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罪恶战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罪恶战境

缘分0

  • 科幻

    类型
  • 2021.05.01上架
  • 26.94

    连载(字)

2.3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罪恶战境》的科幻之旅

盟主光棍30周年 盟主门房大侃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乌鸦嘴

罪恶战境 缘分0 6057 2021.05.01 09:00

  进化的定律是后来者居上,时间空间演化出无机体,无机体进而为动植物,从固定的植物里变出了文静,缠着人不放的女人,从活泼的动物里变出粗野,敢冒险的男人;男人女人创化出小孩子;小孩子推演出洋娃娃。所以,至高无上的上帝该是进化最后的产物——钱钟书《上帝的梦》。

  ——————————————————————

  W市。

  走上天台,君临看到刘正站在大楼边缘处。

  他正小心的往下望,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下方如蚂蚁般的人群,甲壳虫般大小的车辆。

  高空带来的眩晕感让刘正心中一阵颤栗,君临可以看到他的双腿微微有些颤抖。

  从侧面看,他的脸上还留着烧伤后的疤痕,这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也让君临不太好判断他的心情。

  但从那颤抖的腿可以判断,他还是有些紧张与害怕的。

  这让君临自信了许多。

  还懂得恐惧就好。

  出口处的警察小声告诉君临:“他现在心情很不稳定,你要……”

  君临看看他:“你想告诉我该怎么做?”

  那警察立刻闭嘴。

  君临便悠悠哉哉的走了过去。

  刘正回头看了一眼,大喊:“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君临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靠近的企图。

  他往旁边走了几步,在距离刘正大约五米远的地方,爬上天台边缘,然后和刘正一样站定。

  下方人群便又是一阵惊叫。

  君临坐下,将脚搁在外面。

  他看着下方,缓缓说:“我没兴趣管你的事,我只是过来跳楼的。”

  刘正奇怪的看他:“故意玩同理心?让我放低戒备,最后听你劝告?你们这些谈判专家,都是这么干的,对吧?”

  君临轻笑,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继续自语:“我想过很多自杀的方法。服毒,过程有点痛苦,关键还不一定死,活下来就是继续受罪;上吊,也有一个煎熬过程,关键死相还特么难看;投海?我会游泳,多半会本能的撑下去,然后再后悔……想来想去,最干脆利落的方式,就是跳楼。简单,痛苦时间短。唯一的问题你得找个高点儿的地方,否则万一没摔死,又是个麻烦。”

  刘正沉默了一下。

  尽管心中有戒备,但事实是君临还是说到了他的心上。

  每个自杀者,大概都会考虑选择一种死亡方式,而跳楼的确是最简单干脆的。

  君临继续:“其实我还想过一种方式,就是去干一件坏事。去杀人,去放火,然后被枪毙。”

  刘正吃惊,他看看君临身上的警服,问:“你是警察,竟然还有这想法?”

  君临白了他一眼:“想想还不行啊?想想的事又不会变成现实。”

  刘正滞了一下。

  是啊,谁规定警察就不能有恶念的?

  君临又道:“不过说起来也怪,我这个人,就好像有一种天生的坏运气,我是说……就象是预言术一样,有时候胡说八道的事,莫名其妙的竟然就实现了。”

  他要是劝慰刘正,刘正或许就内心抵抗,直接真就往下跳了。

  但他现在却是在讲故事,大大吊起了刘正的好奇心:“比如呢?”

  君临便道:“有一次,有个家伙因为失恋了自杀。我就去和他谈,我说,我和你一样,也失恋了。而且我比你还惨,是因为我付不起天价彩礼,硬生生被丈母娘给拆散了,但你看,我不还是坚强的活过来了?”

  刘正哼了一声:“你们这些谈判专家,就是会胡扯,你在骗他。”

  君临耸耸肩:“当时是骗他。”

  刘正怔住:“你是说……”

  君临点点头:“后来成真了。”

  刘正就哼了一声:“扯淡,我不信。”

  君临笑道:“拜托,你又不是因为失恋要跳楼,我拿这事骗你干嘛?”

  “你知道我的事?”

