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生日██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120 2019.03.28 16:32

  饭已经凉了,雨渐渐停了,阳光照进了窗台,空气中漂浮的点点微尘泛着金光。

  伊斯坐在门前闭着双眼,他的背上趴着一道娇小的身影,轻轻的呼吸打在他的脖颈上,稍微有些瘙痒,但更多的是充实的感觉。

  ——心中缺的那一块被补上了。

  虽然可能只是一个错觉,但这个实用主义者却仍然享受着这一刻。

  因为很暖很舒服。

  五年前的那一夜以来,伊斯的人生就已经停滞不前,他仍然记得自己无声地坐在医院的阶梯上,然后回过神来发现天已经亮了。

  他就一直坐在那里,意识一点点地被剥夺。

  渐渐失去了体温。

  身体越来越僵硬。

  意识一点点沉沦。

  睁着的眼睛慢慢闭上。

  记忆就像被清洗过了一样,那些鲜明的,五彩的,生动的,明明就在眼前的画面一点点地被染成黑白。

  然后枯萎凋零……

  直到一双苍老的手在他面前摇晃。

  那是他初中的数学老师,也是基金会的外勤特工。

  他的名字叫做史丹利。

  一个像老父亲一样的男人。

  ……

  背上传来了触碰的感觉,细微的吐息有了一瞬间的停滞,然后又恢复如常。

  伊斯知道小敏已经醒了,也知道她不愿醒来。

  但梦总是要醒的。

  所以他将妹妹抱在胸前,微笑着说出了五年前史丹利先生说过的那句话:

  “该起床了。”

  ……

  ……

  ……

  卡擦——,卡擦——!

  相机扣动快门的响声不断传来,细密的闪光灯将地上的死尸照亮。

  死者15、6岁左右,四肢扭曲折断,舌头有多处咬痕,与其自身的齿印相吻合。肚子被刨开,大部分小肠不翼而飞。

  死者五官扭曲,双眼几乎瞪出眼眶,身体表面有多处创伤,体表凝固着大量血迹。

  拾梦脱掉自己手上的黑手套,从收容袋中拿出一副特殊材质的白手套带上。

  她皱着眉头将手伸入死者被打开的腹腔,很快,不可思议的表情出现在了拾梦脸上。

  “结果怎样?”

  奥斯上前一步。

  “和上次一样,无邪神气息残留……奥斯,你那边呢?”

  “也和上次一样,有未知力量干涉了监控设备。”

  “那就是说,和上次的案子是同一个组织所为?”

  “可以暂定为这样。”

  “那么……如果队长在这里的话……奥斯,调查死者的相关信息。”

  “已经上传到您的手机上了。”

  拾梦打开手机,丛云盘中下载了置顶的txt文件。

  扫了一眼,拾梦的视线凝固在了一点。

  “死者死亡前的半个月内进行了盲肠炎手术,并且执行手术的同样是麦克斯医生……是这样的吗?”

  “没错。”

  拾梦换上特殊材质的白色手套,在示意奥斯将死者腹腔打开后,她伸手摸向死者盲肠上的伤口。

  “这道伤口太新了……比起半个多月的伤口,更像是三四天前的。”

  “要调查麦克斯医生吗?”

  “没有用的,队长之前已经对他进行过了调查,我相信队长的判断,麦克斯医生应该只是一个真凶用来转移视线的棋子。”

  “那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先继续调查伊莎贝拉小姐吧。”

  “我觉得我们需要听取先生的意见。”

  “队长吗?”

  拾梦紧皱眉头。

  “但是队长这两天被取消了参加基金会任务的权限。”

  “这并不代表我们不能从他那获取信息。”

  拾梦沉默了一会儿。

  “他在陪他的妹妹,他应该好好享受他的假期。”

  “如果您什么都不告诉先生,他反而会更不安。”

  奥斯和煦地说道。

  思考了一会儿,拾梦取下手套,拿出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铃声回响了一段时间后,电话被接通了。

  “我等你很久了……”

  传来了冷静的声音。

  “是吗,伊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关注这件事。”

  拾梦有些惊讶。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不关心。”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

  “怎么可能!那可是我唯一的妹妹的生日聚会!还有如果有时间的话,拾梦你明天一定要参加啊。”

  拾梦一时沉默了,不仅为了两者间牛头不对马尾的对话,更是在犹豫将队长扯进这件事中真的好吗。

  “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谈谈正事吧。”

  但那个冷静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沉思。

  “这也是你来找我的真正理由。”

  ……

  “死者今年十六岁,本地人,生前就读于兰斯洛特学院,无明显邪教信仰倾向。今天凌晨被人发现死于第五大道的一处拐角角落。发现者是一个乞丐,现在已经基本排除了他的作案倾向。”

  “死者肚子被刨开,小肠消失。此外,他半个月前也突发过盲肠炎,主治医生同样是麦克斯先生,但今天我们发现他的伤口非常新鲜。具体尸体图片已经发到您的邮箱里了。”

  拾梦熟练地向伊斯汇报着信息。

  伊斯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道。

  “他最近有什么异状吗?”

  “没有。”

  “那他最近的活动情况呢?”

  “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里。”

  之后就是漫长的沉默。

  然后那个冷静地声音继续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调查伊莎贝拉小姐。”

  “为什么?”

  “因为死者和索托斯先生一样曾经接受过麦克斯医生的手术。”

  冷静的声音不置可否:“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

  拾梦有些困惑。

  “虽然方向是对的,但你的判断还不够严谨。我说过,麦克斯医生并不是案件的关键,他很可能只是真凶的障眼法。如果将伊莎贝拉小姐当做‘麦克斯医生的女儿’进行调查,我们往往会忽略关键的证据。”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来向您寻求意见。”

  冷静的声音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伊莎贝拉小姐也是学生。”

  “嗯?”

  “她是在学校里突发盲肠炎的。”

  “所以呢?”

  “当时是索托斯先生将她送往医院的。”

  “难道说!”

  “伊莎贝拉小姐在哪里上的学?”

  冷静的声音问道。

  “兰斯洛特学院。”

  “所以调查的重心从一开始就不是麦克斯医生的女儿,而是兰斯洛特学院二年级生伊莎贝拉小姐!拾梦,立即对兰斯洛特学院进行调查!”

  “是!”

  “还有如果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我家参加小敏的生日聚会。”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