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系统要我世无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玄武五重!

系统要我世无敌 符不语 2622 2019.08.25 18:57

  由于此刻的我是坐倒在地,风刃旋过,我一个仰身朝后躺倒,随后又翻身四足着地,待又一记风刃吹来,我用力一撑,整个人弹跳起小半米,再度险险避开。

  这一道两道的,我能避开不假,可数目一多,我哪能避得过来!

  就在接连三道风刃一同过来时,我失手了……

  一失手的后果就是,之后所有的风刃也都结结实实扛上了,一道都没能再避开!

  一阵沙土弥漫中,我被扬起的灰尘呛得咳嗽数声,抬手在眼前晃了晃,我挥去阻挡视线的烟雾,入目就见自己浑身上下十数条血淋淋的伤口!

  着实吓了一跳的我顾不得许多,沉下心神细细感应一番。

  额?居然都是些皮外伤?顶多入肉少许,疼是疼了些,可好在见骨的基本没有!

  我心中纳闷不已,但眼下哪是想这个的时候!既然没什么大事,此刻当然是离开魔虎腹下要紧!

  斜睨魔虎柔软小腹一眼,我暗道一声可惜,翻身斜斜一个翻滚,总算离开了那方寸之地。

  确实是可惜了,要不是洛沧澜说我两件法器对我此刻的修为来说太过变态,禁止我使用,不说莫重,既锋锐又能召来一帮小弟,就说斩龙戟,一刀过去也能给这魔虎来个开膛破肚,那还需要这么麻烦!

  好吧,确实,任谁在我这境界都不大可能获得仙器,除非和我一样得了什么传承,或者哪个遗迹中的宝贝,要不然,没有哪个大势力愿意将宝贵的仙器交给一个才刚刚第三境巅峰的小修士。

  心里感慨,我手上也不慢,此先由于是翻身来到魔虎身后,现在它正背对着我,一根虎尾在我面前摇摆不定。

  看着就来气,我索性一把将之扯住,背过身沉肩发力,足下生根,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把这魔虎抡了个一百八十度,重重砸在地面,摔了它个七荤八素!

  理论上讲,初入凡武境便拥有千斤之力,往后一重一重力气见长,直到玄武境,单手力量能达到两千五百斤,合起来近乎是能举起五千斤重的东西!

  可这都是从理论上来讲,那些数据也并不是做了普查求出来的平均值,而是最高值!

  人各有异,寻常人里又有多少能够如同项羽那般力能扛鼎?

  当然了,我虽然达不到举起五千斤的程度,这魔虎可也没那么沉,在我卯足力气的情况下,这家伙愣是被我当成了链锤耍,来来回回抡了好几转,砸得它晕头转向!

  只是要说外伤,却也没多重,地上那么多碎石木茬,被它撞上都是四分五裂,对它造不成丁点影响,顶天是淤青什么的内伤。

  内伤我又看不出来。

  正在我抡得兴起时,一声虎啸陡然间响彻我耳畔,震得我头脑一阵阵昏沉发晕,手上力道经不住松了三分。

  魔虎得此机会,虎尾一抽从我手里逃出,翻身而起猛然朝我扑来!

  还来不及回神的我被它扑了个正着,后脑重重嗑在地面,待我视线聚焦,这畜生勉力张开大口就朝我脑袋咬来!

  “娘的!”我暴喝一声,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抬手拼尽全力撑住魔虎下落的上下颚,开始与它较起力来!

  就这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有些力不从心的我开始焦虑不安。

  魔虎却也不傻,遵从猎食本能的它只管怎样能更快捕猎对手!

  便见它缓缓抬起前爪,看那架势,一爪子下来怎么我都得没命!

  生死攸关之际,我一咬牙,双手往上虚引,本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谁成想魔虎竟真被我虚引向上,其抬起的前爪慌忙下落,用以固定身形。

  如此一来,却是直接把它最为薄弱的咽喉部位暴露在我面前!

  没说的,这么好的机会!

  就是腾不开手,想来想去,没法了,狠狠心我仰起脑袋,学习当年课本上热爱生命里那个喝狼血的家伙,一口咬在了这魔虎的喉管处!

