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游乐█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284 2019.04.01 15:02

  伊斯倚靠在游乐园里的棕色木条长椅上、静静地注视着湛蓝的天空。

  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游乐园里的人并不多,有种难言的清静。微风吹过,青草特有的气味让伊斯的面部肌肉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小敏正在过山车区排队,伊斯本想陪妹妹一起玩,但小敏却说什么也想自己一个人做一次,说什么一个人会更刺激。

  虽然伊斯无论怎样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两个人一起坐会与一个人自己玩有区别。

  “嘿,李哥你听说了吗?那个游乐园里的神秘传说!”

  伊斯眉头一皱,他保持着放松的全身,墨镜下锋利的双眼瞥向了声音传来的一边。

  那是两个穿着藏蓝衣服有说有笑的工作人员。

  “你说那个吗?呵呵,我跟你说啊,那纯粹就是个偶然,有什么好稀奇的,也就你们这些年轻人喜欢东传西传。”

  神秘传说?偶然?那就是确有其事但并不值得重视的意思喽?职业的敏感性让伊斯继续关注起两人的对话。

  “前几次胃病、肺病什么的还行,可这回说什么也说不过去了吧!A哥可是连肚子都破了个大洞了啊!”

  胃病?肺病?这些确实都和肚子有关,这么说来所谓的传说很可能与人的肚子有关,但我记得这一块区域并没有异常情况的报告啊,是巧合吗……

  “你还别说,小A多好一个人啊,每次都争着抢着把病人送到医院,这次啊……唉,真是作孽!”

  两人一起叹息,伊斯心里却激起了惊涛骇浪。

  争着把肚子出毛病的病人送往医院?这事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对了,是索托斯先生的事!难道这位E先生也是医贩子?肚子穿了一个大孔……会不会与三位被害者的情况相似?这位A先生会不会是凶杀案的幸存者?

  不管怎样,这份情报都有调查的必要。

  “两位请稍等一下。”

  伊斯从包里急匆匆地掏出一个小本子,背地里悄悄将藏在裤口袋里的手机的录音功能打开。

  伊斯跑道两位员工面前,挠挠头发露出羞涩而歉意的表情:

  “很抱歉刚刚偷听了你们的对话。是这样的,我是医大的学生,现在在写跟卫生条件相关的论文,你们刚刚说的大概是集体产生了相似的病症吧?我相信这肯定与游乐园的员工住宿情况有关。方便讲讲具体的情况吗?”

  比较年轻的员工若有所思,年迈的那位露出了警惕的神情。

  伊斯挠挠头又急匆匆地补充了一句:“不会透露具体名称的,而且这个报告政府也在跟踪,如果做得好,说不定这所游乐园的员工卫生情况也能改善。”

  年迈的那一位表情稍稍放缓,犹豫了一下,他开口说道:“年轻人,我得承认你的说法很让我心动。但改善卫生环境只是有可能。大叔我还要在这里工作,如果被老板发现给我穿小鞋怎么办?所以请容许大叔我拒绝。”

  “可卫生条件不好会影响您的健康,这时候不强硬一点,未来等待您的可能是天文数字般的医药费。”

  “你还真敢说这种咒人短命的话啊。”大叔气笑了。

  “您也不想成为下一个病人吧。”伊斯的表情很真挚。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年迈的那一位终于败下阵来,摇摇头,又叹了口气:“好吧,你赢了。”

  他表情肃穆,掏出手帕擦擦额头上的汗后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事情大概是从半年前开始发生的,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名员工突发不同种类的疾病,倒在工作岗位上,最早是心脏病,然后是肺病,接下来就是肝、肾、胆囊……每次犯病的人都会突然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就像是被妖魔在一瞬间动了手脚,所以我们有些同事就干脆当作是妖魔在作怪了。”

  说着说着他就瞪了年轻的那一位一眼。

  年轻的那一位脖子一缩,然后嘟囔着说道:“这个样子不就像被妖怪诅咒吗。”

  年迈的大叔又瞪了年轻的那一位一眼:“不要说那些牛鬼蛇神的。”

  他转过头来看向伊斯,补充着说道:“不过他们最后都被抢救回来了,所以我们也没有过度在意。”

  “那两位有没有发现最近有什么奇怪的现象吗?”伊斯问道。

  “奇怪的现象?”大叔狐疑地瞥了伊斯一眼。

  伊斯挠挠头,打了个哈哈:“那个我的意思是,你懂的啊……”

  他低下声音,靠近两位工作人员:“投毒,你懂的,最近器官贩卖现象很严重……我也不是怀疑些什么,就是……小心为妙嘛。”

  大叔瞪着伊斯,直到伊斯有些尴尬的挠挠脸才收回了目光,摇了摇头,他回答道:“我觉得没有……”

  “李哥啊。”年轻那位打断了大叔的话:“你忘了那个吗?”

  “那个吗……”大叔皱起眉头,“这么说来也确实……”

  他抬起头,直视伊斯,目光炯炯:“最近我晚上起来上厕所时总能看到宿舍里的几个老朋友不在床上……我并不是在怀疑他们,他们是很老的朋友了,一个个都是很好很好的人,不可能做那些会折寿的事。”

  伊斯暗暗记下这一点,然后主动撇开了话题,询问大叔相关的卫生条件以及员工们的感想。

  大叔也很积极地回答了伊斯的问题。伊斯装作记录着什么——实际上他却是在记录着谈话中出现的要点。过了好一会儿,估摸着小敏快从过山车上下来了,他向两位员工表达辞意,并就占用了他们的工作时间表示歉意,两位员工摆摆手便又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伊斯目送着他们的离去,在转过身的一瞬间他那隐藏在墨镜下的双眼变得冰冷而锋利。

  妖魔作祟?那怕不是在祭祀邪神。

  集体离开宿舍?那怕不是邪教集会。

  这两位在述说时眼神飘忽,瞳孔先缩小再舒张,但其他微表情却并不支持说谎这一判断。

  所以他们隐瞒了什么,理由很可能是出于恐惧。

  他们还有些更重要的没说,可他们却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与之有关的事情。

  也就是说,他们是见证者,但并非参与者,而且所知的真相稀少到自己都能够忽略。

  但这也不能排除是邪教徒的诱导。

  而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基金会这边没有收集到与这个游乐园有关的报告?

  伊斯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那个熟悉名字。

  “喂?”电话通了,困倦的声音传来,像是好几天没有睡好。

  “拾梦,立刻调查奥佩斯游乐园,我怀疑这里存在祭祀邪神的行为。”

  “是!”

  “还有……”

  伊斯在原地来回踱步,右手时而握紧时而分开。

  “调查一下兰斯洛特学院最近的春游地点。”

  “我有个糟糕的猜想。”他补充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