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紫夜███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617 2019.06.19 20:08

  清凉的夜,孤独的星。

  一个身高一米九左右的怪人静静地踩在一根避雷针上。

  他身被15~16世纪欧洲传统的“黑死病医生”装束,脸上压着一副鸟嘴面具,粗皮革衣,陶制面具。鸟嘴面具的窟窿中露出人类的眼睛,那白生生的眼白就像凝固的树胶,呆愣愣的不含任何生机。

  月光洒下,寒风拉起他的衣摆。

  怪人转过了头。

  一个黝黑皮肤苍白头发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

  死寂般的沉默。

  “你的病……加重了。”沙哑阴沉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

  男人爽朗地笑着,露出一副大白牙。

  “不对……你成了……病原体。”

  “是抗体。”男人咬着这几个字。

  怪人没有说话,他安静地伸出了右手。

  ……

  拾梦关闭了头顶的日光灯,她揉了揉眼睛,眼前的台灯发着柔和的白光。

  然后这个19岁的女孩拿出一面画着一只黄色小猫的镜子,她对着镜子观察着自己的眼睛周围,好一会儿才安心地放下了镜子。

  老史丹利忍不住笑了起来。

  拾梦瞪了他一眼。

  “抱歉抱歉。”老史丹利摆摆手,忍住笑意:“你啊,也没必要这么在意……即使是光从体质上来说,你也远超了一般人类,一天不睡觉完全没关系。”

  “我知道。”拾梦瞪着他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是伊斯的错。”

  “是是。”

  “还有哪里有劝自己的学生不睡觉的老师啊!”

  “是是。”

  老史丹利安心地笑了起来,他直起身,侧着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怀表。

  银色的怀表被捆在了右手腕内侧,即使有细心保养的痕迹,但毕竟是便宜货,边框已经发白,还留着细微的擦痕。

  老史丹利下意识地摩挲着怀表,然后翻开了表盖。

  21:37。

  “那我就先回去了。”

  “您走好。”拾梦没有抬起头。

  老史丹利是就乌尔达事件的后续进行汇报。

  那个一手策划了今年最恶劣恐怖行动的男人被关进了监狱,鉴于他此前做出的贡献和基金会做过的某些不可明说的亏心事,基金会并没有下达将他列入研究列表的命令。

  老史丹利的工作已经完成,可拾梦的还没有。

  她或许是外勤小队中最忙碌的人。

  “副队,为什么要这样忙碌呢?”坐在隔壁办公桌上的奥斯早就整理好了自己的随身物品,在等着老史丹利先生一起离开。

  为什么呢?拾梦想着。

  “或许是一种惯性吧?”拾梦拉着自己的银色的长发,坐在肩上的60cm昏昏欲睡。

  “惯性?”那个苍白皮肤的青年眼睛中闪烁着困惑,不知道为什么,拾梦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不符合年龄的沧桑。

  ——就像史丹利先生和Site-12主任一样,他就像是在提点着后辈。

  拾梦甩开无端的思想,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轻轻地回答道:

  “我从一开始就被伊斯托付了这些工作。”

  “嗯,作为伊斯暴打Area-12的处罚。”老史丹利饶有趣味地调侃道。

  “虽然我总觉得其实是在处罚我就是了……真是莫名其妙。”拾梦双手抱胸,有些不忿,肩上的布娃娃迷迷糊糊地抓紧了她银色的头发。

  三人相视一笑。

  “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也习惯了黑眼圈?”

  “史丹利先生!”

