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守护者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112 2019.05.23 22:30

  小敏”啪嗒、啪嗒“地跑到了走道上。

  她捂着胸口,靠在医院冰冷的墙上,有些懊悔。

  小敏想要告诉伊斯的是,她是伊斯的人偶,理所当然应该陪伴在伊斯身旁为他战斗。

  而不是像这样呆呆地在办公室等着,直到听见他受伤的消息。

  但伊斯只是笑着敷衍着。

  这让她很不满。

  所以她露出小虎牙咬了上去。

  但却被伊斯笑着包容了。

  这让小敏有些伤心又有些开心。

  她希望伊斯能好好听她说话,就像对待一个对等的存在。

  但兄妹间没有顾虑的关系也是她憧憬的。

  小敏就是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告诉伊斯她很不满的。

  但伊斯明白吗?还是说他就像他表现出来的一样迷惑?

  小敏不知道。

  但她希望伊斯只是装作不明白。

  这样,伊斯就再也不能丢下她了。

  ……

  伊斯看着妹妹逃走的方向,他沉默了一会儿,用双手撑起了身体。

  他拿起床头柜子上放着的手机,点亮屏幕。

  19:47。

  已经不早了。

  他移开目光,看向窗外。

  繁华的城市已经沉在隐隐的黑暗中,夕阳的余晖洒在回家的人身上,将身边的高楼大厦染成它的颜色。

  伊斯呆呆地看着医院下一个被父母拉着手的小男孩。

  他似乎很高兴,一会儿蹦蹦跳跳,一会儿窜到妈妈的身后撒着娇。

  他一定很幸福吧。伊斯想到。

  ……没有其他事物能保护我们,我们必须保护我们自己。当其他人沐浴在阳光下时,我们要在黑暗中对抗它们,遏制它们,将它们隔离在其他人的视野之外,这样他们才能继续在世界普通而又正常的美好幻觉中生活……

  好——!

  伊斯拍拍脸颊,一下子站了起来。

  他看着那一家人渐渐远去,露出爽朗的笑容。

  那是连那双锋利的双眼也包含在内的真正的微笑。

  然后他转过身,披上黑色的外套,将灰色长帽压在头上,将最后一丝温情抛去,锋利的双眼闪烁着寒光。

  来吧乌尔达,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他想到,跨出了大门。

  ……

  乌尔达究竟想干什么?

  伊斯已经有了猜测。

  昏暗的天空被染成了彩色。

  离伊斯最近的一处天空呈现出淡淡的绿色。

  浅绿色象征着七宗罪中的暴怒。

  所以那里就是莫利亚商城,代表着暴怒的模因收容物就在那里。

  那里也是伊斯目的地。

  已经没有时间再等机动特遣队行动了,伊斯想着,虽然他的身体不足以支持他继续战斗。

  不仅仅因为伤病,伊斯还记得他之前的失控。

  如果再与邪神的仆从持续战斗就糟糕了呢……伊斯苦笑着。

  说不定失控后还会变成Bright的解刨素材之一呢,伊斯打趣着自己。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基金会对于内部成员还是比较有节操的。

  只要失控后变得不是那么funny,说真的要是吸引起几个高级研究员的兴趣那就糟透了。

  伊斯可不想被泡在福尔马林里,死了也不要。

  那么先立一个小目标吧,不要在解剖室中与Bright重逢吧。

  如果真的变成了不可名状的怪物,那家伙还指不定怎样嘲笑我啊。

  伊斯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笑着摇头。

  ——可怕吗?伊斯质问自己。

  明明只要把任务交给别人就不用冒这个风险了。

  ——很可怕呢,但不能不去。

  逃避的理由有一千一万个。

  但想做的理由只有一个。

  男人不能欺骗自己。

  真的男子汉就应该为了别人而变得更强。

  伊斯想起了那个小男孩,然后他又想起了自己,如果他的父母没有逝去自己会变得怎样呢?

  伊斯露出自嘲的微笑。

  大概会和小敏一起过上平淡的生活,每天应付着考试和作业,平时抱怨两句老师,然后在周末与好朋友一起出去玩?

  或者做个家里蹲,整天在网上愉悦?

  偶尔氪个几十单,然后因为又沉了而哀嚎?

  寂寞时就拿着吹箭长矛回力标,高喊“欧洲细作吃我一矛”?

  很有可能啊,不过那样也不错。

  伊斯笑着摇摇头。

  平凡的幸福也不错啊。

  但是现在——

  伊斯抬起头,紧紧地盯着眼前的高大建筑,自我保护部分解除的潜意识让伊斯能看到比常人更多的东西,那是诡异的黑雾,浓郁而肮脏的邪神气息,“ku-ku-ku”的不祥低语声。

  ——我是守护者。

  伊斯走进了莫利亚商城。

  ……

  吱呀——!

  推门的声音传来。

  外勤小队的特工走进了莫利亚商城内的一间店铺。

  外勤小队其实一直对这个店铺保持着监视,可当19:30的闹铃响起时,驻扎在这里的分小队全部失去了联络。

  打开探照灯,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只有在墙角瑟缩着一个身体。

  一个特工准备上前。

  “喂!”低吼一声,分小队队长拦住了那个冒失鬼,他用警惕的目光盯着,一个手势后。全员举起了机枪。

  那个蹲着的身影僵硬地站了起来,然后他歪着脖子转过来了头,那是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甚至还只能被叫做孩子,风华正茂着。

  他脸色苍白,嘴角扭曲起一个弧度。

  呲啦——!

  血光四射。

  “!”

  一声尖叫。

  那个男人用双手扯下了自己的舌头。

  突突突——!

  一把机枪喷吐出了火焰!

  分小队队长眉头一皱。

  紧接着无数断肢残臂伸出了触手。

  “射击——!”

  分小队队长低吼着。

  七把机枪喷吐出火花。

  枪停,血肉被撕成了碎片。

  分小队队长舒了一口气。

  一双冰冷湿滑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是那个冒失鬼,一个刚加入基金会的新人。

  分小队队长想要斥责他一顿。

  可那个年轻人却狰狞一笑,拧下了自己的舌头。

  鲜血洒在队长脸上。

  同僚们发出了咆哮。

  分小队队长赤红着眼睛,一口惊呼压在了喉咙里。

  又是猩红飞溅,被甩出的舌头砸在了分小队队长的脖子上,滑进衣服里。

  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

  鲜血伴着被自己拔掉的舌头洒落一地。

  那个钢铁一般的男人喘着粗气。

  倒下的身体伸出触手,扭曲成怪物。

  分小队队长架起机枪,但一根触手不知什么时候扎进了他的腰!

  是那根舌头!

  他强忍着痛苦拔出了触手,在被紧随而来的怪物吞没前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在意识的最后,他对着对讲机发出了撕心裂肺地咆哮:

  “声音,是声音!”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