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四十年前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1693 2019.08.03 18:10

  四十年前……

  滴答——

  年轻的史丹利队长的脑袋往下一坠。

  深吸一口气,他拍拍自己的脸颊,强行展开遍布血丝的眼睛。

  “队长。”

  索菲亚轻轻地递上一被咖啡。

  史丹利一饮而尽,强烈的苦涩让他脸上的肌肉直哆嗦。

  但他还是咽了下去。

  “伊安呢?”

  这声音沙哑的甚至吓了他自己一跳。

  “在出外勤。”

  “我们什么时候不在出外勤?”

  两人相视一笑,虽然这笑容怎么看怎么狼狈。

  “抱歉。索菲亚。”

  “为什么呢?”

  “这一切……你应该像个普通人一样享受平静而美好的生活,而不是走进这个世界……你不属于这里……不属于……”

  索菲亚听完了所有的一切,才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你觉得,我应该过上更加光鲜亮丽的生活?像这样子吗?”

  她自嘲地耸了耸肩。

  这个时候史丹利才发现后者的头发披散着,脏乱不堪。

  ——真像个疯婆子。他想到。

  ——和我一样。

  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情让他一言不发。

  “你在愧疚吗?”她似乎有些困惑,有些胆怯。

  史丹利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抱歉……”他捂住头:“我一直都是这样过的,所以我觉得着这没什么,所以我理所当然的把你招了进来,一开始还觉得……真的,我很抱歉。”

  “所以下一次你可要注意了哦。”索菲亚轻轻握住队长的手,轻声说道:“还有未来选自己的接班人时,你也要好好想想对方是否属于这个世界哦。”

  队长轻轻地“嗯”了一声。

  “但是现在我并不后悔。”索菲亚喃喃道:“你知道的,我在监狱待过……那是个狭窄的地方,又昏暗,又孤独,虽然有着室友,但我与她搭不上话,只能一个人倦在角落。一个人真的孤零零的,没有人在意我,甚至没有人会去看着我。”

  史丹利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

  “我整天就坐在那里,也不说话,心里总是在想着什么,又是在担心母亲,又不知道未来要做些什么……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有一个人来见我了。”

  索菲亚低下了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继续说道:“我喜欢这里,不管怎样都喜欢,所以请不要说抱歉把我招进来这种话了,也不要赶我走,不要,我真的超喜欢超喜欢这里……”

  “我喜欢那个一直都很严厉,但是不管什么错误都会包容我,一直一直陪在我身边的——”

  Dio——Dio——Dio——!!

  刺耳的蜂鸣声响起。

  史丹利浑浊的眼睛一点点的锋利。

  索菲亚苦笑着戴上了深棕色警帽。

  ……

  “停止你们的动作!你们只是生病了啊!我们会救你们的!放下武器!”

  衣衫褴褛的贫民冲击着由士兵组成的防线,他们的身体上浮现着一块块的硬质齿状物。

  ——那是牙齿

  伊安举起了手枪,又向着天空开了数枪。

  但是没有用,更加不可名状恐惧催化了人类的勇气。

  “该死!”

  他怒骂着将手枪摔在了地上。

  他已经在这里呼喊了近三个小时。

  但是没有任何意义,有的只是一个个被扛下去,或重伤或感染的士兵。

  不抵抗政策反而加重了感染者的气焰。

  伊安咬着嘴唇,他发誓一定要给那个传播出“这一块地方已经被恶魔诅咒,必须逃出这里”这种谣言的人好看。

  他急剧地喘息着,命令自己冷静下来。

  一定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一定还有办法——!!

  “副队!防线已经即将被攻破!请指示!”

  “……”

  “请指示!”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伊安猛地揪住面前外勤特工的领子,血丝在一瞬间缠上他的瞳孔。

  “副队!”

  “抱歉。”伊安低下了头:“我会负起命令的责任。”

  牙病毒其实在收容物中完全不值一提。

  但在外勤小队重视之前,这种算不上多危险的病毒已经在这个城市的角落扩散开来。

  是的,谁有会在意那些乞丐呢?谁会呢?

  真是讽刺。

  真是愚蠢。

  伊安深吸一口气,他命令手下架起了枪。

  “鸣枪示警!”

  他寄希望于贫民会知难而退。

  但是并没有。

  伊安知道,他们只是想活下去,但谁又不想活下去呢?如果让他们突破了防线,谁还能活的下去呢?那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他咬着牙准备下达最后的命令——

  “开……”

  “上刺刀!”

  一个声音却提前一步,带着痛苦与愤怒。

  那是队长。

  史丹利。

  ……

  ……

  ……

  在那之后的第十天。

  ……

  滴答——

  阴冷而潮湿。

  滴答——

  浓重的水汽混着寒气侵入人的皮肤。

  滴答——

  身体上突出触手与眼睛的行人撕扯着自己的血肉。

  伤口破裂,潜藏在皮肤下的是连接着须肉的扭曲电线,污浊的黄色机油从体表渗出,从伤口中喷出的铁锈与齿轮碎片。

  那是机械与失控的肉体的角力,那一天,我看见了地狱。

  滴答——

  我怒吼着质问扛着摄像机的第五教会为什么对此视若无睹。

  滴答——

  他们只是狂笑着告诉我,

  Why so serious?

  毕竟,

  是你们最先出卖了人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