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能穿越时间长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怪异的五行神灵,虚被针对了

我能穿越时间长河 造孽法师 1 23 54562021.12.04 22:00

  五行神灵,与其他神灵不同。

  道家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然而李红军认为不然。

  五行才是勾结世间万物的基准。

  土是万物之基石。

  木代表的是生机。

  水是生命之源。

  火是文明起始。

  金代表的是未来。

  五行缺一不可,因为有五行万物才得以顺利演化。

  可以说盘古开天地,五行功不可没,所以李红军才给祂们封了神。

  对于五行神灵,其实李红军的感观很好,至少对祂们的印象很好。

  李红军传筑身之法,可以说恩泽混沌,五行神灵中的后土更是完美筑身,结出让虚这样的古神都眼红的道果,可谓是欠下了李红军天大的人情。

  然而,欠李红军人情的神灵,混沌大有人在,为何李红军偏偏对五行神灵有好感?

  其一是五行神灵知恩图报,当日在女娲湖的时候面对众神的逼迫,祂们毅然决然的站在了李红军这边。

  爷爷曾教过李红军,这做人呐,不能忘恩负义,不然你今天负了人家,以后总会有人也负了你,这样不值当。

  所以李红军对祂们最有好感。

  再者,李红军觉得祂们不虚伪,可以深交。

  为什么这么说?

  最直接了当的就是虚,同为神灵李红军就觉得祂很虚伪。

  要不是欠下了祂莫大的人情,李红军还真想找个机会把祂踢了。

  实在是李红军害怕什么时候被祂背刺了。

  虚伪小人,不得不防啊!

  当然虚虽然虚伪了点,可祂对李红军可谓是尽职尽责。

  至少带路这方面就没让李红军失望过。

  别小看带路这份工作,混沌太大,没点见识还真不能胜任。

  关键是虚虽然在小神面前好面子,可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

  就这样,跟着虚,李红军一行来到了五行山。

  让李红军意外的是,这五行山一点排面都没有。

  好说歹说祝融是一位大神,还有四位天赋不弱于祂姊妹住的地方,更甚至五行神灵还有像后土这样的天生元神境的强者。

  不说住的地方有多繁华、宏伟,可就眼前这座小山,是真配不上祂们的身份。

  这五行山,还不如巨泰山呢!

  李红军略微有些失望,很快又兴奋起来。

  爷爷说过,人这一生可以有很多种活法,可以活得精致,也可以活的平平无奇,甚至可以活的落魄。但他认为最好的活法,就是根基自身实力来选择。

  有钱就活得精致也可以平淡,没钱可以落魄一点普通一点。

  如果你没钱,却要过的很精致,那就是自不量力,这种活法是最累的。

  爷爷没有要求过李红军怎么活,不过他希望李红军能学会内敛的活法。

  相比起其他几种活法,内敛其实并没有多出彩,说直白一点就是扮猪吃老虎。

  有句话说的好,有能力装十三是牛批,没有能力装十三是傻比。

  他不要求李红军未来有多牛批,但至少他不希望李红军成为一个虚有其表的人。

  内敛,就是杜绝一切花里胡俏和虚有其表,是一种修养。

  这人呐,什么都不怕,就怕没有修养,不知内敛。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是褒义词吗?

  不怕虎的后果是什么?

  丢掉性命。

  李红军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五行神灵过的很谨慎啊,不过想来也是,在混沌中如果不谨慎一点,也混不到大神。”

  李红军一行刚到,迎面就走来了五位神灵。

  祝融身为兄长带头走在前面。

  来到李红军面前,五行神灵齐声道:“恭迎神师莅临五行山!”

  九天玄玉微微一笑,阴阳怪气的看向烛阴。

  只见烛阴脸色平静,并没有多惊讶。

  “喂,吓傻了吗?”九天玄玉不解道。

  烛阴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九天玄玉想不通:“莫不是真吓傻了?这可如何是好,不行窝得找个机会试探一番!”

  李红军迎身俯谢:“诸位道友有礼了!”

