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罪恶战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叶清弦

罪恶战境 缘分0 3020 2021.05.08 12:00

  花臂男辗转哀号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才死去,鲜血染红了街道,君临目测这家伙流出了约有两千多毫升的血,接近自己身体的一半。

  果然晋升后的生命比起常人已是强大许多。

  也许以后血液流干都能活。

  随着花臂男的死,君临感觉自己虽然没觉醒,但力量和体质竟然各提升了1点,最显眼的就是寿命竟然增长了三十天。

  干!

  原来击杀候选者才是延续生命的最好方式?

  尼古拉就是在用这种方式,让候选者们无法真正的团结。

  除了“经验”,花臂男死后留下的唯一遗产就是那柄断裂的短刀。这短刀对于别人来说已经不能使用,不过对拥有刃化术的君临而言还有些价值,所以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君临扭头离去。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现出一个念头:不知何时,自己也许也会成为那地上的尸体。

  只要一次失败,自己就再没有爬起来的可能。

  这个认识让君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受,他深深意识到,在这险恶的世界里,惟有不断努力,变强,才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想通了这点,君临的战斗也变得越发努力起,认真的对待着每一次战斗,再不敢轻忽大意,经历过这一战的君临,无疑又成熟了许多。

  可惜的是,岳明珠一直没来找他,看样子是没得到消息。

  吕西平和谢礼的事就象一个迷,萦绕在君临心中,让他总也挥之不去。

  但正如尼古拉所说,他必须自己去寻找答案。

  ——————————————

  一天后,君临收拾了一下东西,向遗弃之都其他区域进发。

  走过几条街区后,君临来到一家医院门口。

  医院很破败,残缺的红十字标记,破碎的门窗,说明这家医院怕是已经历了多次洗劫,基本不会再有什么价值可言。

  进入医院,医院里果然已是空空荡荡,别说珍贵的药品,就连病床,被褥等都被搬至一空,除了那些不会再有任何作用的电器,就只有满地的碎玻璃和飘飞的纸张。

  从地上拾起几支钢笔,君临看了看,还有墨水,便收了起来,同时收起的还有一叠未写过的白纸以及一套人体结构示意图。

  不远处的柜子里有几个打开的药瓶,周围散落着数十粒药片,君临一颗一颗地将药片拾起放入瓶中,同样收了起来。

  继续前行,来到手术室,君临很意外地在手术室中发现了一把手术刀。

  “还真是让人惊喜呢。”君临笑道。

  手术刀颇为锋利,旁边还放着一只保温杯,君临将两样东西也一起收起,看看再没有什么这才离开手术室,刚走出几步,君临突然停下。

  他看向不远处的地面。

  道上正停着一辆小推车,车上还有一只拖把和一个水桶,四周则散落着一些垃圾。

  君临在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些垃圾除了有些换掉的带血纱布外,就只剩一个已生了锈的针筒,君临本来是打算回来后收走的。

  但是现在针筒不见了。

  看了一眼垃圾附近,君临抬头向四周看去。

  医院里静悄悄的,空荡荡一片,什么也没有。

  君临的表情却愈发严肃。

  他向旁边走了几步,突然抓住垃圾筒扔了出去。

  垃圾筒在空中翻滚着,撒落出无数垃圾,最终撞在对面墙壁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响,打破这死寂般的沉静,随又复归于寂寥。

  看看四周,君临猛地又将小车也推了出去。

  车子在地上滑行,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不等它撞墙,君临已又抓起一个空药瓶猛地向地上砸去,哗啦一下,药瓶砸在地上,在地上形成一大摊的碎玻璃片,君临已是连抓带踢,将手中所有能抓的东西统统扔了出去。