  “如果你想劝一个人,那就一定要先了解他……”君临的语声变得低沉。

  他看向刘正,说:“你太无辜了……不值得……非常不值得……”

  刘正是个英雄。

  前不久上过新闻的英雄。

  在一次夜班回家的路上,因为路见不平,保护一个单身女性,而遭遇两个流氓的迫害。其中一人在他身上浇了汽油并点燃,造成他轻度烧伤。

  这件事曾一度引起轰动,轰动的原因到不是那两个流氓,而是被救的女孩——那女孩在事后逃跑,警察需要举证的时候,她竟然死活不肯露面,说是怕报复。到最后更是公开抱怨,说刘正多管闲事,本来没他,自己也不会遇到什么生命危险。

  那到是,人家只是想上她。

  更可气的是,有很多人竟然都抱有这种想法。

  他们认为刘正的遭遇是自找的,是多管闲事的结果,如果没有他,事情也不会这么严重。

  当然,大部分人的道德观是正常的,很多人因此骂那女孩。

  女孩因此陷入舆论的漩涡。

  结果那女孩竟然自杀了。

  这下可好,刘正一下成了导致女孩自杀的罪魁祸首,在有心人的操弄下,舆论风向迅速转变,变成了刘正逼死女孩。

  更有传言说,那两个如今已经被抓的年轻人,本来就只是占些口头便宜,是刘正强行出头,殴打对方,才导致的对方还手,汽油也是他自己撞翻的,然后一支烟头落下……

  总之,这一下刘正百口莫辩,从英雄成了罪人。

  有了这样的经历,就能理解刘正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了。

  君临轻声说:“做个好人,很累,对吗?”

  刘正再克制不住心中悲伤。

  他嚎啕痛哭,大喊起来:“我不想再做好人了!做什么狗屁好人,我一辈子都没干过坏事,凭什么?凭什么让我遭遇这样的事?当时如果没有我,那个岳明珠就被他们给强奸了。可到头来,她竟然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我!我也没说她什么,我都不明白,她怎么就自杀了。怎么就成我逼死她的了。”

  被烧伤的阴阳脸在哭泣中扭曲,显得格外狰狞。

  丑恶的外表,受伤的心灵。

  “是有些怪。”君临嘟囔了一句:“象这样的女孩,照理是没有自杀的勇气的。不过也难说啊,求存是每个人的本能,但我们总会因为种种原因,就放弃宝贵的生命。其实如果可以,谁又想死呢?”

  刘正怔怔的看他:“你真的想死?”

  君临点头。

  刘正:“你又是为什么?”

  君临想了想,点头:“好,那我就告诉你吧,因为我得了癌症。肺癌晚期,快死了。”

  刘正吃惊:“真的?”

  君临低声道:“有一次,我劝一个自杀者不要自杀,他是因为得了急病,不堪痛苦。我就骗他说,我也得了病,是癌症,也很痛苦,但我什么人都没说,因为我决定要坚强的活下去。人生宝贵,就算再艰难,也该挺住,不负生命中的每一秒美好时光,才不枉人生……一堆美好鸡汤,成功把他救下。”

  刘正看着他。

  君临语声低沉:“乌鸦嘴就是乌鸦嘴,那时候我真的只是骗他,谁能想到,一个月后我就在医院里查出,我真的得了癌症。妈的,这事可真扯淡。”

  说到这君临自己都笑了。

  刘正吃惊的张大嘴巴:“你说的都是真的?”

  君临慢条斯理的从怀里取出一张纸。

  他走过去,递给刘正,然后又退了回来,完全没有趁机把刘正拉开的想法。

  刘正接过,看到上面果然是医院的诊断书。

  君临,肺癌晚期的字样,赫然纸上。

  君临已道:“我和你不同,我没遭遇你那些痛苦经历,我所经历的人生,顺风顺水。我曾以为,谈判专家只是我人生的一个起点,我未来的人生,会更加美好与辉煌……你知道吗?比你所经历的事更痛苦的,就是万般顺利,却戛然而止。所有的幸福,就这么突然远去,所有的美好都不复存在。你想死,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没有了眷恋。我不想死,却不能不死。如果是你,你会选哪个?”

  刘正呆了一会儿,终于摇头:“我突然觉得你比我还可怜了……你比我年轻,有大好前途,却遭遇这种事……难怪,难怪。”

  他颓然坐下,一不小心晃了下,险些摔倒,引的下方又是一片惊呼。

  好在刘正终于坐稳了。

  几名警察想上前抓住他,君临却摇了摇头,示意他们止步。

  刘正呢喃道:“我没有勇气自杀,我只是想让他们看看,让那些网络上的喷子看看,他们的言论,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威力,让他们看到,是他们亲自把一个人逼上绝路!”

  “做到这一步,已经够了。”君临唏嘘道。

  他起身,来到刘正身旁。

  向他递出手。

  刘正看看君临,他一把抱住君临痛哭起来。

  靠!

  你别那么用力啊,差点把我摇下去。

  ……

  扶着刘正走出天台,支队长李大章走过来,抱了一下君临,笑道:“干得漂亮。是不是又用你身患癌症的那套说辞了?”