  “神师莫要客气,就当是自己家一样,吾带神师参观一下……神师五行山!”

  才客套两句,李红军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就被祝融拉扯着上了山。

  最关键的是,这神师五行山是什么鬼?

  “这神师五行山虽小,却内藏玄机,其中有四条大道脉络连接大道之源,可蕴养神胎,感悟大道,功效之强远超平常道源之地,是其数倍之多。吾之弟妹,便是由此蕴养诞生!”

  祝融一边走一边介绍。

  李红军有些蒙,这些东西可是重中之重,就这么告诉他了?

  会不会太草率了!

  还是说,祂们的目的和虚一样,是想诱惑他留在五行山。

  不然又改名字又抛出利诱,是为了什么!

  李红军有些搞不明白,他看向虚想求证一下。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虚竟然走在了最后,甚至都没人招呼一下祂,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位古神,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尊重祂了。

  李红军看向祝融,只见祂满面笑容,根本没在意,倒是后土一直在盯着虚。

  “敌视打压吗?以五行神灵的性格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莫不是后土完美筑身膨胀了?”

  都说人心难测,绝大多数土豪暴富了都会膨胀,这种事情发生在神灵身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以李红军对五行神灵的理解,就很诧异,因为祂们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所以祂们这样是有原因的?

  至于是什么原因,李红军一时间还想不到。

  不过首先排除是有仇,之前在女娲湖的时候,祂们都是站在李红军这边的,要是有仇,根本不可能那么和谐,毕竟当时后土已经完美筑身了。

  “难道是因为虚丢了道花,被五行神灵知道了?”

  虚的道花给了九天玄玉,祂的实力也从古神巅峰掉到了只能对付几个大神的地步,至少祂是这么说的。

  所以不排除这种可能。

  “算了,先不管这么多了,如若真是如此,我必须要调节一下,不管怎么说虚丢了道花,都是因为我!”

  虚用道花救了九天玄玉,不过不是祂自愿那么做的,而是李红军对祂做出了承诺。

  所以不管怎么说,李红军都必须为此负责。

  “神师此次前来,可是为了九天玄玉道友?”祝融开口问道。

  李红军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这消息也传的太快了吧,这才过了多久,怎么事情全都传遍了?

  既然祂们都知道了,也省的李红军在多做说明,只是淡然道:“这只是其一,不过我听祝融道友这么说,想必是知道点什么。”

  “略知一二!”祝融思考一番,开口道:“神师可知神灵与大道的关系?”

  李红军点头。

  神灵和大道的关系,之前在巨泰山的时候,虚差不多都告诉他了。

  李红军自认还是有点学识,对于神灵和大道的关系理解还是比较透彻。

  “可这与九天玄玉有何关系?”

  祝融解释道:“自然有关,寻常神灵是大道的代言者,而九天玄玉道友则是大道的儿子,这么说神师可能理解?”

  李红军刚想开口,却被九天玄玉不爽的打断了:“窝是女儿,不是儿子。”

  祝融:………

  李红军:………

  “咳咳,祝融道友莫怪,玄玉祂偏好阴身。”

  “理解,毕竟玄玉道友的大道按照神师的完美筑身之法中的解释来说,也确实属阴。”

  说到这,李红军有些心虚。

  之前说的太绝对,现在后悔也迟了。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李红军连忙转移话题:“我还是有些不解,为何玄玉是大道的儿…女儿。”

  代言人是傀儡,女儿是亲生的。

  只是李红军不明白,九天玄玉怎么就成女儿了呢?

  “吾了解也不多,只是猜测罢了。”

  李红军无语,感情你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全是靠猜测?

  祝融连忙道:“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神师可曾听闻大道之子的传说?”

  李红军顶着众人的目光,摇了摇头:“不曾听闻。”

  他虽然顶着个神师的名头,可这些什么传说他确实不知道。

  话说混沌也有传说?

  传说一般不是凡人流传的神仙事吗?

