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开幕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205 2019.05.17 19:55

  嘀嗒——!

  弥漫的血腥味。

  嘀嗒——!

  扭曲而狂乱的阴影。

  嘀嗒——!

  肉体被撕裂,血液喷出溅在脸上,温热的感觉混着腥臭味钻进大脑!

  嘀嗒——!

  美艳的女人摇曳着纤细的腰肢,不可名状的阴霾里传来扭曲的狂笑声。

  嘀嗒——!

  有肮脏而斑驳的怪异在滋生,窜进人类的眼珠里,浸染更本质的东西。

  然后,渐渐的发生了改变……

  一切都在改变……

  ……在扭曲,在变形,在旋转,在畸变在膨胀在放纵在不可名状化!

  嘀嗒——!

  嘀嗒——!

  嘀嗒——!

  麦克斯医生剧烈地喘息着,他猛地昂起头,混着血丝的双眼犹如狂躁的野兽。

  然而只有麦克斯医生自己知道,他脆弱得像绝望嘶吼着的的幼兽。

  他喘息着,右手紧紧地抓住了大腿。

  嘀嗒——!

  他猛地转过头,破旧的木窗边沿渗着水!

  他终于从噩梦中苏醒了。

  麦克斯医生摇摇头,然后对软弱的自己嗤笑一声。

  他回想着和睦的家庭关系,上了大学的儿子们,还有些调皮但不失端庄的女儿和相伴已久却爱恋如初的妻子。那些美好的东西渐渐让他忘却了心头的阴霾。

  有些东西永远忘不了,它们铭刻在灵魂中,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但这世界上一定存在着什么让我们必须战胜恐惧的存在,哪怕我们并没有找到。

  就像尽管我们从来也无法回答“我是谁?”,却也绝对不会放弃生命,任何人的生命。

  麦克斯医生这样告诫自己。

  思考间,他的手机铃声响起,那是急促的铃声,似乎要抓住人的心脏。

  麦克斯医生从兜里拿出手机,然后他就皱起了眉头。

  ——“伊斯”。

  他叹了一口气,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

  “请您尽快赶往Site-12的边缘地区与奥斯会和,具体的地点奥斯在不久后会发送位置给您。”冷酷而理智的声音传来,那孩子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这可不像是“请”该有的口吻啊。

  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那个倒霉孩子从来不懂客气这种事。

  麦克斯医生苦笑着应允了下来。

  电话在下一刻被挂断,看起来电话的主人心情不是那么舒畅。

  麦克斯医生又叹了一口气,他已经老了,就像他以前说过的那样,二十多年了啊,十年又十年,他早就已经不是那个雄心勃勃的小伙子。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掺和进任何特殊事件。

  如今的他只想陪着家人。平时就给伊莎贝拉做做饭,然后听自己的小女儿吐槽她没心没肺的好友,到了赛季就把三个儿子抓回来陪他灌啤酒看球赛,一起发脾气指责某某队伍一点也不争气,等到了节假日时,他就陪着不再青春的妻子一边聊着往事,一边笑骂着日常里的鸡毛蒜皮。

  这才是麦克斯医生想要的。

  不算丰富,但足够温馨。

  我已经老了啊……他感叹着。

  嘀嗒——!

  他转过头,有些迟缓地关紧了窗户。

  暴雨依旧淅沥沥地下着。

  ……

  拾梦盯着伊斯。

  这个外勤小队队长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眉头不展。

  拾梦知道,伊斯是真的遇上了难题。

  伊斯有着一个让人咬牙切齿的习惯,他明明早就想到了答案,却喜欢吊着别人的胃口,通过一次次的提醒来炫耀自己的推理。

  最开始拾梦觉得很生气,有种自己被利用的感觉,她可不愿意被当做炫耀功绩的工具人。

  可渐渐的,她发现伊斯并不是有意如此,在交谈中,他会不由自主的完善自己的推理。就像伊斯曾经说过的那样——

  “我在混乱的现场累计着证据的碎片,不过这些碎片还不明了,混杂着无关信息,就像放了一周的湿饼干,谁也看不清上面的霉,但大家都不敢尝尝看。然后我继续进行调查,积累着重要的证据,直到‘砰’地一下,我突然就灵光一闪,意识到自己已经得出了结论,看见了到达正确彼岸的未来。但这个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明白了什么,因为我只是凭着脑袋中混乱而模糊的画面办事,所以有些时候我的举动会显得疯狂而不理智——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要干些什么。可当我面对你,倾诉的欲望喷涌而出,当我反应过来时,完美的推理过程就已经说给你听了。所以我最好的朋友啊,请你一定不要嫌我烦,因为你就是我推理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拾梦很愿意做伊斯的助手,就像华生之于福尔摩斯。

  但她同样明白这个时候她什么也帮不到伊斯,因为伊斯的心中连最基本的猜想都没有形成。

  ——否则他就会像个狒狒一样来回徘徊了想到狒狒,拾梦开怀地笑了起来,直到伊斯向她投来“md阿库娅”地眼神她才红着脸蛋低下了头。

  要是在办公室里就好了。拾梦小脸红扑扑地想到。

  至少那样她可以为伊斯煮一杯最合他口味的咖啡。

  这是她身为伊斯的副队长做得最愉快的工作。

  ……

  为什么煮咖啡会成为最愉快的工作啊!

  拾梦在心里抱怨着某个队长将自己的工作堆给她的无良行为,又想到昨天才好不容易消掉地黑眼圈,拾梦气鼓鼓地嘟起了小嘴。

  不过……

  拾梦回想起了那个男人为了外勤小队所做出的一切。

  ……

  “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看我啊?”

  伊斯终于忍受不住身边银发女孩温暖的目光,于是他大声抱怨了起来:“是我又惹你了吗?”

  伊斯思考了一会儿,露出狭促地笑意:“对不起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拾梦即使有黑眼圈也很可爱。”

  伊斯就是这么觉得的,毕竟拾梦一直很在意自己的容貌,虽然伊斯觉得拾梦一直都充满魅力。

  出乎他意料的是,拾梦只是摇了摇头,然后——

  “谢谢你,一直以来都陪在我身边,保护着我们,从来没有向恶势力低头,谢谢你,总是身先士卒,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愿意背负起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谢谢你,拒绝掉机动特遣队的邀请,没有丢下外勤小队。伊斯,真的,辛苦了。”

  拾梦的语气很诚恳,不知道为什么触动了伊斯的心。

  伊斯有些错愕,他微微偏过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眼中有些酸涩。

  “说什么呢?”他嘟囔着,语气有些不耐烦:“干嘛这么认真……我只是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感谢什么的……丢下什么的……”

  伊斯嘟囔着扭头看向了车窗。

  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呢?他的眼眶有些发红,有些恼怒。

  我又在想些什么呢?伊斯有些困惑。

  真是莫名其妙,他想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