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机械降神 

伊斯今天也超想收容scp 某柚子厨 2797 2019.08.04 18:50

  雨停了,悬浮在空气中的小水珠闪着金色的光,

  伊斯收起了雨伞。

  他和Bright来到了汽车站前,以一种类似于潜伏的方式。

  真像个无处可逃的小毛贼——伊斯在心里吐槽。

  没办法,世界终究属于人类,所以汽车站绝对不会欢迎一头又像猫又像狗的未知生物——哪怕它有着国宝的身份,哪怕随行的是人类的近亲。

  行走在阳光下的人形内里变成了邪神的模样,而正牌的人类却披着野兽的皮囊——真是滑稽!

  伊斯无端地想着,略带着某些讽刺意味。

  “伊斯,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耳边传来了Bright困惑的声音。

  “我不做人了——不……你是在问我想要对黑皇后做些什么吗?”

  得到肯定回复后,伊斯含着笑意回答道:“众所周知,黑皇后既是一个人,也是一个势力,基金会的敌对势力之一(来自不同平行世界的黑皇后有时会汇聚于同一个世界,共同对基金会的活动进行干涉,这个势力也称为“黑皇后”)。而她唯一在意的人,就是身为天启四博士的Gears,她的父亲。”

  “所以呢?”

  “所以找到Gears就一定有办法找到黑皇后,而找到黑皇后,就意味着我们能找到回归的方法。”

  “可这个世界不存在基金会。”

  “但是有Gears,这就够了。我从瑞丝萝泽小姐那里得到了一些必要的消息——比如说Gear博士现在的住址。”

  “身为普通人的Gear不会有作为黑皇后的女儿。只要他不成为天启四博士,来自其他世界黑皇后也不会愿意打扰他。”

  “谁说的?谁说Gears会是一个普通人?”伊斯的表情有些复杂:“这个世界已经被邪神所浸染……所以没有我们需要保护的一般人……所以Gears博士也不会存在平静而美好的生活……所以他不是我们保护的对象……对吧?”

  “你在迟疑?”

  “不,我只是在困惑。”

  “那么,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Bright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伊斯艰难地说出来自己的计划:“绑……不,招聘Gears博士,以SCP基金会的名义。”

  “哪怕只有我们两个。”他的声音转变为坚定。

  “哪怕代价是破坏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完整的家庭吗?”

  伊斯沉默不语。

  ……

  一个小时前。

  “哪怕代价是破坏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完整的家庭吗?”

  瑞丝萝泽小姐低着头,伊斯无法看出她在想些什么。

  “这是必要之恶。”

  瑞丝萝泽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她似乎有些烦躁,某种感情在深红色的眼睛中沸腾。

  “你说你来自另一个宇宙?”

  “是的,证据你们应该能从监控中得到。我指的是我们降临的哪一条街道的监控。”

  “还是那句话,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们为什么要帮助你?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其实服从于某种更加不可名状的存在?”

  “不管怎样,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对了吧?已经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你们的世界。”

  瑞丝萝泽抱着胸口,她似乎在对伊斯的言辞发怒,但又有几分不自然。

  “我们是你们唯一的可能性。”伊斯言明了利害关系。

  “但这并不能让这个世界相信你。你没有真正具有说服力的证据。”瑞丝萝泽一针见血。

  伊斯稍微有些苦恼,历尽千辛万苦,通过最初降临时见到的三个疑似老兵的男人,他最终找到了真正保护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们的领袖,但某些劣势是无法消除的。

  比如,他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怀有善意。

  又比如,他同样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值得对方投资。

  隔着一个世界,在完全是陌生人的情况下,取信于一个组织完全是天方夜谭。

  但取信于它的领袖或许并不难。

  伊斯在心里思考着自己的方针,他缺乏证明自己的途径,但他同样无需将自己当做地位卑微的乞者,因为他是唯一可能的“救世主”。

  没有人能抵抗自己的世界,SCP也不能,但对抗一个邪神,基金会可谓是手到擒来——哪怕祂起源于异世界的地球。

  “但你一定会相信我。”伊斯坐正了身体,他把身体微微前倾使之更加具有压迫力:“你别无选择,想要保护自己的世界,就不能放过一切求生的希望,哪怕你只在其中看见了风险。”

  瑞丝萝泽沉默着,但这份沉默是假的,她看过“剧本”,所以哪怕伊斯不说这些她最终也会答应,但是——

  “你似乎有些恼怒?”