  这……仔细想想好像也不奇怪。

  祝融笑道:“也难怪,神师诞生不久,不知道也正常。”

  “大道之子的传说是最为古老的神灵流传下来的,具体吾也不清楚,只是知道个大概,意思是大道之子将经历极致的苦难诞生,带领混沌走向未来。”

  最为古老的神灵流传下来的?

  李红军看向虚,祂也是最为古老的一批神灵,可祂却并没有告诉李红军这些。

  是祂真不知道,又或者是故意不说?

  李红军此时也没有心情猜测这些,只是严肃道:“仅凭这些就说玄玉是大道之子,是否太过草率?”

  祝融点头:“吾也觉得草率,可除此之外吾在想不出九天玄玉道友是为何不能诞生。也许……”

  说到这,祂看向李红军。

  李红军无奈道:“你也怀疑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使得玄玉不能顺利诞生?”

  “神师是有大机缘之灵,也许这是九天玄玉道友的机缘。”

  李红军嘴角抽搐,你这是埋汰我还是夸我呢?

  李红军看向怀中的九天玄玉:“玄玉,我……”

  九天玄玉急忙道:“推演未来,有损大道,洪各各不喜欢窥探未来,便不必为窝窥探未来,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窝不能顺利诞生,反正只要有洪各各在,总有一天窝会诞生的!”

  李红军轻轻抚摸了一番祂的壳尖,柔声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九天玄玉:“嗯!”

  安抚了一下九天玄玉,李红军又道:“祝融道友既然怀疑玄玉是大道之子,可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到玄玉?”

  “这……吾听闻九天玄玉道友诞生时会损耗大量本源,正好神师五行山上有四条道源,其中一条也属阴,再加上同源能够同化,应该可以帮到九天玄玉道友!”

  话是这么说,可区区四条道源,真的能帮到九天玄玉吗?

  要知道道源只能够辅助,并不能提供生命之源

  而且虚也是付出了道花才救回玄玉的。

  李红军有些担忧。

  祝融见状,传音道:“神师有所不知,道源和本源原种其实相差不多,不过本源原种提取容易,量也更大。”

  李红军没说话,只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祂。

  那表情好像再说,你别骗我,我读书少。

  祝融继续传音道:“吾不敢有半句谎言,而且……本源原种也是可以恢复的,只是恢复较慢罢了。吾观九天玄玉道友消耗不大,体内道花还残留甚多,根本不用道花,只要一位大神肯付出半数本源原种即可。”

  李红军睁大眼睛,看向祂。

  许久才平静下来。

  祝融等待半响,才继续道:“神师,神灵境界越高,本源原种就越强,升至最高,便可不死不灭。”

  不死不灭李红军倒是不在意,神灵的寿命就够长了,活这么久干嘛,不嫌累吗?

  倒是前面几句话,李红军不得不沉思片刻。

  又过了许久,李红军回过神:“如此便好,那下次如若我还没有办法,玄玉就拜托道友了。”

  “吾初到混沌,第一个结识的就是玄玉,玄玉天真烂漫,吾早已把祂当成弟…妹妹,如果有可能,不论付出多大代价,吾也要治好玄玉!”

  说罢,李红军还对着祝融行了个礼。

  祝融连忙把他拉起来,还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

  “神师虽幼,智慧却不弱于吾等,只可惜神师还未完全信任吾,不然……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有吾在至少不会让神师有事。”

  祝融暗自下定决心。

  谈完九天玄玉,李红军才想起来他来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祝融道友可知,混沌中有一伙神灵在四处抓捕小神?”

  说到这,祝融脸色顿时一顿,很是不自然。

  “神师问这个做甚?混沌中小神数量众多,各种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区区几位小神,不值得神师如此上心。”

  李红军看向祂,祝融连忙露出一副平和的笑容。

  “祝融道友也说了,我是神师,神师当关注混沌众神,不能因为是小神,小神数量多,就不管不顾。真要算起来,我除了神灵这个名头,其余还不如普通小神。”

  祝融明显知道什么,祂的话其实就是在劝告李红军,不要多管闲事。

  毕竟混沌中小神众多,管也管不过来。

  然而李红军却并不死心。

  祝融又道:“神师来此可是为了此事?”

