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黑███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3003 2019.07.20 13:28

  ……

  伊斯猛地睁开双眼,身体在一瞬间扭向一个方向,双眼冰冷而锋利,他伸出挺直的右手,手指指向一片空白之处:

  “是你在窥视我吧?!艾莉丝!!”

  雷电大作!激荡的闪电将他的背后染成冰蓝色!

  然而……

  什么也没有发生……

  伊斯干咳着试图蒙混过关。

  “跟我想象的一样,艾莉丝没有回应我。”

  “……”

  尴尬的沉默。

  Bright扯起一个虚假但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伊斯一本正经地竖起一根手指,开口说道:

  “我们渴望着回归,艾莉丝知道这一点。但我们不知道艾莉丝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做出这一切——无论是能力上还是理由上。”

  Bright静静地看着伊斯,什么也没说。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艾莉丝不可能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她的主场,她只要保持神秘,我们就会自我毁灭——”他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事实或许也却会如此。”

  “你是指自己病急乱投药的瞎指一气?”Bright吐槽道。

  “不,我觉得这是有理有据的试探。”

  Bright摊摊手,表示随你怎么说我就笑笑不说话。

  “总而言之——!”伊斯用力地地咬着这四个字,他微微偏过身子,然后压低了帽檐,抖了抖粘满水的绒毛:“先找个地方避雨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在大雨底下推理。”伊斯抱怨了自己一句,然后朝着街道的一角走去。

  “——我们到底该怎么做?”Bright叹了一口气,没有动。

  “逃离这里?”

  “逃离这里。”

  伊斯停下了脚步:“你知道吗?现实中是不存在时停推理这种东西的。”

  “所以呢?”

  他扭过头,露出一丝微笑:“你觉得为什么明明警局近在咫尺却始终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你是说?”Bright一挑眉。

  “这同样是一次试探——去会会本土势力吧。”伊斯扭头走去,头顶的绅士帽滴着水珠。

  “我讨厌雨天——”Bright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喃喃道。

  我也一样——

  伊斯想着。

  雷声再度响起,暴雨倾泻而下,淡淡的寒意从小腿窜入,又热又湿又冷又烦躁。

  无论在哪里,这倒霉的天气为什么总是一模一样!

  伊斯突然有些想念在另一个世界的优厚的调查环境……还有他诚实的下属们。

  ——还有二五仔,我也最讨厌了。

  伊斯在心底补充。

  ……

  拾梦并不聪明。

  至少在推理方面,她没有这个才能。

  至少拾梦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在大多时候,拾梦只能呆呆地看着那个男人旁若无人的来回徘徊,将思维升华到无法企及的异星。

  但有些时候,即使是她也能发现某些异常。

  ——不,正因为是她,才会看得出来。

  因为那个外勤小队的队长从来都没有防范过她。

  拾梦的右手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一张木桌的桌面,上面有着不知被哪个调皮鬼涂上的黑色涂鸦。

  这是一个有着一张张并排的桌椅的房间,桌椅的正前方是一个铁台和一张黑板,很大的黑板。

  清凉的风从窗户里吹进,却无法消除拾梦的烦闷。

  她一直相信着伊斯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

  就像那个脸上写满了无敌,被戏称为“蕉太狼”的男人一样。

  但这一次有些不同。

  现实或许和那个队长计划中的有些不一样。

  伊斯昏了过去。

  昏迷的人能做什么呢?

  所以这份重担将完全由拾梦承担,不仅仅是“防守”的,还有“进攻”的,那个本该属于伊斯的进攻任务。

  而现在,拾梦在等一个人,一个或许能揭示全部真相的人。

  她并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来见她,因为与他有过隐秘约定的是伊斯,是那个昏迷着的人。

  而这一次的见面也没有任何的事前安排。

  她只是相信被伊斯信任着的盟友一定能看懂她的举动。

  拾梦深吸一口气,她盯着眼前的黑板,试图让自己更加冷静。

  不经意间,她再次回想起了曾经与伊斯的一段交流。

  ……

  “尼古拉丝的确在昨天上午秘密造访过麦克斯先生所属的医院,然后在大约二十多分钟后离开。

  在这二十多分钟中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呆在麦克斯先生的办公室里,并设法避过装扮成病患巡逻的外勤特工和一般的医护人员。

