的别无二致。

  半个月很快过去,这半个月里,庆元休习通臂拳,已经十分精通,招式变幻间,随心而动,见招拆招,不拘泥与功法招式中。

  其体内真气,日益强大,从原来的凝结为丝,变成现在的麻绳粗细,配合上真气的力量增幅,庆元已经能发出近两千斤的拳力。

  庆元闲暇时间抽空大致看了看皇城各个达官贵族少年俊杰的资料。

  其中一名叫李长明的尤为使他注意。

  李长明,江阳李家嫡子,据说九岁涉猎时,便杀了头猛虎。

  资料上对他的描述很稀少,怎么杀虎也不知道,少说这人九岁时就有千斤气力,才能使用足以杀死的弓箭。

  倘若是空手的话,简直是武松在世,威猛不凡。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的胆气气力和功夫绝不会弱。况且李家位处岭南,民风最是彪悍。

  此人被庆元默默放记在心里。

  大皇子的资料,极少,只有这几个字:吴承泽,吴国大皇子,岁至十三,品德武学皆为上品。

  到了宴会这天,庆元穿着新制的衣服,梳洗打扮好,清清爽爽的,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夸句俊俏少年郎。

  黄山不喜欢这种场合,在庆元的同意下没有陪同,留在府中。

  江嗣同随着庆元赴宴。

  摆宴的地方正是入城的南门方向,曲水流坊。

  傍晚,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坊里的街边和坊船上,到处挂着形制不一的灯笼。

  这里是富人贵族的天堂,无数俊男靓女贵族公子流连在坊里,日夜不辨。

  越华丽的外表下往往藏着越肮脏的事物,曲水流坊里也一样。

  有些坊里饲养人饲,作为富人贵族的玩物,只要你有钱有势,可以让那些人饲做任何事,如同玩弄一条听话的小狗。

  还有的坊,表面上生意惨淡,其实暗地里售卖人宠,他们从各地,或买或抢,把许多长的好看的少男少女关进笼子里,仍人挑选。

  更稀少的是战宠,他们是达到武徒的人,被人拿捏着弱点,也用来售卖。

  曲水流坊,流不尽凡人的泪血。

  也不是所有坊里都是这样,这次宴会的地点在天云坊,是整个流坊里最大最豪华也最特别的船坊,坊上的女子皆卖艺不卖身。

  天云坊背后有许多势力,据说还有吴国丞相的影子。

  今天整个天云坊都被大皇子包下来,花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出示请柬,庆元二人登上天云坊。

  大皇子是东家,此刻却还没踪影。船坊上各种表演,让人目不暇接,不至于无趣。

  几个女子蒙着面巾,婀娜多姿跳着独有的云殇舞,腰臀摆动姿态清丽,。

  那舞动身姿与遮掩的容颜,皆是上上品,聚集了无数目光,周围少爷公子也是最多的。

  还有一边几位诗歌爱好者,谈论古诗,兴趣盎然,兴头处一人还高声放歌,豪不意别人眼光,简直是一群诗痴。

  而在船头处独有一位少年,吹着凉风凭栏眺望。

  庆元正闲逛着,整个船上也没几人认识他,无人搭话,还好江嗣同一同前来,二人当散步一般。

  船头的少年转过身来,庆元一见这不是熟人嘛。

  二人热切的抱拳打招呼。

  “承训兄别来无恙”

  “庆元兄别来无恙”

  少年正是二皇子承训,不知为何独自一人在船头。

  庆元心有疑惑,打趣道“承训兄不在坊里宴待宾客,怎么到这里吹凉风来了”

  二皇子干笑两声“今天是皇哥的主场,我可不敢去夺了风头”

  “那改日承训在宴请一次,白蹭些吃食我是一定要去的”庆元笑着答道。

  二人聊这,江嗣同在一旁,听二人谈话也颇有意思。

  不一会儿,又有几人上前,拜会二皇子,二皇子把几人相互介绍,粗略认识。

  咚咚咚。

  船上的铜钟响起,宴会正式开始。

  众人离开船板,到了船舱第二层。

  第二层十分宽广,摆满了上好圆桌,一张桌子七张椅子。

  庆元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江嗣同没有跟着下来,在一二层船舱连接处候着,一旦有什么情况,他绝对可以第一时间赶到。

  待所有人入座,大皇子才从后厅进来,身边跟着几位男子,很是不凡。

  大皇子安排几人,坐在主桌上,接着自己也落座。

  侍女玉手斟上酒,大皇子举起杯,四周安静下来。

  提起酒环顾四周,大皇子向在场宾客敬了一杯,说“今日宴会,来者皆是我皇城才子佳人,承泽今日若有怠慢之处,各位海涵,希望今日各位喝的尽兴,方尽我地主之谊”

  话音未落,杯酒入喉。

  众人也起身举杯,一人喝了一杯。

  接下来许多皇城的公子少爷起身举杯向大皇子敬酒。

  说的不过都是夸赞大皇子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