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芙蕾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460 2019.04.26 09:30

  芙蕾从睡梦中苏醒。

  她是一位淡紫色长发身材火爆的女士,目前正就职于莫里亚商城,是一名出色的总经理。

  现在,她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苏醒了。

  天还没有亮,芙蕾看了看手机。

  4:21。

  可她却没有了睡意。

  这不正常。芙蕾想到。

  她的名字是芙蕾.诺登斯,23岁。住在加利斯(Site-12管辖区域)别墅区一带,未婚。她在莫里亚商城服务。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8点才能回家。她不抽烟,酒仅止于浅尝。晚上11点睡,每天要睡足8个小时。睡前,她一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做20分钟的柔软操,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医生都说她很正常。

  所以芙蕾不觉得自己会失眠。

  于是她站起身来,任凭高档缝制的空调被滑落。

  或许她是被饿醒了。芙蕾这样判断。

  不知道为何,她的身上出了一层汗,但这并不是空调的温度过低,因为她觉得自己全身发冷。

  大概是血糖过低。芙蕾想到。

  身为商城经理,她的工作压力并不是很大,但关键这段时间——

  芙蕾想起了自己的莫名其妙产生的畏火症状,以及某个精神科医生的建议。

  或许自己应该申请一段假期……她有些自嘲地摇摇头。

  地位是自己争取来的,没有谁会怜悯不努力工作的人。

  虽然芙蕾自己也清楚她在短短三年就当上总经理可能与她的家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希望凭着关系继续高升,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而且她讨厌对人卑躬屈膝,讨好别人获得的地位只会让芙蕾恶心……尽管家人(表妹)告诉芙蕾这就是人之常情,这就是社会,但她还是不想那样。

  芙蕾只有努力……比谁都努力。

  人情只是块敲门砖,或许它能带来捷径,但这并不意味着非它不可。

  只要我能更努力……

  定定神丢掉不必要的杂念,芙蕾决定出去吃一点夜宵……一点点就好,她这个年龄……她这样的单身女性还是比较看重这一点。

  推开门,一股略显其妙的香气飘来,芙蕾的心跳一下子加快到了极点,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在睡前烹调过食物,而且这股气味也是她从来没有闻到过的。

  芙蕾蹑手蹑脚地返回房间拿出藏在床头柜里的防狼喷雾,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香气越来越浓烈,芙蕾无法分辨这是什么,但她却越来越警惕。

  穿过走廊,站在最后的拐角深处。芙蕾小心翼翼地伸出头窥视客厅中的情况。

  客厅中一片漆黑,只有少许的月光洒下照出了入侵者的侧颜。

  在她的高档沙发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男孩。

  男孩大概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瘦削,头上戴着一顶灰色兜帽,右手套着一副深黑色皮质手套,手套上几道幽蓝色的纹路闪着荧光。最引人注目的是,即使是在深夜,他仍然戴着一副深色黑墨镜。

  “你好,芙蕾.诺登斯小姐。”

  他突然开口说道,同时放下手中的杯子。

  芙蕾马上意识到香味是从他手中的杯子里传来的。

  “要来一杯吗?”芙蕾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男孩大概是在微笑吧?

  “咖啡哟。”清澈的声音中透着笑意。

  “你是谁?”芙蕾从拐角走出,威胁似的比了比手里的防狼喷雾:“请你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如果我乖乖离开你就不会报警吗?”

  “自然不会。”

  少年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我是你,我可不会这么鲁莽。”少年撇了一眼芙蕾手中的防狼喷雾,抿了一口咖啡,他戏谑着说道:“真正的入侵者可不会给你用这个玩具的机会。”

  他在“玩具”一词上加了重音,同时掀开自己衣服的一角,有个银色发亮的东西挂在内部夹层上。。

  芙蕾定神一看,心里凉了半截。她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购置更具有威胁性的武器,并对自己住在一个颁布了禁枪令却对其他地方的来客监管不到位的地区感到遗憾。

  那是一把枪,银色的外壳闪着寒光。

  “还有如果有必要的话……”少年思索了一下,然后他一本正经地笑着说道:“你可以叫我尼古拉丝。”

  ……

  伊斯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大概1米65左右,有着湿润的大眼睛,淡紫色披散至肩的长发,暴露着的雪白长腿在月光下闪着柔和的光,可爱精致的面容仿佛16、7岁的少女。除了隐约从睡衣间露出的雪白,怯生生的气质完全没有资料中显示出的女强人的感觉。

  虽然伊斯也能理解对方为什么会害怕……

  但这并不妨碍伊斯调侃她的心理,他阴沉地笑笑,用有些滑稽的语气说道:“我很恐怖请给我钱。”

  “你要多少钱?500万够吗?”

  伊斯沉默了,小姐你不懂被抢劫时要先压低自己的赎金吗?

  “如果不够,我可以联系一下银行,1000万迟一点就可以拿出来,请不要伤害我!”

  原来刚才就是压低后的结果吗!

  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思维!

  万恶的资本主义!

  伊斯甩甩头,抛开自己消极的想法,他还没有忘记自己信行动的目的。

  “玩笑而已,诺登斯小姐不必惊慌。”伊斯抬头一笑:“我找你是为了你患上的畏火疾病。”

  他在“疾病”上压了重音。

  “或许你不会相信,但那并不寻常。你的常识可能在与我的交谈中崩坏殆尽。”

  伊斯又抿了一口咖啡,示意芙蕾走近。

  芙蕾沉默了一会儿:“我想我已经能感受到几分不同寻常了。”

  “哦?是什么呢?你又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人迹象吗?”

  “你知道吗?”芙蕾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难言的知性,伊斯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到她是个统领了一个巨型超市的总经理:“我从不失眠。”

  “所以呢?”伊斯抿了一口咖啡,随口回道。

  “但我这个人非常的认床……所以,我想这里应该不是我的房间吧。”

  “你还有更充分的理由吗?”

  “我的空调被不是丝绵的,那种的吸汗透气功能不如蚕丝空调被。”

  伊斯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苦笑着摇摇头,低声说着类似于“本来对女性还是不忍心下狠手”这样的话。

  不等芙蕾有所反应,他拍了拍手。

  世界分崩离析,然后又重组成一个地铁车厢。

  芙蕾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眼前的一切超越了她的常识。她转过身体看向地铁的窗口,窗外大部分时间是漆黑一片,只有在某些时刻会闪烁一些不太美好的画面,那是她记忆中的一幕幕。那些场景闪烁着,然后从窗口剥离、消失,逸散的碎片穿过芙蕾的指尖,将车厢映照得如梦似幻。

  当她转过头来时,一个一个穿着绿色的斗篷的大胡子男人端着两杯咖啡放在了他们面前,一个双人圆桌凭空而现。看到芙蕾转过头,这个男人微笑着向他敬礼示意,然后一边后退,一边像燃烧的火焰自下而上逐渐消失。

  伊斯坐下,将头上的毡帽放在桌上,她小口地抿着咖啡。全然不顾芙蕾惊恐的眼神。

  犹豫了一下,芙蕾低声说道:“这里……是?”

  “梦境世界。”伊斯抬起头,轻笑着说道:“恭喜你的常识开始被我碾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