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黑灵██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013 2019.04.28 10:28

  “邪教徒?”有些茫然的声音响起。

  她的心灵应该无法再支撑有效的伪装……看来不是……但也无法确保是否利用仪式隐藏了记忆。

  “现在,我问你答。”

  “……”

  “第一,你的畏火症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半个多月前。”

  “那时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我不记得了……那是半个月前的事情。”

  “好好想想。”

  “不记得就是不记得……”

  伊斯眉头一挑,“或者你想让我继续对你的家庭情况继续提问?”

  “即使是这样……”芙蕾低下了头,她苍白的脸上有些慌乱,似乎在努力的回忆。

  伊斯又等了一会儿,芙蕾的表情越来越紧张。

  沉默了一会,伊斯击掌——

  啪——啪——!!

  世界分崩离析,然后又重组回地铁车厢。

  这一次,柔和的暖光轻轻地照耀在芙蕾的脸上,让她惊慌的内心稍微平静。

  芙蕾是邪教徒的可能性已经基本排除,而且她已经表现出了合作。已经不用再逼迫她了,适得其反就而不好了……伊斯努力驱赶着内心的一丝愧疚。

  “半个月前的哪一天?”伊斯走到地铁前的玻璃上。

  芙蕾呆呆地看着他。

  “这个梦境是基于你的,你的一些潜意识会经过我的诱导体现在地铁的玻璃上……所以现在,芙蕾小姐,那是半个月前的哪一天?”

  所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会有那样糟糕的回忆。伊斯在心中补充道。

  ……我们不会再退回到黑暗、蒙昧、恐怖的夜晚。我们不会被未知所驾驭。我们不能再度生活在恐惧之中。没有其他事物能保护我们,我们必须保护我们自己。

  当其他人沐浴在阳光下时,我们要在黑暗中对抗它们,遏制它们,将它们隔离在其他人的视野之外,这样他们才能继续在世界普通而又正常的美好幻觉中生活……

  他是否违反了当初的誓言呢?将普通人拖入非常识的世界是他自己的意愿吗?伊斯想到。他把手轻轻覆盖在地铁的玻璃上,冰冷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大脑。

  他是为了杀死所有邪神才站在这里的。

  可芙蕾小姐已经被证明是多数,不可舍弃的多数。

  但如果不接触她,伊斯就只能派遣D级成员去送死。

  保护一部分人的同时就必须舍弃另一部分人。

  ……史丹利先生,我该怎么办?

  伊斯有些迷茫,但他的双眼在下一瞬归于冰冷。

  不管怎样,已经做了的事情就没法再挽回,我所要做的不是思考,而是继续走下去。

  “好好想想。”伊斯扬声说道:“芙蕾小姐,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已经申请关闭了莫利亚商城……想想公司中你的朋友,想想你职场上的恩人,他们都会失业,嗯……或许是降职?反正你一天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一天……不……”伊斯突然捂住了下巴思考了起来:

  “或许我们完全可以彻底封锁这家商城?只要没人进去,异常情况就不可能发生。是这样的吧?”

  这当然是假的,伊斯不可能放着收容物不管,要知道邪教徒可不是普通的封条和巡逻就可以拦下的。

  芙蕾又惊又怒:“你们怎么能这么做?”

  “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伊斯轻声说道:“这是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芙蕾沉默。

  就像穿过一道电流,地铁的玻璃上开始模模糊糊地出现一些片段,这些片段高速闪烁着,然后破碎,再出现。渐渐地,画面越来越完整,无数的碎片聚合在一起,碎片与碎片间黑色的空洞越来越小。

  伊斯的手指点在玻璃上,嘴角渐渐勾起一个弧度。

  “差不多就是这里。”芙蕾低着头:“我的症状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更详细一点。”伊斯背着手命令道,在他眼前的是上百个连接在一起的画面。

  “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其实根本就没有真正发现哪里有异常,那只是一种预感!”

  “不,你是知道的。”伊斯摇头,他转过身,用那双冰冷的双眼施加着无形的压力:“至少你的潜意识知道。”

  “人能掌控的意识只是冰山一角。但在梦境中,借助……我们能看到更完整的经过。你必须逼迫自己!……没有什么预感,’你’其实早就发现了。”

  芙蕾沉默,伊斯盯着她。

  “我做不到……”

  “你必须做到。”

  芙蕾咬着牙,她看起来似乎非常痛苦。

  “你必须继续。”

  “我可是女孩子诶。”传来了近乎哀求的声音。

  “那又怎样?”伊斯没有告诉她芙蕾的情报可能关乎数百名D级成员和无数潜在感染者的安危,她不应该背负这样的责任,哪怕是心理上的。

  “你真是个冷酷的人。”芙蕾唾弃道:“这辈子都绝对交不到女朋友!”

  女朋友吗?伊斯被不经意地勾起了回忆,但很快他再次归于冷酷。

  “我怎样都无所谓。”伊斯看着地铁的车厢,画面在不断的缩小、减速:“重要的是你,你必须将情报交给我。”

  芙蕾没有说话了。

  列车开始加速,再加速……越来越快,推背感越来越强烈,芙蕾捂着头瑟缩在座位上,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被从座位上被甩飞……可那个叫做“尼古拉丝”的男人却稳稳当当地站在那里,只有银色制服的下摆被微微拉起。

  闪烁着的碎片越来越小,也越来越迟缓,最终,伊斯眼前凝固着一道静止的画面。

  伊斯定神看去,瞳孔一缩。

  思索了一会儿,伊斯拍了拍手。芙蕾惊讶地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开始缓慢地螺旋扭曲。

  然后加速、再加速。

  在世界破碎的一瞬间,芙蕾似乎听到那个始终面对着车窗的男人说了一句话:

  “我很抱歉。”

  ……

  第二天,芙蕾割腕自尽未遂被送入了急救病房。

  床头上的遗书的最后一段写着——

  “……抱歉,现实太残酷,我想永远沉浸于梦境。”

  伊斯拿着遗书,沉默不语。

  ……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