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罪恶战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追随(为盟主门房大坎加更)

罪恶战境 缘分0 2793 2021.05.08 18:00

  随着叶清弦的阐述,君临终于知道在他离开后不久发生了什么。

  那天之后,候选者们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主动改变做法。

  他们分成了三人小队,逐队猎杀,强大自己。不过他们也不是全部分开,而是出则分散,退则联合,形成联盟,这样也可以更加安全。

  这使得大家一开始成长迅速,也有更多人觉醒了能力。

  比如吕西平,孔一城,花臂男,刘正还有岳思文,全都觉醒了各自的能力。

  随着候选者们实力的拉开,差距开始出现,大家的想法也开始变化。

  拥有更强力量的人,希望得到更多的食水分配权,更多的积分,更多的收获——他们曾经极度讨厌君临的“冷酷无情”,却只用几天时间就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

  不仅如此,他们还互相提防,信任度降至冰点。

  分歧开始出现,争吵也开始出现,甚至有了打架斗殴之事。

  矛盾的激化是在那天之后的第七天。

  一名叫林星的候选者死了。

  死于一次背后偷袭,整个后颈都烂了。

  有毒。

  没人知道是谁干的,可能是入侵生物,也可能是候选者。

  猜忌之心既起,混乱便开始产生,原本脆弱的联盟彻底崩散,直至演变成最后的自相残杀。

  叶清弦回忆着,眼中露出惊恐的光芒:“那一天,大家都疯了。所有人都在相互杀……你杀我,我杀你……鲜血流满了地面……”

  君临轻叹口气:“巨大的精神压力,要么让人疯狂,要么让人崩溃。”

  即便是口口声声“热爱”这片土地的君临,也有过对着电视机发狂的事,他完全能理解,那种环境下,人们所面临的处境与危难。

  “那你呢?你是怎么活过来的?”他问。

  叶清弦低声道:“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觉醒能力。看着他们相互厮杀,我吓坏了,我拼命地移动自己的身体,想要进入一个角落,好让他们看不见我。那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消失在他们眼前……我做到了。”

  君临明白了她的意思:“你隐身了。”

  觉醒需要的生死之间,并不一定要是战斗。

  它在本质上是一种精神压力,这种精神压力在法则体质下会向次元法则发出呼唤,并得到回应,从而觉醒能力。

  因此有许多能力也可以不通过战斗觉醒,只不过生死之间的确是最容易突破的。

  叶清弦低头道:“那其实不是隐身。是遮蔽光线,所以我能让自己消失,也能让任何被我接触的东西消失。不过遮蔽自身以外的物体,负担会比较大,所以……”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君临到是明白了:“所以你尽可能少穿些衣物,这样就能减少负担。”

  叶清弦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道:“我还太弱,必须尽可能节省消耗。虽然体力耗尽后现形会比较丢人,但总比死掉好。”

  “没什么丢人的,海滩上多的是比基尼。”君临淡淡道:“为了活下去,就算脱光也能理解。”

  叶清弦把头撇过去:“你想得美。”

  君临轻笑。

  气氛再次陷入了沉默,突然间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片刻,叶清弦腹中发出咕咕的声响,叶清弦脸一红,身体向后缩了缩。

  君临看看她,打开背包,从里面取出一块面包扔给叶清弦。

  叶清弦兴奋地接过来,大口大口地吃着,看的出来,她是真的饿坏了。

  姑娘最后的戒心松下了。

  她一边吃,一边道:“谢谢你……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犹豫了下,君临回答:“君临。”

  看出他的犹豫,叶清弦明白:“你不信任我?”

  君临耸耸肩:“我希望能信任你。”

  “明白了。”叶清弦低下头没再说话,只是一口一口地嚼着面包。

  直到将食物全部送到肚子里,她才说:“带上我好吗?”

