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生███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612 2019.04.03 11:31

  冰冷的银色墙壁特露出高科技感,仿佛人造太阳一般的冷光灯将影子完全照亮,扭动着的机械手臂或放出激光,或喷洒药剂,或进行冷冻。

  基金会特勤小队成员在此进行着情报的汇总和分析。

  房间的尽头,那本该为房门却被机械臂组成的洪流所覆盖的地方响起机器启动特有的“咔咔”声。

  伊斯从金属的洪流中走出。

  “早上好,史丹利先生,小敏也让我代她向您问好。昨天的生日宴会感谢您的出席。”

  “早上好,伊斯。小敏能感到开心就是我的荣幸。”

  “早上好,奥斯。今天恐怕又是一个只属于工作狂的日子。”

  “早上好,先生。我们哪天不是这样吗?”

  两人相视而笑。

  与其他特工短暂寒暄后,伊斯继续前进,转过一个拐角,他在一个独立的办公区停下了脚步。

  “早上好,拾梦。你今天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早上好,伊斯。如果你指的是我穿着和上次相同款式的衣服的话,那的确如此。”

  伊斯苦笑,看着拾梦精致的小脸上被粉底掩盖的黑眼圈,伊斯就知道他之前的命令让拾梦整整两天没睡好。

  拾梦不是小气的女孩,但一旦涉及到容貌,没有女孩不会生出怨气。

  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尽心尽力地完成了任务。拾梦就是这样的人,一直这样。

  “那个,关于之前的那两个指令,我很抱歉。但基金会就是这样啊。”伊斯讪笑着道歉。

  拾梦一脸生无所恋,脱力般地趴在桌子上:“我能明白的了。但我已经不是那些18岁的小女孩了,再也没有那种不用护理还能完好无损的肌肤了……女孩子的皮肤,一天没睡好就是灾难,如果哪天没涂护肤霜就再也无法弥补了呜呜呜!”

  女孩子都是这么脆弱的吗?还有你才19岁呢。伊斯强忍着吐槽拾梦地欲望,他控制着面部表情不变,尽可能不露出了“那我可还真是抱歉啊”的古怪表情,微笑着,伊斯下达了命令:

  “拾梦,关于之前的调查,我还有些话要问你。”

  “好的,伊斯。”拾梦一下子严肃起来。

  他们穿过一条被黑暗淹没的走廊,在左手边第三间房间前停了下来。

  伊斯伸出手,食指按在银灰色钢铁大门的中心位置,“咔嚓”一声后,他推门进入房间,坐在了面对门的那一侧的特殊材质长凳上。拾梦紧随其后,坐在了伊斯对面,两人隔着铺有浅棕色垫子的银灰色长桌相望。

  伊斯勾起食指,轻轻敲击桌面,电脑运行的低蜂鸣声响起,摄像机和录音器自动启动,短暂的开机音乐后,整个房间改变了颜色,银色的墙壁变得如星空般深邃。

  伊斯长按桌面,site-12外勤小队通用云盘自动运行,他拖拽文件夹,将最近的档案导入电脑。低蜂鸣声再度响起,无数小型led转变形态,从墙壁电子屏放出的图像完美模拟了犯罪现场。

  伊斯轻敲桌面,一份报告展现在他们面前。这是有关麦克斯医生的女儿的那一份。

  “这份报告,你怎么看?”伊斯摘下墨镜,冰冷而深邃的眼睛扫视着眼前的电子报告,看完一遍后,他没有抬起头,就这样盯着屏幕问道。

  “伊莎贝拉小姐所展现的一切都非常合理,无论是没有明显邪教信仰,还是最近几个月的行动轨迹,这些都没有什么异常。”

  “那这一份呢?”伊斯不置可否,伸手指了指导出的另一份资料,这是兰斯洛特学院最近的动态。

  “同样没有什么异常。兰斯洛特学院的所作所为都符合我们对一般学校的认识。如您想象的一样,兰斯洛特学院高二年级的春游地点正是奥佩斯游乐园。”