  “抱歉抱歉。”苍老的老师微笑着道歉。

  “真是的……都怪伊斯,这个梗怎么就传得这么广啊!”拾梦不甘心地咬着嘴唇。

  “先生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奥斯不知为什么感叹道。

  “这也说明他亲近你啊。”老史丹利淘气地眨眨眼睛:“那孩子从五年前开始一直都对外人抱有很强的警惕心。”

  说道五年前,三人陷入了沉默。

  “说实话队长这样子已经很好了,两年前刚见面时他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得呢。”奥斯耸耸肩,故意打破了平静。

  “那得是因为你不肯说出自己的来历,他把你当成潜入的邪教徒了。”老史丹利瞪了他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算了,有些事也没办法说出来,大家都一样。”

  奥斯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相当苦涩。

  拾梦有些怀疑,史丹利先生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但她并没有追问,两年来的出生如死足以说明一切。

  况且……

  ……我想要保护虚幻的美好。

  这是奥斯加入外勤小队的理由。

  拾梦无法忘记那个男人的眼中无法磨灭的坚定,他死死地盯着伊斯,然后——

  ——即使是当年那个冰冷而疯狂的伊斯也不得不认同了他的决心。

  “但这还不够。”老史丹利恨铁不成钢地继续说道:“这算什么?那个小鬼不舍得抛弃人渣D级成员,却对应该保护的多数一般人摆冷脸?要不是我逼他搞好自己的名声,他现在能成个什么样?冷脸死神?暴力警长?真是的!”

  “队长在变好。”

  “什么?”

  拾梦低着头,声音很小。

  “队长已经有所改变了。”她抬头盯着老史丹利的眼睛,然后微笑着继续说道:“他开始能够信任自己人,有时候也能好好露出微笑了,推理的时候也没有原来那么狂妄自大……”

  老史丹利和奥斯看着她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

  “那孩子也变得坦率了呢。”在黑夜中,奥斯走在前方,双手插着口袋。

  “是呢……和伊斯一样,他们都更加成熟了。”老史丹利安心地微笑着。

  “嘿!你这算什么话,炫耀自己的儿女?”奥斯突然转过身,微笑着锤了一下老史丹利的肩膀。

  “谁知道呢?”这个老人笑着耸耸肩,“就算是小拾梦也已经是副队长了。”他在副队长上压重了音。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孩子能比我的职位更高。”

  “她的资历更老?”老史丹利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两年前我好像比她早一个月入职。”

  “………………那就是她比你更优秀啰。”

  “你也真是的……”

  两人陷入了沉默,漆黑的月光下,清凉的空气有种说不出的清爽。

  “五年了啊……”奥斯突然感叹道。

  “五年了……”老史丹利叹了一口气,接着他又微笑了起来。

  伊斯的人生终于开始重新流动了。

  老史丹利至今还记得,在那一个夜晚,他站在阴影中盯着那个孩子流干了最后一滴泪。

  那孩子无声地坐在医院的阶梯上,任凭时针一点点的摇摆,阴影将他淹没。

  他就一直坐在那里。

  然后渐渐失去了体温。

  身体也越来越僵硬。

  意识一点点沉沦。

  连睁着的眼睛都慢慢闭上。

  而老史丹利躲在那个阴影中,背靠着墙壁一根又一根地吸着烟。

  氤氲的烟气弥漫在整个走廊。

  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去接触那个孩子。

  加入基金会真的是那孩子的父母愿意看到的吗?

  老史丹利不知道。

  他抽干了最后一根烟。

  然后从角落里走出。

  一点点地被月光照亮身体。

  最后他伸出一双苍老的手在那个孩子面前摇晃。

  于是那个孩子成了他最后的亲人,没有血缘的至亲。

  老史丹利微微压低了帽檐,不想让面前的老友看见脸上无法掩饰的高兴。

  直到那个相处长达数十年的朋友突然有些踌躇地开口说道:

  “那个布娃娃……”

  “怎么了?”

  “不……没什么。”奥斯叹了一口气。

  老史丹利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默默地分别。

  老人继续前进,他不自觉地轻轻摩挲着右手腕上的怀表。

  他走着走着,回想着几十年来的日日夜夜,回想着与老一辈外勤小队痛痛快快地并肩作战。

  一起冒险,一起抱怨上司,一起放声大笑,一起开宴会。

  他微笑着在别墅区的第七条大道左拐,那里有着他的家,养老的好地方。

  直到他看见了一个风韵犹存的身影。

  气质温柔、雍容尔雅。

  那钢铁般的老男人强壮的身躯颤抖了。

  他哽咽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