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罪恶战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罗柏·史塔克(下)

罪恶战境 缘分0 2622 2021.05.07 12:00

  这一棍,君临没有刺下去。

  只是看了眼系统。

  又只剩十天寿命了。

  这次消耗有点多。

  这让君临有些疑惑:“尼古拉,为什么这次觉醒,要消耗这么多寿命?”

  尼古拉回答:“我说过,第一次觉醒是最容易的,越到后面就越艰难。随着你的能力增多,觉醒几率也会下降。”

  果然是这样,几率越低,绝对真理发挥的作用越大,付出的代价也就越高。

  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次觉醒几乎没有支付代价的原因。

  “等等!”君临想到什么:“所以我这次觉醒是因为我之前已经有了两种能力,如果我没买法则碎片,是不是就不用支付这么多寿命了?”

  “是的。”

  “我去,尼古拉你就是个坑啊!”君临差点没被尼古拉气吐血。

  买了个性价比最低的玩意儿,还降低了自己的觉醒几率,顺带着坑掉更多的寿命?

  你真是要多坑有多坑!

  “这次别想我给你补偿。”尼古拉十足的不要脸。

  “干!”君临骂道。

  打开系统,君临看了一下自己新觉醒的能力。

  激活:受到伤害,会激发自身潜力,大幅度提升生命与体力恢复能力,小幅度提升自身基础属性,具体效果取决于受伤层级,受伤越重,激活效果越好。

  “生命力越低就越强?”君临迅速反应过来。

  再考虑到刃化术的出现,君临有些明白了觉醒的机制:“所以,觉醒什么能力是和自己当时的心态有关?”

  “没错,具体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尼古拉消失,木棍下罗柏·史塔克还在看着他,刚才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失败只是上一秒的事。

  他扬起脖子,说:“你为什么不刺下去?”

  君临摇了摇头:“我说过,你不是我的目标。”

  说着他将棍子一甩,那木棍脱离君临的手,彻底化成粉末。

  看到这一幕,君临心中一动。

  他之前刃化这木棍的时候已经脱手过一次,但那时,木棍没有消散。

  而他第一次觉醒刃化术的时候,木棍只用了一次就碎了。

  也就是说……自己的刃化术有所提升了?

  不过只是让木棍可以多用几次,没什么意义。

  没再理会对方,君临转身离开。

  “等一等。”罗柏·史塔克站了起来。

  “还想打?”君临看看他,再看看旁边的冰原狼。

  冰原狼已经过去,正为罗柏·史塔克舔着伤口。

  罗柏·史塔克看着他:“你刚才是不是觉醒了?”

  君临点点头。

  罗柏·史塔克苦笑:“真不公平……凭什么选民就可以觉醒,而我们却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命运从来都是不公平的,有些人生下来就站在终点线,而有些人却只能苦苦追赶,穷一辈子的努力,也追不上。”君临道:“我能理解你的痛苦与悲愤……尼古拉是个混蛋,他不应该具现出有自我意识的人类,然后让你们承受那种煎熬。”

  罗柏·史塔克奇怪的看他:“在你之前,我也曾遇到过候选者,但他们只想杀掉我们,换取积分。你是第一个成功打败我却没有杀我的。”

  原来是这样吗?

  遗弃之都不是只有他们这一波候选者。

  君临回答:“也许是因为我是自体进化路线,对积分没那么多渴求。”

  罗柏·史塔克便道:“击杀幻想生物有几率获得幻想人物的能力,如果你杀了我,或许能得到我的剑术,虽然有转换的麻烦,但终归也是收益。我想那对你还是有意义的。”

  “你看起来很想死?”君临疑惑。

  “如果可以,我更愿意死于血色婚礼。”罗柏·史塔克回答。

  “你记得过去的一切?”

  罗柏·史塔克点点头:“我们从存在起,就知道所有该知道的。我们曾经的经历,因何存在,因何降生……虽然那些从来都没有真实发生过。”

  他现在看起来平静了许多,只是语声依然带着落寞与悲凉。

  君临无言了。

  他摇摇头:“那么其他人呢?”