  “那奥佩斯游乐园的动态呢?”伊斯不为所动。

  “已经可以确定发生了超常事件。哪怕只是偶然,像这样的特殊情况也应该会在基金会报备,但负责那一块的特工表示他从没有听说过相关传闻。不排除是邪教徒对队长您的诱导。”拾梦将特工证词拉拽到伊斯的屏幕前。

  伊斯点点头:“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这个奥佩斯游乐园都有深入调查的必要。”

  “我立即去安排。”

  “不。”伊斯摇摇头:“安排的事就交给奥斯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情报要探讨。”

  “对我昨天询问的那两名游乐园员工的调查情况如何?”

  “他们于今天上午8点确认死亡,腹部被刨开,两人分别缺失一部分胃。他们之前的履历清白,无明显邪教信仰。”

  “游乐园中的其他员工呢?”

  “全部失踪,生死不明。目前基金会正在搜寻中。”

  “心急了呢,那群邪教徒。”伊斯冷笑一声。

  “您的意思是?”拾梦不解。

  伊斯敲敲桌角,意味深长地提醒道:“今早死亡的那两个人可是曾经说过病发的游乐园员工已经包括有胃病患者了。”

  “我们可以想象,这帮邪教徒原本是通过特殊方法获取脏器,并且能保持被获取者存活。但由于某个原因他们不得不改变了方针……你还记得麦克斯医生提到过的那张鬼脸吗?”伊斯敲击桌面,屏幕上显示出麦克斯医生的照片。

  “您是说附着在索托斯先生盲肠上的那个?您的意思是那张鬼脸的存在迫使邪教徒杀死了索托斯先生?”

  “没错。”伊斯击掌表示赞同:“我之前犯了一个错误,我一直以为鬼脸是邪教徒的把戏。我一直在困惑着既然鬼脸存在,为什么索托斯先生的遗体中没有残留的邪神气息。麦克斯医生的表情可不像是在说谎。”

  “但如果鬼脸是索托斯先生自己的超凡力量,随着他的死亡完全消散,这就完全说得通了。这也可以解释麦克斯医生为什么会不肯说出真话,因为他其实是在报复索托斯先生。”

  “所以,拾梦……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改变方针。”敲击着桌面,伊斯轻轻地抛出问题。

  “第二个胃病患者……您是说他们之前的祭品失效了?”

  “很可能是被索托斯先生鬼脸的力量污染了……邪教徒原本的目的应该是索托斯先生的盲肠,但他们很显然不知道鬼脸的事……让我们想象一个画面,狞笑着的邪教徒将索托斯先生的盲肠丢进祭品堆,然后令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那本该属于邪神的祭品一下子长出了鬼脸!气急败坏的邪教徒残忍地杀死了索托斯先生,割下了他的小肠。祭品显然不能再用了,可是献祭邪神的日子一点点接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我们残忍的邪教徒该拿什么讨好他更加残忍的主子?”

  伊斯站起身子,弯着腰右手抚着下巴在房间里来回徘徊。

  “他们会不顾一切地收集祭品。”拾梦面色凝重。

  “没错!但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存在!患者身上携带着维持他们生命的邪神力量,如果是一个两个那还可以用患者希望维持自身健康来解释,基金会也不会过分关注;但如果这样的病例激增……基金会显然不可能放着这样异常现象不管。所以他们干脆将事情挑明,今天死去的两人是对我们的警告!他们不介意血流成河。很显然,游乐园的众人大概已经遭遇了不测,邪教徒死祭的祭品大概也快收集全了!”

  “我们应该怎么做!”

  “邪教徒已经将他们藏身的地点挑明了,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止游乐园一个集结点。”伊斯叹了口气。

  “难道说……”拾梦也想到了,她瞪大秀气的双眼,愤怒在她的小脸上一点点凝聚。

  “兰斯洛特学院。邪教徒将以整个学校作为人质逼迫我们就范。”伊斯脸色铁青,目光冰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