  “并没有。”

  瑞丝萝泽轻轻地系列一口气:“哪怕我要将世界的命运托付给一个企图破坏小女孩美满生活的混蛋手里。哪怕这让我感觉到了自己受到了侮辱,来自道德层面上的。”

  “我的计划让你感到很不爽?你有过类似的经历?”伊斯试探着问道。

  “不!我没有被抛弃的经历!只是……你的良心就不会感到愧疚吗?像这样利用一个普通的家庭,一个本该享有着温暖生活的家庭?”

  “当然愧疚。”

  “虚伪。你的计划让我恶心。”瑞丝萝泽终于不再掩饰对于伊斯的恶意,按照“剧情“的发展,她也不需要再掩饰了。

  “难道你们仅仅凭着天真和幻想就能保护这个世界?那我恐怕能明白为什么你的世界会陷入——”

  伊斯的双手往周围一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种窘境。”

  “你——!”

  伊斯用严厉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少女,有人必须为这个濒临被邪神吞噬的世界付起责任。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无法控制内心的恼怒,那是嫉妒与悲哀交替的感情,因为那个人,明明什么都不明白,却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享受着最为苍白的正义,并且用着这份正义保护世界至今。

  伊斯是这样想的,或许当15岁的瑞丝萝泽与19岁的伊斯第一次见面时,他一定会这么想。

  他深吸一口气,锋利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少女:“即使是在我最懦弱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将自己的手弄脏——因为正义是苍白的,所以总要有人被染黑。我所害怕的,永远都只是自己无法背负起别人的性命!只是所有的牺牲在自己的手上白白浪费!”

  “然后呢?”瑞丝萝泽冷笑着,这是理念的冲突:“被牺牲的人就心甘情愿吗?死人无法为自己发声,人类永远不应该别人生存的面包!他们应该获得更骄傲,更自由!而不是在某一天被你白白牺牲!你的罪恶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伊斯没有回答。

  令人窒息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而,伊斯才抬起头,那冰蓝色的绒毛下隐隐约约露出他惨白的脸庞:“我知道的,我会在每一个夜晚细数自己的罪恶——但我握着屠刀。”

  “我会承受这份罪恶。”他说道:“没有别的人能够保护我们,所有我必须杀死所有的邪神,不惜一切。”

  ……然后这样整个人类与你虚无的心灵就能得到解放了……对吧?瑞丝萝泽在沉默中想到,虽然她早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每一次她都还是会竭尽全力地否认这个男人的正义。

  记得小的时候,她刚刚被博士制造……不,应该是复活的时候,她曾经憧憬过这个男人的梦想与意志。

  但那是徒然的,面向深渊而行的人永远无法被解救,也无法拯救其他人。

  无数次的“机械降神”证明了这一点。

  将爱慕化为厌恶的少女已经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她早就决定只会机械的执行着博士最后的命令——

  ——那句仿佛诅咒缠身的“救救我”。

  “我知道了,你的觉悟。”不听人劝的混蛋,老顽固!

  “那就告诉我Gears博士的住址。”

  “我会的,你的其他计划我也会答应——只要你履行自己的承诺。”

  “我会的——我们的未来,就交到对方的手里吧。”

  伊斯举起了右手。

  两人握手,相视一笑。

  一者真诚微笑,一者压抑着愤慨。

  “我会的,我会救你的。”呵,去死吧,谁管你啊!

  “救我?……也算是吧。”

  伊斯点点头,拿起挂在衣帽架上的绅士帽压在头上:“那么,我先告辞吧。”

  “走好。”走的越远越好,在自己的正义中溺死吧!

  伊斯微微点头,然后他走到门口,右手已经压在了门把上——

  “等等。”

  伊斯回过了头。

  “我记得,你把这个计划称作必要之恶?不。”瑞丝萝泽盯着伊斯的眼睛,她的双手压在桌面上:“当你选择向无辜者下手之时,你的正义就不值一提。”

  最后,她还是多嘴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