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永恒炽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3456 2019.05.30 22:00

  伊斯举起了手枪,他无法回答乌尔达的问题,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了答案。

  当他触摸到那把象征着外勤小队队长身份的精加工手枪后,那冰凉的触感让伊斯终于理解自己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誓言。

  他曾经说过要杀死所有的邪神,可当一个合情合理的好机会摆在他面前时,伊斯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心动。

  原来答案一直就在他的心底。

  五年前目睹父母和妹妹死亡的男孩或许一直在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仇恨与恐惧。

  但这份仇恨的对象不仅仅只是邪神与邪教徒。

  他还憎恨着自己的无力,憎恨着一次失误就决定下自己一家命运的工作人员。

  伊斯知道他们是无辜的,那只是一次无心之举,命运的嘲弄罢了,所以伊斯不能向他们复仇。

  于是这份仇恨就转移到了世上所有随随便便安排着他人命运的人身上。

  所以伊斯才会尽心尽力地处理着异常事件的所有工作,甚至连自己最亲近的下属都不愿意全部相信他们的工作成果。

  因为他不允许自己犯下像五年前处理收容物的收容专家一样的过错。

  这份心态或许病态,但绝不会有错!

  这世上有两种人。

  一种人在失去后向世界复仇。

  另一种却扼住命运的喉咙!

  “当其他人沐浴在阳光下时,我们要在黑暗中对抗它们,遏制它们,将它们隔离在其他人的视野之外,这样他们才能继续在世界普通而又正常的美好幻觉中生活。”

  伊斯顿了顿:“你还记得我等最开始的誓言吗?”

  乌尔达只是露出一个憎恶的冷笑。

  伊斯沉默了一会儿,他明白自己没有权力对这个男人指手画脚。

  他是加害者,而乌尔达才是受害者。

  但伊斯不允许乌尔达牺牲Site-12的居民。哪怕乌尔达是为了救济人类。

  伊斯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个问题伊斯一直在追寻。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伊斯这五年来的记忆朦胧而残缺。

  除了某些重要的大事,其他的一切都像蒙着一层雾。

  尼古拉丝说他心中没有正义也没有怜悯。

  袭击者指责伊斯只是不想弄脏自己的手,他的正义不过是自我满足。

  史丹利先生在芙蕾的病房前怒骂伊斯没有勇气背负无辜者的性命。

  现在,当背负起Site-12外勤特工的生命,将屠刀握在手里时,伊斯终于看懂了自己。

  选择拯救人类——Site-12居民就会被牺牲。

  选择保护城市中的一般人——无异于亲手覆灭人类重新控制住地球的希望,将基金会推下深渊。

  ……

  伊斯没有犹豫。

  他的正义不是像史丹利先生那样的多数与少数,至少不完全是。

  也不是像尼古拉丝一样为了消灭邪恶甘愿成为它的一部分。

  更不是像袭击者一样为了为了救赎一而舍弃剩余全部!

  就像是昨天早上在芙蕾病房前,史丹利先生愤怒地质问着他为什么不牺牲D级成员那些残渣时他作出的回复——

  “他们也是人!”

  伊斯会开枪打死一万个人渣,哪怕是像尼古拉丝那样的人,在把他当做邪教徒时伊斯也会毫不犹豫地下杀手!

  但他也会拿起盾牌为了这些人渣与邪神收容物战斗到底!

  因为他们也是人!

  能杀死人类的只有人类!

  他看不见长远的利益,那些舍弃普通人救赎世界的梦想太过遥远,他就是一个愚者,一只不长教训小白鼠,倔强地朝着近在咫尺的目标前进。

  伊斯渴望的是拯救面前的人。

  因为这会让他朦朦胧胧地看到,

  在五年前的那个夜晚,他保护了自己的父母和妹妹。

  ……

  所以伊斯必须保护这座城市。

  “告诉我,解除这个仪式的方法。”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压抑着愤怒。

  “无可奉告。”乌尔达歪过头,讥讽地笑着。

  伊斯收回手枪,沉默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喊道这里吗?”

  “突然良心大发想告诉我真相?你这个人渣。”

  伊斯知道,这个男人是不可能将秘密告诉自己,能来到这里就已经说明他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不如说他就算留在Area-12也是死路一条。乌尔达只是一个普通人,无法抵抗邪神气息的侵袭,死在仪式中是他为自己准备的陌路。

  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在手机上点击了几下,然后发送了一条信息。

  然后伊斯转过头,锋利的眼睛盯着夜空的一角,那是郊区的方向。

  “你知道吗?其实我早就发现了破解仪式的方法……只不过付出的代价过于惨重……”他静默地眯着眼睛。

  “虚张声势就不需要再装模作样了。”

  “虚张声势吗?”伊斯摇摇头:“破解仪式的方法只需要问两个为什么?为什么是七宗罪?为什么时间点会选择在晚上九点半左右?”

  “……”

  “七宗罪是因为人类罪行本身就是唤醒邪神的因素,网络的普及将人心的恶无限放大,最终造就了这个……”他斟酌了一下说辞:“……绝望的时代。”

  “你想借用一场失败的仪式将过饱和的人类罪行拉扯进其他维度,而这场仪式的过程将会导致Site-12居民的死亡。”

  “这又怎样?”乌尔达抬起了头。

  “不怎么样,什么也说明不了,但是配合上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晚上九点半?”