  君临伸了个懒腰:“方法不在老,在于管用。救人这种事,要什么创新啊?”

  “真难得你为了这个还特别为自己准备一张假的病检报告。”

  “有备无患嘛。”君临大笑道:“好了,我的活儿干完了,要回去休息了。”

  他说着往前走。

  “喂,你还有报告没写呢。”

  君临挥了挥手臂:“请假,休息后再说!”

  ————————————————

  回到家,打开冰箱,取出一罐可乐。

  君临将自己丢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新闻里正在播报一则新闻,好像是某地又出现了奇异事件,有目击者发现不明飞行物,还有拍下视频的,只是视频模糊不清。

  最近这种破新闻真是越来越多了,不过基本都被证明是假的。

  君临没有在意,只是看着电视剧发呆,又取出体检报告看了看,忽然一笑:“如果你们知道这是真的,又会怎么想?”

  体检报告是真的,君临真的得了癌症。

  只是他谁也没说。

  直到有一次,不小心被同事看到了报告,当所有人都过来安慰他,同情他时,君临却没来由的一阵厌烦。

  他讨厌被安慰,被同情,那让他感觉自己就象一个失败者,一个弱者,只能通过自身的无助与绝望来博得同情。

  君临不屑于此。

  所以他编了个谎言,说自己是专门做了这份报告,用来骗那些想不开的人。

  想想也真讽刺,一个每日被病痛折磨,自己都恨不得早死早超生的人,却要经常去劝慰别人生命可贵,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催眠别人的同时,也催眠了自己,使得君临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但是身体却渐渐抗不住了。

  这让君临不得不经常请假。

  两天前,他再次去医院的时候,大夫告诉他,他现在的情况,如果不做化疗,最多再撑三个月。

  但君临还是拒绝了。

  他讨厌苟延残喘的活着。

  他可以不自杀,但也不想苟活。

  除了止痛药,他什么都没要。

  这刻痛苦再一次如潮水袭来。

  君临取出口袋里的药盒。

  药盒上写的是维生素——为了保密,君临把药盒换了。

  打开药盒,君临倒出几粒给自己吃下,猛然一阵剧烈的咳嗽。

  嘴角现出殷红。

  “好吧,这大概就是命吧。你挽救了很多人的命,代价就是把自己的命搭上。当然,也可能是一种预言……”君临自语,说着竟然笑了起来。

  所谓的预言成真,君临也没有骗刘正。

  他的运气真的很不好,经常在劝说别人的过程中,随口编的故事就成了真。

  本来都已经谈婚论嫁的女友,突然间彩礼从二十万涨到了四十万,这到也算了,关键房子从六十平提升到了一百二十平。

  这个就离谱了。

  结果自然就是女友离开。

  又一次他劝一个破产的企业老板,就说自己也被朋友借钱不还。

  结果,有个借了他十万块的发小,第二天就跑路了。

  连续几次的善意忽悠最终变成现实,君临小心了。

  他改口说自己中了大奖。

  结果对方自杀了。

  那是他谈判史上最惨重的一次失败,事后也没中奖。

  于是君临只能继续“诅咒”自己。

  直到得癌症。

  从那时候起,他到是不用再忽悠别人了。

  现成的体检报告,完全真实的情感经历,都不用编,也不用演,信口拈来,情在其中,效果出类拔萃。

  事业蒸蒸日上,病情每况愈下。

  为此,就连君临都不由得唏嘘了一句:“真他娘的好的不灵坏的灵啊!我不是预言主,是他娘的乌鸦嘴。有本事你再应一次,我要是从这窗口跳下去,我就他娘的穿越!”

  君临说着,自己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咳血。

  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我保证,这次你的话也可以应验。”

  ————————————

  愕然回首,君临看到一个人正坐在他身后。

  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个人的话。

  你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对方。

  因为君临同时有两种感觉。

  第一种是这个人不存在。

  因为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房间里的一切,沙发,窗,灶台,还有垃圾桶,没有任何一处被人体遮掩。

  第二种是这个人的确存在。

  他就存在自己的眼前,他不会遮蔽你的视野,但他却不是透明的,就好像你可以同时看到他和他身后的一切。但你却又无法描述他的样貌,甚至这个他都不对,因为你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仿佛你所看到的一切在你的脑子里都成了一堆乱码,只能意会而不可言传。

  存在与不存在,同时以一种怪异的形式出现在君临眼前,就仿佛两只脚同时踏入了时间长河的两个节点,并存而互不干涉,又像是自己的右手手心摸到了右手手背,矛盾而又和谐统一。

  君临内心中升起巨大的讶异感,他晃晃头,就象挥去幻觉一般,然后脱口而出:“不是吧?”