  似乎是最终确认了麦克斯先生并不是有事临时离开办公室,尼古拉丝很失落地离开了医院,然后在离去的路上他正好碰到了某个黑发红瞳的小姑娘。

  外勤小队成员仍在调查尼古拉丝进入医院的方法和他的目的。

  然后今天早上,麦克斯医生汇报说在上班的路上他遇见了尼古拉丝。

  虽然麦克斯医生表现出了十足的警惕和愧疚(二五仔加成),但尼古拉丝还是对他和以前一样友好。

  尼古拉丝向他道歉,说在这么多年来都隐瞒了麦克斯医生自己其实是潜伏在猩红福音会内部的间谍。

  麦克斯医生回以愧疚地道歉,并向他鞠躬。

  尼古拉丝却避过身,并笑着表示麦克斯医生出卖他的举动其实也是他诱导的结果,他并不生气,并且为自己利用朋友的行为感到抱歉,所以麦克斯医生无需愧疚,也不用警惕他会报复。

  然后他又提到他真正所属的组织与基金会实际上亦敌亦友。

  当麦克斯医生向他询问尼古拉丝到底在为什么组织效力时。尼古拉丝只是神秘一笑,留下一句:论潜伏和调查,我们才是最专业的。

  当麦克斯医生询问(拾梦认为可能是他可能是在质问)尼古拉丝为什么要针对猩红之手时(伊斯皱了皱眉头),他只是若有所指的指出因为祂来自“机械最大的敌人”。

  离别时,尼古拉丝说他很高兴交到麦克斯医生这个朋友,麦克斯医生也有些尴尬地感谢着尼古拉丝救了自己的女儿。

  在留下“伊斯或许可以相信,但一定小心基金会”的忠告后,尼古拉丝化作黑烟消失了。”

  ……

  在乌尔达事件的当天早晨,拾梦向伊斯汇报了来自麦克斯医生的,有关尼古拉丝的情报。

  “所以……关于七宗罪我们什么也没调查出来?”

  队长静静地听完了所有的汇报,什么也没说,将话题主动转移到了另一边。

  这并不是正常的举动。

  那个喜欢炫耀的家伙应该会在她面前来至少一段推理。

  但是他没有。

  拾梦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但她什么也没有问,因为她知道伊斯有着自己的想法。

  她只是心怀困惑,等待着伊斯能够说给她听的那一天,就像一直以来一样。

  而这份困惑一直延续到了乌尔达事件结束。

  直到伊斯在说明乌尔达事件的收容解决方案时对她说了一句谎言:

  “……仪式被氢弹爆炸形成的类太阳光电磁波直接抹除,邪神的窗口在一瞬间被直接关闭!乌尔达追求的邪神气息根本就没有弥漫的时间!只有少量邪神气息能够从傲慢之罪的仪式地点扩散……”

  这句话足以骗倒任何调查员,但却无法蒙蔽拾梦。

  因为她是神秘学大师,站在这一座金字塔的巅峰。

  伊斯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是在故意说谎。

  拾梦很清楚,他在暗示些什么。

  乌尔达的目的是利用关闭仪式时溢出的邪神气息将人性之罪拖入异度空间,而同样是破坏仪式,伊斯所做的其实本质上与他没有任何不同。

  在神秘学中,一点点细微的偏移或许会改变仪式的指向,但任何一种干扰方式所带来的结果都会包含有仪式的废弃。

  所谓的仪式指向转移实际上也包含着原本的仪式的关闭废弃。

  所以伊斯的做法与乌尔达的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但有一点不同。

  有那么一个男人曾经也在相同的地方(兰斯洛特学院天台)做过类似的事(召唤邪神),而在事件成功解决后也没有造成邪神气息的大量逸散。

  同样是邪神,同样是仪式关闭,同样的关联者。

  不同的是伊斯在为他隐瞒。

  所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伊斯在布局。

  ——他在计划着什么。

  ……

  拾梦,你不觉得这真的太巧合了吗?索托斯先生腹中的鬼脸污染了祭品,邪教徒不得不更换祭品将事情搞大,就在这时我杀死了尼古拉丝,然后他从邪神的肚子里钻出,就像索托斯先生肚子里的那个一样……抱歉,或许是尼古拉丝死前的那个笑容太过诡异,我实在无法把这一切当作只是一个可笑的巧合。

  ……

  ——这是伊斯布局的开始,或许是一个很早的开始。

  ……

  您就好好休息吧,安心,外勤小队就交给我吧。

  ……

  ——这是“大戏”开幕前拾梦的承诺。

  伊斯一直在困惑着为什么近年来的收容物越来越多。

  可他从来都不喜欢坐以待毙。

  拾梦早已明白。

  这是属于伊斯的反击!

  敲门声响起。

  肩头的60厘米布娃娃警觉地直起了身。

  拾梦轻轻地抚摸着布娃娃的小脑袋。

  “请进。”她顿了顿:“尼古拉丝先生。”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