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罪恶战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极限挑战

罪恶战境 缘分0 2269 2021.05.03 09:00

  门终于可以打开了。

  走出房间,眼前是一条长长的走道,沿着走道,是一扇扇小门。

  而现在,每扇门前都站着一个人。

  有男有女,甚至还有老人和孩子——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脸色苍白,老人不清楚年纪有多大,头发到已然花白。

  君临注意到,所有人都是同时开门的。

  这刻大家互相看看,显然他们都明白自己的处境,只是心态上很明显还没有适应,大部分人的脸上竟然还有恐慌。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自愿来这儿的。

  尼古拉会征询每个人的意见,但不代表你的拒绝就有效。

  只有他比较重视的人,如君临,才会和颜悦色,更多的时候,可能就是打个招呼,然后就把你带过来了——对尼古拉来说,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只是陪练。

  当然,正如尼古拉所说,尼古拉怎么看待他们不重要,只要自己争气,把陪练的地位晋升为主力也是没问题的。

  有趣的是,君临果然看到了刘正。

  刘正也在看他,眼中现出明显的吃惊,但终究明白了什么,对君临点了点头,然后什么也没说,彼此就装不认识,这是属于成年人的默契。

  他把目光放在另一个人身上。

  一个女人。

  岳明珠。

  那个曾经被刘正救过的女人。

  她果然也来了。

  怪不得她会自杀,所以,还是尼古拉搞的鬼?

  不过岳明珠是在自己穿越前十多天自杀的,现在却和他们同时出现,再加上同一步调的开门,让君临意识到,尼古拉或许也有着掌控时间的力量。

  大概是做贼心虚,岳明珠看到刘正后,本能的向后缩了一步,向旁边望去。

  刘正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一番诡异的沉默与打量之后,终于有人说话。

  “我想大家都已经明白现在的情况了。”说话的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士,看起来象个白领。穿西装,打领带,脸上带着苦涩的笑。

  他说:“我们被某个神给带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来了一场华丽的穿越,并被赋予了战斗的使命,并在将来的某天,干掉那个神,或者被那个神干掉。这简直太他娘的操蛋了!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他唏嘘着,用手去抚摸身边的木制墙壁,真实的手感再次告诉他,这不是梦。

  白领男对面门里是个大高个的络腮胡,咧着嘴笑:“我还好,我是自愿过来的。”

  自愿?

  大家一起看络腮胡。

  “嗯。”络腮胡用力点头:“老子的钱被婆娘卷了跑路,生意做不下去还欠了一屁股债,走投无路。突然有个声音跟我说,要不我带你穿越吧?我就随口说好啊,你只要别把债主也带过来就行。然后我就嗖的一下过来了。”

  这话让紧张的大家不由同时笑了起来。

  关键是络腮胡又接了一句:“问题是尼古拉没把我这话当回事,竟然还是把债主带过来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向的是隔壁的男子。

  那男子看起来也很斯文,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肚子微鼓,有点中年发福的气质。

  听到这话,眼镜男微微一笑,道:“别担心,老张,我现在不会问你要债了。”

  络腮胡老张便耸耸肩:“谢啦,孔老大。”

  大家便都有些忍俊不禁。

  原来神也可以这么恶趣味的。

  “那你现在后悔吗?”说话的是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穿了一件打补丁的工服,看起来就好像刚从工地上回来,正在用一把刀修着指甲。

  从对方的体格上看,很明显是练过的,涨到要撑破衣衫的肌肉,再看那淡定的表情和稳定的双手——多半也是自愿过来的。

  “后悔?”络腮胡老张想了想,一笑:“说不上后悔,至少还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尼古拉只允许我们提一个问题。”

  一个问题?

  君临心中一动。

  果然尼古拉对自己还是有优待的?

  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老实嘛?

  这刻有了共同语言,大家也渐渐打开话匣子。

  还是白领男道:“既然大家都是穿越过来的候选者,我建议大家联合起来。当然我知道尼古拉的目的是选出最终的终选者,不过这不代表我们之间就要内斗。尼古拉从来没说过,候选者之间要分个你死我活。”

  “没错。”络腮胡也支持:“现在我们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里什么情况都还不知道,联合一起是最好的选择。”

  “没错!”

  “没错!”

  大家纷纷支持。

  报团取暖,人之本性。

  “那就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我叫吕西平,通州人,今年26岁。”白领男道,他看起来很有领头羊的风范,君临默默的看他装逼。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会配合他的节奏,他话刚开头,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象个秘书的精干妙龄女子问:“有个问题。你们有谁接了那个极限挑战任务吗?”

  大家互相看看。

  络腮胡笑道:“那么危险的任务,我可不敢接。”

  大家纷纷摇头。

  君临也同样摇头。

  “那就好,别误会,我只是不想有人接了那么危险的任务后还和我们走在一起,那可能会连累我们。”秘书女道。

  大家一起认同。

  君临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想了想,他说:“抱歉,刚才骗了你们,我接了任务。”

  什么?

  所有人一起看向君临。

  秘书女的眼中已露出“杀气”:“你不承认是想害死大家吗?”

  君临笑道:“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我现在已经承认了。我先前之所以没承认,只是因为我不想被人看成是个自以为是的白痴。但是你说的也对……接了任务的我,和你们走在一起,很可能会害了你们,所以我改了口……我还没害到你们,所以也不欠你们什么,犯不着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

  听到这话,秘书女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一时喃喃。

  反倒是络腮胡竖起大拇指:“是条汉子。你要是能活下来,老子愿意和你交个朋友!”

  君临却摇摇头:“我要是活下来,却不会愿意和你们交朋友。”

  他说着已独自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大家都怔然。

  秘书女惊诧:“他这话什么意思?嫌弃我们?”

  “为什么不能嫌弃?”那用匕首刮指甲的刀疤男冷笑:“说是联合在一起,可知道他接了极限挑战任务之后,就立刻放弃了他,这样的朋友,为什么要交?”

  有人不忿:“我们才刚认识,凭什么为他卖命?”

  刀疤男回答:“没错,的确没理由。所以他也没理由带你们啊。”

  “带我们?他有什么资格带我们?”大家都乐了。

  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说让他带,未免可笑。

  刀疤男回答:“别忘了任务是有奖励的。只要他能活下来,那起点就比我们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