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零之起点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070 2019.07.17 17:51

  滴答——!

  赤红的液体溅起。

  滴答——!

  腥味弥漫在鼻腔。

  滴答——!

  畸形的肢体钻出触手。

  滴答——!

  不可名状的阴影肆意地扭曲狂乱。

  嘀嗒——!

  美艳的女人摇曳着纤细的腰肢,不可名状的阴霾里传来扭曲的狂笑声。

  滴答——!

  那张泛着怪诞笑容的女人的脸凑了过来。

  仿佛有肮脏而斑驳的怪异在滋生,窜进人类的眼珠里,浸染更本质的东西。

  嘀嗒——!

  不可名状的恐惧在内心滋生。

  嘀嗒——!

  一切都在在扭曲,在变形,在旋转,在畸变在膨胀在放纵在不可名状化!

  近了,近了,那张脸——!

  那张脸……那张脸,那张脸那张脸那张脸那张脸那张脸——!

  嘀嗒——!

  嘀嗒——!

  嘀嗒——!

  麦克斯医生剧烈地喘息着,他猛地昂起头,混着血丝的双眼犹如狂躁的野兽。

  他捂着脸,强而有力的右手撕扯着自己的脸颊。

  嘀嗒——!

  破旧的木窗边沿渗着水。

  一如平常。

  没什么好害怕的。他安慰着自己。

  一切都过去了。

  是的……一切都过去了。

  麦克斯医生喘着气。

  他慢慢偏过头,想要寻找一杯水。

  直到他对上了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睛。

  那是女人的眼睛。

  泛着怪诞的笑意。

  ……

  一个戴着一副鸟嘴面具,身高一米九左右的怪人静静地看着呻吟着的人们。

  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将右臂用力地在粗糙的地面上摩擦着,他的臂膀上翻出鲜红的肉,而在红肉的表面——

  ——是一颗颗的牙齿!

  他痛苦地嘶吼着,流着泪,尽全力将头砸在地上。

  两个苍老的男女试图抱住他,无果,于是他们也流下了浑浊的眼泪。

  怪人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

  为什么会感到痛苦呢?他想着,明明你们都是███████。

  真是奇怪啊。

  ……

  滴答——

  雨声依旧,寒意弥漫在这个不宽阔的小房间。

  砖红色的木桌因潮湿而霉变,已经发黄还留着斑点吊灯一闪一闪。

  无法被称为宁静的沉默。

  老史丹利看着拾梦的眼睛。

  他沉默着,静静地摩挲着右手腕的怀表。

  他试图做出最正确的命令——就像他年轻时一样。

  但他还是败给了老迈的身躯。

  迟钝的大脑无法给予足以他背负整个外勤小队性命的机智。

  “你怎么看?实行档案中记载的收容解决方案?”

  他艰难地开口说道。

  拾梦点点头:“这是最佳策略。”

  老史丹利没有回答,他越发感觉到自己的年迈。

  要是伊斯还在这里——他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就像年迈的父亲开始下意识依靠自己的儿子。

  这或许是一种幸福,但并非老史丹利愿意的。

  外勤小队获取到情报,三年之前被收容的SCP-2450(牙病毒,Teeth)再度蔓延。

  外勤小队并没有发现最初的感染者,这就意味着情况比预想的更加严重。

  因为这意味着牙病毒很可能是被刻意传播出去的。

  或者说——

  有人在针对基金会。

  即使手上握着一叠厚厚的资料,老史丹利也无法推测出到底是谁在为非作歹。

  线索太少,或许只有年轻的时候他才能够做到。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能嗅到一丝不同寻常。

  ——伊斯昏迷,Bright失踪。

  这个明面上最重要的两个人都无法执行责任。

  所以策划了这一切的人绝对不简单。

  “你考虑过我们的‘敌人’可能会根据我们之前的处理方法设下陷阱吗?”老史丹利在“敌人”两个字上压重了音。

  “我们不能拿一般人当诱饵。”

  她回答道。

  老史丹利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会有陷阱,但是现有的收容解决方案,也就是对感染者立即进行隔离,这一点不能更改的!”拾梦软软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强硬:“怎么能够因为可能的危险将一般人弃之不顾。”

  被SCP-2450感染的病人需立即被生理性地约束在网络式安全病房-12以防止疾病扩散和进化。

  SCP-2450是一种会造成身体不寻常部位牙齿增生的传染疾病,该传染病会造成感染者(爆发式的)伤口处牙齿增多。首先被影响的部位通常是嘴,牙齿会从牙龈、腭和系带(口腔某部位)长出,一旦感染加剧,所有的身体创口都会受到影响。

  到SCP-2450的后部分阶段,身体创口会长出至少一排的牙齿.这阶段中,身体的半封闭部位,如眼或是脚趾间的空隙,也都会开始长出牙齿.另外,任何身体的外部创伤,如皮肤切伤,也会生长牙齿.。

  牙齿的生长过程极其痛苦,足以让任何一般人陷入疯狂。

  牙病毒的传染途径未知,能够感染大部分的哺乳动物,具有很强的威胁性。

  所以外勤小队不能因为可能的危险而放弃收容,哪怕只是暂时的。

  “队长或许会做的更好……”拾梦犹豫了一下。

  ——如果是他的话就一定能解决所有的危险吧。

  那天晚上,当她从黑暗中苏醒,看见那朵巨大而雄伟的蘑菇云时,拾梦是这样想的。

  很奇怪吧,明明从来都不知道伊斯的计划。

  明明也根本就无法确定那多蘑菇云是否是在队长的控制下。

  可拾梦就是这样想的。

  就像是理智缺失了一样,这个外勤小队的副队长现在仍然这样迷信着。

  但是……

  “但是这绝不会有错!”

  她斩钉截铁地说道。

  老史丹利大声地笑了起来,欣慰地笑出了眼泪。

  他的正义是舍弃少数拯救多数。

  是浸泡在罪恶中长出的猩红之花。

  这个男人渴望的与其说是正义,不如说是惩戒。

  而伊斯则渴望着向近在眼前之人施以援手。

  但他却对远在天边的痛苦无动于衷。

  因为那个孩子经历过无法挽回的失去,他想要的仅仅只是满足内心的空缺。

  或许那个孩子渐渐有所改变,但归根结底,那份钢铁般冷硬黑暗的内心还没有融化。

  但即使如此,他也是老史丹利最得意的弟子。

  一个天生就应该成为外勤特工的男人。

  归根结底,无论是老史丹利还是伊斯,他们心中都没有真正的怜悯与宽恕。

  就像冰冷而锋利的剑。

  居于黑暗中的蝙蝠。

  但拾梦不同。

  “去做你想要的吧。”老史丹利抚摸着右手腕上的怀表,缅怀着那个相似的女孩,他开怀地眨了眨眼睛:“You are the Boss.”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