  ……今天有一次月食,就在晚上9点半左右。

  “是月食。”伊斯咬着这两个字,他抬头看向天空,月亮还是如往日一样光明,只是不知为何染上了一层血色。

  ——七宗罪-暴食!

  “可为什么偏要在月食期间举行呢?是因为仪式本身要规避象征着善与美的环境,这会导致仪式指向偏移。嗯,这是我家副队长说的。”

  “……”

  “袭击者其实说过没有解除仪式的方法,他是这样说的对吧?”伊斯突然转过头问道。

  “呵,没错,你根本就……”

  “你在说谎!”伊斯指着他,锋利的眼睛扎在这个老男人身上。

  他一字一顿地继续说道:“证据是第三个疑问——为什么尼古拉丝会自杀!!”

  乌尔达面色不变,可他藏在阴影中的的眼睛在一瞬间被血丝占据:“他想要阻止仪式的进行……”

  “你在说谎!”

  “那么证据呢?”乌尔达仰起头咆哮着,他的脸扭曲出愤恨!

  “因为尼古拉丝根本就没有必要自杀!”

  “可他就是自杀了!”

  “那不是为了解除仪式,自杀只能够维持仪式的继续进行!因为他才是傲慢之罪的祭品,仪式的施术者其实是我对吧!”

  ……“在最后他诱导我发出了蕴含着‘傲慢’意味的发言,借助我自身的位格……借助我高于普通人位格在一瞬间进行‘跃迁’,进而对邪神实现诅咒,最终将猩红之手成功献祭。”

  “表面上来看,尼古拉丝才是傲慢之罪的施术者,但是,色欲之罪中的那个犯下罪行的男人可是被杀死了啊!”

  “如果连那个人渣都是祭品,那么同样犯下罪行的尼古拉丝就其实也是祭品的一部分,而施术者……就是说出傲慢之词间接导致仪式完成的我才对啊!”

  伊斯向前一步,揪住乌尔达的领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所以尼古拉丝,他是为了告诉我拯救Site-12的真正方法!”

  “什、什么……”

  “尼古拉丝杀死了自己,从而让仪式的结尾正常执行,但是这并不能让你动摇——我们消灭罪行的一系列行动反而成了你的助力,真是可笑!”

  “那么为什么尼古拉丝要让仪式的尾巴正常执行?”

  “难、难道!”

  “没错,这样一来邪神埋下的锚点就没有被完全摧毁!邪神就不需要将自身的气息扩散到整个Site-12地区以求得未来降临的可能!”

  “该死的家伙!”

  “住口!”伊斯猛地将头凑近,他的眼中乘满着怒火:

  “那个男人,为了一群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们终结了自己的生命,你我这种为了复仇而行动的人渣没资格侮辱他!”

  乌尔达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冷静了下来,他冷笑着说道:“那又怎样?这只是杯水车薪,七宗罪的仪式有着自身的平衡,从色欲到傲慢,能量逐渐增强……但是这个平衡已经被打破,邪神注定无法降临!邪神气息吞噬Site-12,人类得到救济的可能性不会被抹除!”

  伊斯不置可否,他转过身体,看向Site-12地区的郊区。

  “看着那里吧。”他淡淡地说道。

  乌尔达下意识将目光转向了那一侧,他认出那是通往Area-12的方向。

  夜晚的黑暗愈发深沉,有什么光明的东西被渐渐遮住。

  ——月食。

  突然,遥远的天边闪亮出橘红色的光斑,一点点扩大,变得更加耀眼。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喊出来吗?”伊斯突然问道。

  乌尔达没有回答,他眯起了眼睛。

  那光明在一瞬间吞噬了整个世界!

  乌尔达的表情凝固了。

  那是核爆,近四吨重的氢弹爆炸。

  ……大部分的Area都拥有极端保险(fail-safe)措施,诸如内置核弹头。

  伊斯的声音盖过了遥远的天边氢弹爆炸的声响:

  “仪式本身要规避象征着善与美的环境,否则会导致仪式指向偏移——她是这么说的。然后是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避开早上,甚至连月光都要尽可能的避开?”

  “答案很简单,因为月亮反射的太阳光会干扰仪式。”

  “但有一件事值得关注——”

  ……耀眼的阳光孕育万物,滋养了无数生灵,人类敬畏太阳,这既是感恩也是崇拜。所以伊斯无论怎样都止不住地怀疑人类对太阳的信仰会不会造又就出一尊邪神。

  ……不,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只是祂们都被太阳自身给烧死了。

  “——太阳本身并没有任何神秘学指向,因为祂们都被烧死了。”

  “所以对于太阳的规避,应该其实是在规避太阳光所指的神秘学意义。”

  “就这个意义上,你想到了些什么?”伊斯一笑,笑容中没有任何笑意。

  乌尔达呆呆地看着氢弹爆炸的场景,瘫坐在地上。

  ……

  拾梦从黑暗中苏醒,她走到床边,映入眼帘的是巨大而雄伟的蘑菇云,哪怕在数十里之外依然可见。

  ——事情已经解决了。

  她仿佛听见伊斯这样自信地说道,就像一直以来的一样。

  拾梦淡淡地露出了微笑。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