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模因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191 2019.04.24 14:00

  每一个城市里都有一座巨型超市。

  它们藏身在城市最繁华的市中心,日日夜夜灯红酒绿,无数的小商贩聚集在超市内部的分区里,无数市民在这里交汇。

  这座庞然大物将来来往往的客户吞没,然后当他们走出时,谁也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

  罪恶总能隐藏在繁华中,当离散在人群中的市民走出超市,没有人能证明他们是否还是自己。

  或许是,或许不是。

  而到了晚上……

  呆滞木然的无面服装人偶、被刨开一半向外刺着血肉的死鱼、浑浊冒泡的废弃油……这座巨型超市就只剩下这些了。

  没有灯光,没有声音,没有活人。

  一切都沉在死寂中。

  然后在这片死寂之中又衍生出了别的东西。

  那是一个人类排骨大小的异形。

  淡淡的白雾飘散在它的表面,似乎浮现着一张张痛苦嚎叫的鬼脸。裹尸布一般的皮层微微焦黄,仿佛浇着一层尸油。不可名状的血肉被莫名的角质多触手状物覆盖,扭曲成一段段蜈蚣,恶心的突起暴露在外。一丝丝血浆色液体混着烂肉上流出的脂肪油色拉出不可名状的丝,仿佛贯穿空间,在血肉间跳跃扭曲。异质而邪恶,扭曲而癫狂。

  虚空中突然生出一抹红色,红色连接着不可名状的黄色,黄色的终点被黑暗吞没……红色裂开一个弧度,只在终点有所链接,然后一道道不连续的白色出现,就像一道道墓碑,森然而冰冷。白色向人类排骨大小的异形靠近。

  吱——!

  血浆色液体混着乳白色喷出,那血肉已然撕裂,无数不可名状的触手状物缠绕攀附着森冷的墓碑……

  紫色而冰冷的光在黑暗中闪烁……

  ……

  夜晚,狂风卷席着乌云,不时有雷电闪烁,然后暴雨倾泻而下。

  繁杂的雨滴击打在门前的台阶上,嘈杂的声音却并不让人觉得坏。许久,雨渐渐小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在最后一声响雷之后终结。

  超市的大厅重新归于死寂,那黑暗仿佛更加浓烈,就像有什么不可名状之物在滋生。阴冷从低处蔓延。

  滴——

  滴——

  滴——

  房顶的滴水声在滋生着恐惧。

  厕所的灯不知什么时候亮起,闪烁着摇曳的光。

  然后浓重的呼吸声混着动物撕咬脂肪的撕裂声在房间里响起。

  有什么东西在无声之间爆开。

  吱——!

  伊斯又咬了一口鸡肉卷。

  味道真不错。

  大半夜还带着深色黑边墨镜的伊斯眯起眼睛,全然不顾旁边欲言又止的拾梦。

  “那个,伊斯……”

  “怎么了?”伊斯咽下一口被咬碎的鸡肉,转头问道。

  “你真的能看到吗?带着墨镜。”拾梦的声音略带纠结。

  “安心吧。”伊斯又眯着眼睛小咬了一口,他调笑着说道:“即使是这样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不,我并不是在说这个……我并不是战斗人员所以可能不太清楚。但带着墨镜真的不会影响你的反应力吗?”

  伊斯笑着摇摇头:“我的身体已经不完全属于人类。”

  “伊斯……”

  “没关系,这是我的选择。这一点,史丹利先生在一开始就告诉了我,是我要走上这条路的。从一开始我就不曾迷茫,我是为了杀死所有邪神才站在这里的。”

  拾梦沉默不语。

  伊斯看了一眼拾梦,笑着补充道:“当然这也并不是没有好处的,比如……再也不用担心出现黑眼圈了?”

  拾梦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玩笑了,玩笑了。”伊斯笑着摆摆手,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其实有黑眼圈的你也很可爱。”

  拾梦默默举起了拳头。

  “咳咳。”伊斯干咳两声,表情严肃转移了话题:“拾梦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毫无疑问是模因危害。”拾梦没有追究伊斯转移话题的行为,她严肃地回答。

  模因和反模因是基金会最大的敌人。一种最简单的模因是“请在七天内转送出这封信,否则你将面临不幸”。

  模因就像是病毒,它会感染第一个接触者,改变其行为逻辑(转寄信等),然后增殖(第二个人收到信并传递给下一个)。

  它就像尘螨,无声无息地附在人类的皮肤上,钻进身体,影响灵魂。

  《午夜凶铃》的录音带、《湮灭》的X地区都在一定程度上属于模因危机,不过前者并非精神感染,而后者是通过物理传播。

  所以它们的威胁性远低于模因危机,至少它们不具有影响全世界的潜力。

  基金会最近的一次模因系收容物的收容失效直接导致了邪神的大规模苏醒与诞生,并且祂们还一直活跃至今。

  而二十一世纪最著名的模因收容失效则直接导致了东方的某个国家人均白发控的结果。

  有人甚至认为疫医口中的“你们都病了”事实上是代表着一种人类普遍被感染的模因。

  错的不是疫医,而是全人类。那些我们认为正确的,其实都是来源于模因的干扰,一种弥漫到全世界,借由黑死病进入我们基因的模因感染……疫医的崇拜者们大都是这样认为的。

  当然,这并没有受到基金会普遍观点的认同。但毫无疑问,模因危机足以毁灭人类。

  但这并不代表人类在模因危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SCP基金会发明了反模因训练课程,使普通人在短时间内具备模因武器抗性成为可能。

  而事实上,由O5议会决定,这类训练的基础早在幼儿园时期就被灌输给了一般人类。

  而基金会的正式成员也必须通过这项训练。

  伊斯也是用“没有通过训练不能参加行动”这一理由拒绝了小敏参加这一次任务的要求。

  “不不不,你的推断没有意义,你的工作只能是为我提供推理依据。”

  拾梦表情有些恼怒,她只是一个工具人?

  伊斯幽默地摇摇头:“不是我不相信你……你知道的,就像祭天得找程序员,开除必须是临时工,在基金会,背锅要由专人负责。”

  也就是我,伊斯在心里补充道。

  两人相视一笑。

  误会解除,伊斯摘下眼镜,露出锋利而冰冷的双眼:

  “所以呢?让你产生那种判断的依据呢?”

  这一次行动伊斯和拾梦率队兵分两路,伊斯坐镇可疑地区,也就是这座巨型超市,而拾梦带着奥斯等外勤特工外出收集信息。

  也就是说,伊斯在只知道发生疑似模因危机的报告的前提下空坐在这里直到晚上十点半。

  直到十分钟前拾梦到达,并给他带了一份夜宵。

  可惜没有可乐,伊斯在心中撇撇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