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生灵██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004 2019.04.04 17:02

  site-12外勤小队集结处中无数穿着白大褂和银色制服的特工行色匆匆,这座地下堡垒在其长官伊斯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后就全力运转起来。

  “奥斯,立即联络警察局隔离无关人群!”

  “是!”奥斯冲出集结处。

  “搜查科的各位,封锁一切相关信息!”

  “是!”“是!”“收到!”

  穿着银色制服的特工变装制服,陆续离开,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敲击屏幕,尽可能封锁网络消息。

  “史丹利先生,请您联络site-12主管,呼叫机动特遣队作业人员协助。我们可能还会需要收容小组和战术反应小组的行动,叫他们做好准备。”

  “好的,伊斯。”

  机动特遣队是专业单位,由从基金会中抽调的老练外勤人员组成。这些特遣队被派遣处理特定性质的威胁,与外勤特工小队不同,他们有重武装战斗单位来确保某一性质的敌对异常个体。

  收容小组负责确认并收容收容物和邪神,一旦有高危物出现,外勤特工就需要呼叫他们执行任务。

  而战术反应小组类似SWAT小队,他们负责掩护收容小组;他们有更高级的防弹衣和更多武器以及工具来处理严重事故。

  “您觉得会那里发生邪神降临吗?”背后传来拾梦软糯的声音。

  伊斯没有回头,他微微额首表示认同:“学校那种人流量密集的地方,无论是活祭还是血祭都足以唤醒邪神,甚至造就出收容物,必须提前做好防范工作。”

  伊斯压了压帽子,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黑色手套戴上,最后他摸了摸藏在上一内衬口袋里的银白色小手枪。

  “走吧拾梦,我们去麦克斯医生的医院看看。”

  他徒步走出集结处,拾梦随步跟上。

  ………………

  伊斯贝拉小姐最近有些苦恼,她亲爱的父亲西蒙.麦克斯医生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精神痛苦、日益消瘦。

  伊莎贝拉想要探究原因,可父亲却总是避而不谈,对家里人遮遮掩掩。

  父亲一直很关爱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也想为他做些什么,只可惜时至如今这位并不聪明的大小姐仍然没有任何头绪。

  苦恼间,朋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贝拉,一起去天台吃午饭吧。”

  伊莎贝拉伸出右手拨开耳边的棕色长发,笑着对朋友的提议表示赞同。

  两人拿好从附近餐厅打包来的饭菜,有说有笑地走上楼梯,向天台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越靠近天台,就越能感受到一种奇妙的气味,像是混着铁锈味的熏衣草香,虽然怪异,但却不坏。

  伊莎贝拉与好友谈论着这股香味,猜想是不是有男同学在准备向心上人告白的花海,又或者是料理社是不是又在开发新式餐点。这些那些的八卦话题让她们欢笑出声。走着走着,她们来到了楼梯的尽头,香味变得愈发浓郁,与此相对的是天台大门却不知被什么人给锁上了。

  大概是有人在天台上做些什么吧,还是不要打扰他们比较好。伊莎贝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朋友。

  “伊莉丝,我觉得里面或许有人在做重要的事。你知道的,我的预感一向很准……我们还是回去吧,无故打扰别人可不是淑女该做的。”

  但朋友却持不同看法。

  “天台又不是一个人的。”朋友不服气的狡辩道,然后她狡黠一笑,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还好我早有准备……让我看看里面到底在弄什么。”

  伊莎贝拉争不过好友,只好看着朋友拿着钥匙打开了锁。

  天台的大门被推开了,朋友笑嘻嘻地向前方看去,然而下一瞬她就不由得感叹一声,呆在原地。伊莎贝拉有些歉意的从朋友身后探出头,她想着要是打扰到了别人的活动一定要向他道歉。然后见多识广的棕发大小姐也呆在了原地。

  在天台的水泥地上,深蓝偏紫的纹路肆意地张扬着,三角、椭圆、矩形交织杂乱在一起,扭曲着的星象与巨龙纹、羊角纹和众多歪曲着的楔形文字杂合在一起然后被巨大的圆包裹。整个图像狂乱而邪意却透露着扭曲的诡异美感。

  在这奔放的诡异图像上站着一个深棕色肤色的白发英俊男子。

  男人有着刀削一般的坚毅面容,灰色的眼睛深邃而温柔,就像看向迷途羔羊的神父。

  看见两位少女的到来,男人先是一愣,然后温润地笑了起来,露出一副洁白光润的大白牙。

  朋友欢呼一声,跑到男人面前大呼小叫地赞叹男人作品的鬼斧神工。男人也爽朗一笑,大大方方地向朋友展示自己的杰作。一切是那么和睦,只有伊莎贝拉觉得背后一凉。

  ………………

  城市的边角的一座破旧的医院里,麦克斯医生坐在一间门诊室中。

  天阴沉起来,随着一身雷响,大雨倾泻而下,即使开着窗户,房间里依旧沉闷,淅淅哗哗的噪声吵得人心烦。

  轰隆隆——!

  麦克斯医生皱着眉头,压抑住内心躁动的黑色情绪,他一向讨厌湿漉漉的天气,在某个该死的梦境里遇见某个倒霉孩子之后就更是如此。

  滴答、滴答——

  叹了口气,麦克斯医生站起身子准备关上窗户。

  吱呀——

  破旧的木门发出腐朽的声音。

  麦克斯医生眼皮跳了跳,他总觉得眼前的一切有种该死的熟悉感。

  但他还是立即做回座位,拼命挤出一个生硬的职业微笑。

  然后他的微笑在下一秒就凝固在脸上。

  一个年龄大概十六、七岁的黑发少年微笑着走进了房间。

  他大概一米七的身高,身材瘦削,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军帽,披着银色制服,右手套着一副深黑色皮质手套。他戴着一副深色黑墨镜,脸上露着人畜无害的温润笑容,整个人体面而温和。虽然麦克斯医生知道以上这些全是该死的伪装,谁相信谁见鬼!

  “早上好啊,麦克斯医生。”

  伊斯微笑着挥手示好。

  不,我一点也不好。

  麦克斯医生在心里咆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