  相较于魔虎其他地方,其喉管要害处的毛皮要柔软不少,即便如此,我第一口咬上去都没能咬破,待得我持续使劲,这才缓缓感受到有什么腥热的液体流入我的口腔!

  魔虎疼得阵阵嘶吼,爪刨脚蹬挣扎不断,时不时仰头摆尾,带得我也跟着在半空晃荡,倒也没什么大碍,就是牙疼得厉害!

  许是见上蹿下跳甩不掉我,魔虎改换招数,四肢一曲趴卧在地,看这样子是想压死我,可惜我处在它脖颈位置,它再怎么折腾,其脖颈与地面都有着蛮大的空间,藏身我一个绰绰有余!

  一招不成,它又换一招,直立前身端坐在地,我正纳闷,就见它侧着脖子抬起后爪……

  我靠,兄弟你是头老虎啊,又不是猫!

  我心下腹诽,眼瞅着那锋锐后爪离自己越来越近,脑筋急转,猛地抬手插入魔虎脖子下被我咬开的伤口,拽紧后用力朝下一撕!

  魔虎再一次疼得仰天咆哮,声音里夹带着无尽憋屈与愤懑,又似乎有种特殊的魔力,震得我耳膜发疼,头脑一阵阵犯昏!

  只是眼下情景,我要敢松手,保不齐再睁眼就是重活一回,我倒是乐意至极,可惜我现下这条命是蜃莲拼死换回来的,我不愿也不敢轻易的去辜负!

  一想到蜃莲,我瞳眸微微发热,眼前世界开始缓缓变得血红,仿佛被创世神玩笑般镀上了一层半透明雾气。

  心里头的暴虐疯狂涌上脑海,与其中一直回荡着的虎啸做着抗争。

  我沉沉喘着粗气,手上拽紧的虎皮随意抛开,旋即并掌成刀,只听“刺啦”一道破开血肉的声音,我这粗糙手掌,竟是直接破入魔虎咽喉之中!

  这还不算什么,我低低一笑,手掌在挣扎的魔虎咽喉里来回摸索,等到触及一根根条状物后,我笑容更盛,用力将之拽住后狠命向外一扯!

  就见魔虎咽喉处的血管出现在我手里,其内鲜血仿若不要钱般汩汩往外喷出,撒了我满头满脸,全身都黏糊糊!

  经此一遭,这魔虎更加癫狂,发了疯般四处乱蹦乱跳,无奈喉管受损,却是难以再发出声响!

  那些稠密黑血并不只是全都喷洒,一小部分也倒灌回了魔虎的肺腔内,随着魔虎的剧烈运动,它的动作逐渐变得缓慢,身形踉踉跄跄。

  我不敢大意,更准确来说,我有些开始享受起虐杀魔虎的快感!

  我口中一直咬着那处出血口,双手不断伸入,乱七八糟一阵瞎摸,不论摸到什么东西我都一并往外扯!

  可能魔虎也预料到了死期将近,我看不到其眼神,却能感受到它的动作缓缓放慢,周遭空气极速流转,仿佛无数的小电风扇在四周吹着!

  我清楚,魔虎想要殊死一搏了!

  它没再顾及自身性命,凝结了无数的风刃瞄准了我!

  后脊背冷汗涔涔落下,心底的危机感也在疯狂预警!

  这一下要躲不开,就不像先前只是割开几道伤口那么简单了!

  在这危机时刻,周身上下突地一轻,便仿佛解开了一直绑缚在身上的枷锁!

  突破了!

  我脑中陡然清明开来,眼前血色尽退,来不及欢喜,那些风刃给我的感觉如芒在背。

  我一咬牙,握掌成拳一个半旋身,暗运极致阳刚的八极之力,小臂胳膊根根青筋暴起,在一道爆响声中,重重轰击在魔虎血肉模糊的伤口之上!

  并非是我想要两败俱伤,实在是如今这魔虎虽然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我要冒冒然放开它这一处要害,事后不知还得再斗多少回合!

  确实,我也可以不与其交锋,拖着它,等它失血过多自己玩完,可这还得考虑上我自身的耐力啊!

  与魔虎斗到现在,我也是身心俱疲。

  无奈,大不了硬吃它这圈风刃,我得在自己翘辫子前先把它给灭咯!

  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