  李红军点头:“来之前我去了一趟巨泰山,哪里有一位小神丢了,有祂的好友求我帮忙找回来。来的路上我又遇见了烛**友,祂的好友也被抓了,要不是祂逃的快,估计也一同被抓了。”

  说罢,他看向烛阴。

  烛阴愣了一下,连连点头。

  “小神曾与几位道友一同修道,不久前却闯入几位大神,无故擒拿吾等,几位好友被擒,只有小神逃了出来,还请祝融大神帮忙救出吾之好友,烛阴定当感激不尽!”

  说罢,烛阴还跪了下去。

  神灵是最在乎尊严的,哪怕只是小神,一样不会随意跪拜。

  如此足以看出烛阴所言非虚。

  祝融微微皱眉,看向几位姊妹,共工很是激动,脸上就差写着快答应了。

  倒是木神和金神,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静静的听祂们说话。

  后土向前走了一步,道:“神师如果只是想救几位小神,吾等自然尽力,可混沌太大,小神太多,仅凭吾等,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上次时间太赶,李红军对后土的印象只是惊鸿一瞥,现在近距离接触,才发现后土身上有一股邻家小妹的感觉。

  ………和某人甚是相似。

  李红军看得有些出神,许久才回过神来。

  “失礼了,第一次见到有神灵将我的筑身之法修到完美,心生欢喜,难免精神恍惚,走了神。”

  后土摇了摇头,要是在配上两根马尾辫,倒真就和邻家小妹没有区别了。

  “神师说笑了,筑身之法是神师构想出来的,吾能修成道果也是托了神师的福,神师若想观想,后土不会拒绝。”

  李红军脸色一红,连忙拒绝:“罢了,虽然筑身之法是相同的,可每位神灵的道不同,修出的道果各不相同,我也不多此一举了。”

  后土见状,笑嘻嘻的盯着李红军看。

  神师真有意思!

  祝融严肃道:“小妹不可无礼,汝虽修成道果,可也不能对神师不敬。”

  后土脸色骤变:“兄长哪里的话,后土怎敢对神师不敬。”

  李红军:“确实没有不敬,眼睛长在自己身上,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很正常,又不是什么被隐藏起来的秘密。”

  “再说了,混沌中奇神异事多了去,有好奇心很正常,没有好奇心才不正常!”

  后土听了,连忙朝祝融嘟了嘟嘴:“就是,神师都说了要有好奇心,要求道,不然吾等大道要来有什么用!”

  祝融无奈,朝李红军行了个礼:“是吾管教不严,神师见笑了。”

  李红军见后土这般模样,不经意间笑出了声,听到祝融的话,这才想起自己是神师要严肃,连忙止住:“祝融道友哪里的话,女神活泼点很好,显年轻,要是和混沌中的大神一样,一个两个死气沉沉,我才是真不喜欢。”

  祝融大惊,连忙道:“神师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李红军:………

  就在他们交谈之时,被晾在一边,许久不曾发声的虚开口了。

  “神师,您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若在说下去,吾观烛阴要哭了!”

  “确实,有什么事之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救出烛阴的好友!”李红军道。

  祝融瞥了虚一眼,眼神很是不善:“神师可知抓走烛阴好友的是谁?”

  李红军知道,但他并没有立即开口,反而看向烛阴。

  烛阴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说道:“小神曾听闻,那群大神中的一个……叫祁魍!”

  祝融微微皱眉,很快又是一笑:“原来是祂,区区祁魍不值一提,与祂厮混的几位也上不得什么台面,神师若是着急,吾等可以现在就出发!”

  李红军倒是不急,可烛阴很急,祂连忙用祈求的目光看向李红军。

  “如此便好,不过我对祁魍一伙有些疑惑,还请祝融道友与我一说。”

  “小事,吾等边走边说!”

  ……………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