  伴随着一阵哗啦啦乱响,这一片区域的地上已到处堆满了垃圾与碎玻璃。

  终于,就在君临又扔出一堆垃圾时,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极轻微的响动。

  响动很轻,夹杂在君临制造的噪音中本不易被察觉。

  但是那一刻君临还是听出了背后的异声,他猛地向前冲出,同时右手大剑刷地横挥身后。

  击在空处。

  君临看到自己身后什么也没有,微微怔了下,眼角的余光却在这时瞥到七八米外楼梯口的附近,一块被扔在地上的纱布突然扁了一下。

  完全是不假思索,君临虎吼着掷出手中大剑。

  大剑在空中划出一抹光亮,劈向远处无人的空处。

  下一刻就听“啊”的一声尖叫,一道人影在空气中出现,一头向着楼梯下栽去,大剑从那人的身体上方掠过,正砍在对面墙上,墙壁被击出一个大洞。

  那人已是咕隆隆从楼梯上翻滚着跌了下去,随后发出轰的一声震响,便再无声息。

  君临走过来一看,只见楼梯转角处躺着一个人,脑袋撞在墙上,额头还流着血,双目紧闭,看样子是撞昏了过去。

  令他惊讶的是,对方竟然是个女人。

  一个只穿着胸罩与蕾丝内裤,近乎赤/裸的年轻小姑娘。

  “是她?”这个人君临却是认识的。

  正是当日和吕西平他们在一起的候选者之一。

  这姑娘当时没说什么话,但君临却对她印象深刻。

  因为她就是那个丢了高跟鞋用布条裹脚的女孩,这让她看起来象个裹足女。

  姑娘的年纪不大,有着一张娇好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细长的眉毛,也算是个养眼美人。

  她的皮肤极好,光洁水润,看起来就象是被滤镜加工过一般,属于那种只有在婴儿身上才能发现的皮肤。

  君临注意到她身上几乎每一处的皮肤都是如此,用手触摸了一下,水般柔嫩,但是随着君临指尖的碰触,女子的皮肤竟微微闪耀出一丝能量般的光彩。君临明白了,这应当还是她能力的影响。

  从这姑娘刚才的表现和她皮肤的情况看,她虽然能隐身却不能抵挡攻击,否则也不会为了躲剑而摔下楼梯,更不会为了躲避满地的垃圾而发出响动。

  君临注意到她摔下楼梯的时候甚至不小心踩在了一块玻璃上,导致脚上也受了伤。

  大致把握了这姑娘的能力,君临拍拍姑娘的脸。

  从楼梯上滚落的这一下虽然不轻,不过候选者体质强,应当只是轻度昏迷,很容易就能唤醒。

  只是连拍两下,姑娘都没动静,君临有些惊讶,想这姑娘不会是摔得厉害了吧,凑近了去看。

  就在那时,那姑娘突然睁眼,右手一抬,一只针筒无中生有的出现在她手中,对着君临的颈侧刺下。

  这一下变起肘腋,君临只能猛仰头,针筒擦着他的脖子划过,带起一溜血花。

  那姑娘一下刺空,抬起双脚蹬向君临,君临手一挥架住,反手一拳击出,那姑娘就地翻滚,身影竟在翻滚过程中渐渐淡去。

  君临左手一抄已抓住她的脚:“想跑?”

  姑娘转身就是一拳,君临正要迎击,突然想起刚才她就是用的这只手刺自己,针筒还在她手上呢,可现在竟没看见。

  糟糕!

  君临知道上当,猛缩拳,拳上微微一痛,已被那隐形针刺中,总算他缩得快,受伤不深,不过这一下也让他彻底失去机会,那姑娘一脚踢在他胸口,将他蹬的连连后退,自己则趁机消失不见。

  君临大喝:“出来!”

  一掌按向地面,大片的雷光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逸射开来,仿佛一朵雷电莲花在盛开。

  “啊!”

  惊声尖叫中,君临身边那姑娘的身影闪现,原来这姑娘在刚才隐身后没有向下跑,而是试图从自己身边跑上去,来了个反其道行之,如果君临对着楼梯下方攻击,还真可能被她逃掉。

  可惜雷电攻击是无死角范围攻击,她所在的又是在楼梯转角这种面积狭窄的地方,最终没能躲过。

  这一下连电带撞,她已被震的再度撞到墙上,却是伤得却是比之前更重了。

  “恩……”姑娘痛苦呻吟着倒地,她还想爬起来,君临已走上前,一脚踩在她手腕上。

  这一脚踩的她手腕剧痛,再无力捏住自己的武器,针筒落在地上。

  君临已一把掐住她喉咙,将她拎了起来按在墙上:“再动手我就杀了你。”

  姑娘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惧。

  她睁大眼睛看着君临,身体微微颤抖。

  “你的名字?”

  姑娘张了张嘴,终于道:“叶……叶慧美。”

  声音倒是颇为清脆动听。

  “砰!”君临一拳打在她腹部,痛的姑娘的脸都扭曲起来:“这是第一次撒谎的教训,有第二次就断你一手,第三次就挖你一眼!”

  姑娘只能回答:“叶清弦。”

  “为什么要跟踪我?”

  叶清弦急道:“没有,我在你前面进入这医院,想找点东西,没想到你走了过来。我怕被你遇到你会杀我,就躲了起来……我没想杀你!”

  “杀你?你又不是没见过我,你知道我不会杀候选者。”

  叶清弦惨淡一笑:“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君临心头一震,想起了花臂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