  君临只是看着她,没说话。

  她说:“我会听你的……我会证明我有用的。”

  ——————————————————

  漫长的思索。

  坐在台阶上,君临低着头没有说话,叶清弦微微带紧张地看着他。

  她不知道自己的说辞能不能打动对方,但她知道,这是她的机会。

  在看到君临的时候,她就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是自己最大的机会。

  他从容,淡定,远不象其他候选者,那些人要么整日惶恐不安,要么潦倒困苦,又或者就是穷凶极恶。

  君临不同,他就象是一个行走在繁华都市的背包客,迈着从容的步子,漫行于街道上。叶清弦没有看到他消灭怪物时的风采,但是她知道能在这世界保持这种淡定从容的人,才是真正强大的人。

  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也许自己就再没有机会了。

  好一会儿,君临终于抬起头来。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站起来,走到那坍塌的墙壁边,拾起自己的剑,然后转身向着医院内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

  他拒绝了自己?

  叶清弦心中凄苦,他终于还是不肯信任自己吗?

  正要伤心,却看到地上有一个包。

  那是君临的背包,之前取面包时君临把它放在了地上,这刻走了却没把包拿起来。

  叶清弦正想喊你忘了你的包,突然意识到什么,脸上一喜,冲过去拾起包,跟在君临背后。

  君临回头看看她,什么也没说,转头继续前行。

  叶清弦低下头,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

  继续之前走过的路,两人将医院清扫一遍,虽然这医院经历过无数次洗劫,不过每一次来,总还是能有所发现,而这其中最让君临兴奋的是一盆仙人球。

  这盆仙人球就位于医院的一个阴暗角落中,孤苦无依却顽强地生存着。

  君临看到它后当时就收下,由于这东西不太好放,叶清弦的手也不得空,他便自己捧在手里,这让叶清弦怎么也想不通,这仙人球到底有什么好的,如果是用来做武器,它绝不会比针筒和手术刀更合适,更别说君临背上的剑了。

  天将夜时,君临带着叶清弦来到病房楼的顶层,或许是因为楼层太高,电梯又无法开的缘故,这里还有一些床铺未被拿走。

  “今晚就在这睡吧。”君临道。

  叶清弦点了点头,将包放下,自去了找房间。

  拎着包,君临进入一间看起来还算干净的病房,看样子还是VIP病房,病房里有单独的洗手间,沙发和电视机,只是都已乱成一团,电视机早已毁坏,沙发上破了无数大洞,里面的海绵到是被人掏空了,病床横倒在地上,被褥却是没有。

  懒得理会,君临随手将包往沙发上一丢,走到阳台上。

  从这里看远方,遗弃之都黑漆漆一片,借助于渐渐增强的视力,偶尔可以看到一些跳动的黑影。你不知道那是怪物的,还是人类的,只是在无尽黑暗中感到一种深深的惶恐。

  真是一座令人绝望的城市呢。

  门咿呀开了。

  回头望去,是叶清弦正走进来,抱着一床被褥。

  她低着头说:“我在另一个房间找到的,还算干净,凑合着能用。”

  君临点点头没说话。

  叶清弦走过去将床扶起,将床铺好。

  然后她出去,找了柄扫帚,将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

  君临注意到她做的很仔细,并非简单潦草的敷衍一番。

  直到将整个房间打扫干净,叶清弦退出房子。

  “等一下。”君临突然道。

  叶清弦回头看他,君临指指背包:“包里有几件衣服,不过都是男装,凑合着穿吧。”

  叶清弦脸一红,去包里翻了衣服离开。

  片刻后叶清弦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过来。这两件衣服她都选的不错,虽是男装,但是通过精心的搭配,到是颇见几分英姿,不象是凑合,到象是一种有意的风格尝试。

  君临也不由点点头:“不错。”

  叶清弦低头笑笑,看他似乎没有进一步交流的欲望,只能叹口气再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清弦躺在床上。

  床很软,叶清弦睡得很踏实。

  自从那天之后,叶清弦已经好久没有睡的那么踏实了。

  但是今天,躺在床上的一刻,叶清弦觉得自己仿佛吃了安眠药一般,只是刚沾床,困意就如海水涌来,让她连眼都睁不开。

  她知道这是精神极度放松后的表现,有太多时间,她的精神一直紧绷着,当她真正放下时,睡意便如海潮,将她彻底淹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