  对方微笑。

  君临看不到,或者说他看不到对方的笑容,但他就是知道对方在笑。

  他说——如果“他”的确存在的话:“这不是幻觉。”

  君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确认对方的位置,却感觉他仿佛存在于任何地方,无论他往哪里看,都能看到对方。

  他镇定心神,说:“我没听说有科技达到这种地步。”

  “这不是科技,而是意识传输。”

  “意识传输?”君临惊讶:“你是说……”

  对方轻轻挥了下手,君临看到眼前的景象变幻。

  自己仿佛穿越一般,来到一片广袤世界的天空中,从这里往下看,下方是高山大河,青草密林,流水潺潺,但那些花儿,草儿,还有草原上的生物,都是自己没见过的。

  君临却脱口而出:“这里不是地球,你带我穿越了?”

  或许是看多了小说的缘故,君临虽然心中震惊,但至少还没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对方的回答却让他喷饭:“只是让你看看,你还没跳楼呢。”

  “……”

  君临点点头:“所以,让我这个乌鸦嘴来做个预判怎么样?你是个倒霉的异世界神,被同世界的神打败了,然后就跑到地球上,想找寻一个宿主,做他的老爷爷?”

  对方笑道:“你的小说看了不少,这有助于你的想象力,却无助于事实。不过你还是不要轻易胡说八道的好,那对我没用,却只会浪费你的天赋。”

  “咦?什么意思?”君临听出对方话里有话。

  “还是让我们从头说起吧。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来自遥远的战境次元,是伟大飞升者文明的源起之地。”

  “啊!至少这点没猜错,的确是异世界。”君临嘀咕。

  “次元!不是世界。”

  “有区别吗?”

  “有,用你们的话理解,次元是宇宙,位面才是世界。”

  “重要吗?”

  “很重要!”

  “好吧,你说重要就重要。那么所以……你是来自叫战境的宇宙?”

  “我更喜欢叫它战境次元,这是飞升者文明对它的称呼,并因此推而广之。”

  “我们的宇宙好像还没起名字。”君临继续嘀咕。

  “你的关注点很奇特。”他笑道。

  君临摊手:“我现在心里有点乱,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乱的,不是吗?所以……你不但是个外星人,而且是不同宇宙的外星人?现在正在用意识在和我对话?”

  “你可以这么理解。”

  “为什么找上我?”君临看着脚下。

  他现在依然站在云端。

  下方是白云苍狗变幻,世界如水波流淌,充满了瑰丽幻象。

  这感觉如此缥缈,又如此真实。

  真的不是梦啊!

  对方的声音传来:“这事说起来话长,我还是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描述吧……就是我需要你作为我的士兵,然后去战斗。”

  “哇哦。”君临吹了声口哨:“听起来不错,可你都是这么牛逼了,为什么还需要我?难道说你还不够强?”

  “恰恰相反,飞升者文明曾经是战境次元最强大的终极文明,统一着整个次元宇宙。”

  “那让我猜猜,按照故事的正常发展,你们后来遭遇了强大的对手,最终被灭了。于是你怀抱着复仇的期望,穿过次元壁垒,找到了我,成为我的贴身老爷爷,把希望放在我身上,寄托于我的复仇?”君临笑道。

  君临很欣慰,遇到这种情况我竟然还笑得出来。

  对方也笑了:“你想太多了。飞升者文明的确已经不复存在,不过它不是被什么强大对手灭亡的,是被我们自己灭亡。”

  “你们自己?弑君者?”

  “不要用你们地球人的狭隘视角来看问题,飞升者文明有着远大的抱负,我们对争权夺利没有兴趣,或者说,统一次元也只是为了更大的追求。飞升者们是团结的,一心的,其团结程度超乎你的想象。”

  “那你们是怎么灭亡的?”君临不解。

  没有外敌,没有内斗,怎么就亡了呢?

  “我们是自愿消亡的。”

  “啊?”君临懵了:“自愿消亡?”

  “对,为了超脱这个次元,进入更高层面,所有飞升者最终选择了放弃自我,将所有意识融合成一体,也就形成了现在的我,飞升者意识集合体,最初与最终的次元之神。”

  “我去……”君临脱口而出:“你们果然很团结!”

  ————————————————————

  PS:这本是缘分很用心打造的一本小说,不过可能正因为这个缘故,一开始会有些设定需要介绍,我已经重新精简过,如果实在不喜欢,就直接跳过。不过我还是建议稍微看一下,有些东西还是很有必要铺垫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