  罗柏·史塔克回答:“他们不在这里。尼古拉创生幻想生物,但都是随机分配的,并不是同一类人就会在同一个位面。这个位面,和我同一出处的除了灰风,就只有……”

  他没有说下去。

  “谁?”君临问。

  罗柏·史塔克却没有回答。

  他看看君临,突然说:“你很强,能在外环就拥有三种能力,你应该算是你们这一批里的佼佼者了。但是你的技巧太差,挥剑动作姿态有问题。”

  他说着举起剑,道:“看!”

  他一剑劈下,这样子,竟是在传授君临剑术。

  君临来了兴致,重新找了根棍子,按照罗柏·史塔克的说法,发力,运剑,然后转身劈出。

  “对,手臂再放低一些,别抬那么高,动作太大……”罗柏·史塔克纠正他的姿势,为他讲解动作要领。

  他怎么说,君临就怎么听。

  说到剑术,其实技巧远没有那么复杂,真正的关键是融会贯通,让脑海中的技巧形成肌肉记忆。

  所以只是小半天功夫,君临就大致把握了罗柏·史塔克的剑术。

  这刻他劈出一棍,虎虎生风,感觉的确要比之前灵动而有力了许多。

  “不错,你的进步速度很快。”罗柏·史塔克赞赏道。

  “之前在部队有些底子,只不过那里不教剑法。”君临笑道。

  罗柏·史塔克将手中的剑丢给君临:“用这个试试,来,刺我。”

  君临试着刺出一剑。

  罗柏·史塔克轻松躲过:“出手不要犹豫,手腕力量不够,还有注意你的脚步,注意腰腹发力。再来。”

  君临再次刺出。

  这一次好多了。

  罗柏·史塔克却象个老师一般,继续督促他刺击。

  君临也乐得学习,就这么一剑剑跟着罗柏·史塔克不断练习,而罗柏·史塔克也拿着一根木棍不断格挡,敲开君临的剑,口中还喝道:“你没吃饭吗?还是刚才的战斗掏空了你?软绵绵的象个女人!”

  “好吧!”君临笑了笑,对着罗柏·史塔克又是一剑刺去。

  这一剑他全力刺击,将罗柏·史塔克教他的东西发挥到极致。

  让他没想到的一幕却在这时出现。

  罗柏·史塔克竟然没有躲闪。

  扑!

  剑锋刺入罗柏·史塔克的胸口!

  正中心脏要害!

  “罗柏!”

  君临大惊。

  他弃剑扶住罗柏·史塔克。

  对方却只是微笑着看他:“谢谢。”

  君临尽可能用手捂住罗柏·史塔克的伤口,然而鲜血还是汩汩的冒出。

  他沉声问:“为什么?”

  罗柏·史塔克却只是怔怔的看着天花板:“我厌倦了……这该死的命运。”

  君临摇摇头:“不,命运或许存在,但不代表我们就要向命运低头。”

  于是罗柏·史塔克笑了笑,他咳出血:“北境的冰寒,是彻骨的冷,但只存于记忆。如果可以,真得想经历那从未有过的经历。可惜,我终究是做不到了。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他轻声说着守夜军团的誓词,听在君临的耳中,心中泛起悲意。

  罗柏·史塔克最终没能说完誓词。

  他的头轻轻垂下。

  死去。

  “呜!”冰原狼发出悲恸的哀鸣。

  然后它猛地冲出,撞在墙壁上。

  可是它没有把自己撞死,只是无力的躺在地上,满身鲜血。

  它悲鸣着爬过来。

  君临将冰原狼抱在怀里:“你想和你的主人一起离开?”

  “呜……”

  “好。”君临眼中落下几滴眼泪。

  抱着冰原狼,他双臂猛一用力,扭断了它的咽喉。

  看着一人一狼死在自己的怀中,耳边响起系统提示的奖励声。

  君临却没有任何在意。

  他喃喃道:“尼古拉,你是个混蛋!”

  尼古拉的回应响起:“憎恨我吗?那就努力吧。努力成长起来,消灭我,你就可以终结这一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