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罪恶战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相残

罪恶战境 缘分0 3792 2021.05.08 09:00

  将打磨好的餐刀一把一把别在腰带上,君临背上罗柏的剑离开酒店。

  毒尸就在离酒店三条街以外的街上,它似乎在那里安了家。

  君临来到这条街时,那只毒尸正在街上迷茫地散步。

  站在街头,君临对着毒尸吹了声口哨。

  毒尸回头,就看到路口站着一名穿着风衣的年轻人,对着自己笑道:“嘿,蠢货,过来啊!”

  它清楚的记得,就是这个人类在几天前惹过自己,不过仗着脚快又跑掉了,没想到他又来了。

  毒尸明显愤怒了。

  “嗷!”

  它仰天长嚎一声,象只被激怒的野兽对着君临冲去。

  君临嘿嘿一笑,双手向腰后一伸,已摸出两把飞刀,手心中雷光电闪,在飞刀的刀身上游走了一圈,脱手飞出,劲射毒尸。

  可惜这么酷的场面没能换来应有的结果,两柄飞刀同时擦着毒尸掠过,竟是一把都未击中。

  君临一拍脑袋:“双飞总是比较困难。”

  下一刻他不再尝试同时扔两把飞刀,而是只取出一把掷了出去。

  这一次击中了。

  飞刀正中毒尸的肩膀,毒尸坚硬的皮肤使得飞刀只戳进一点点,但是下一刻,雷光已在伤口处爆炸,电光撕裂炸现,将伤口一下扩大了十倍。

  那毒尸嘶嚎着扑向君临,君临却只是一步步后退着,同时不停地抽出飞刀掷向毒尸。

  一片又一片的雷电光芒在毒尸身上炸裂,毒尸身上的脓包不断炸开,喷出大片的毒液,落于地上连地面都腐蚀出一个个坑洞。

  然而任它如何愤怒,咆哮,笨重的身体却就是追不上君临,在雷光刃的打击下,它的身体更是一块一块的离开自己。

  终于,伴随着一发雷光刃的射入,毒尸先是膝盖处炸出血光,小腿脱离身体,无力地跪倒地上。接着又一柄雷光刃将毒尸的身体也炸成两截。

  这毒尸生命力强大,这样也还是不肯死,在地上匍匐着爬向君临。

  再一柄飞刀袭来,这一次的运气不错,正中毒尸眼窝,于是雷光大作中,毒尸的脑壳都被掀开半拉。

  至此,毒尸方彻底不动了。

  看到毒尸死掉,君临这才松了口气。

  正喘息间,君临忽然看到那死去的毒尸身体里有绿色的光芒闪了一下。

  他微微一怔,难道这毒尸身体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此时那毒尸的毒液在挥发过后,已渐渐消散。

  君临走上前,小心避开还是毒液的部分,用一柄飞刀挑开那毒尸碎肉,呈于眼前的是一个绿色晶核。

  脑海中记忆闪过,君临已然明白:“原来是晶体。”

  核心晶体是生命死后精华凝聚而成,不过几率很低。

  由于是生命死后凝聚而成,往往附带了该生命死前的愤怒,痛苦与仇恨等情绪,属于负能量,因此不能直接使用,需要净化后才能使用。

  君临所得到的就是一种毒性晶体,可以用于制作各种剧毒物品,所以这种晶体就算不净化也可以用,可惜的也是因为毒性缘故,就是不能用它来提升自己。

  得了晶体,君临也感觉运气不错,正要放到口袋里,身后突然传来啪的一声微弱响动。

  声音很低,君临心中却是一震。

  不假思索,他猛地向前扑去,一缕寒光已顺着他的背后掠过,正砍在身后墙壁上。

  一道人影从黑暗中冲出,带起一抹寒光直劈君临,竟是出手狠辣绝不留情。

  君临刚扑出去还未起身,眼看刀光劈下自己来不及闪避,他心一横,干脆转身背对对手。

  铿的一声脆响,刀光正砍在君临背着的大剑上,君临被震的又向前跌出几步,一股巨大力量从剑身上传来,轰在他的身体里,震的他嗓子眼发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咦?”偷袭者惊呼,显然是没料到君临竟然还有这一手。

  不过下一刻他持刀的手臂竟突兀伸长,直刺君临。

  刀光下露出一张熟悉面孔。

  是那花臂男。

  刀刃沿着剑身刺向君临脊椎处,花臂男脸上已狰狞出得意笑容。

  就在刀锋将要刺入的刹那,君临身上突然放出一片电光。

  这电光并不算猛烈,但是打在那花臂男身上,还是刺激得他全身一麻,本能地缩了下手。君临回身一脚踢在花臂男的刀上,刀锋因此歪了歪,顺着君临的身体擦了过去,在他腰间划出一个大口子。

  君临闷哼一声,反手从背上取下大剑,只是还未等他反击,花臂男的左手也骤然伸长,一拳打在君临胸口,再次将君临打退,接着又是一刀反撩出去。

  君临知道不好,正常情况下君临未必怕他,问题是他之前和毒尸大战,消耗太多,而花臂男以逸待劳,却是不愁体力的。

  这刻花臂男一刀又一刀地刺向君临,由于手臂可以自由伸缩的缘故,他的攻击极为诡异,不需要脚步的配合就可以从任何角度发起攻击,君临极难避开,很快就被他连砍数刀。

  好在那花臂男也担心手臂被砍,攻击都是一沾即走,因此并不致命,只是尽可能的在君临身上制造伤口,想要慢慢消磨死他。

  他一边捅还一边得意狂笑,神情象极了疯子,大声喊道:“给老子去死!”

  “该死的是你!”

  看着疯狂劈来的刀光,君临眼中突然精芒一闪,挥剑向身旁一架。

  铿的一声脆响,这一刀竟被君临架住了。

  那花臂男明显没想到已经疲惫的君临竟然能挡住自己这一刀,竟是呆了一下,君临已冲上前反手一剑劈下。那花臂男回刀格挡,同时人向后急退,就听砰的一声,花臂男的短刀竟是被这一剑劈成两断了。

  花臂男也被这一刀惊住,怎么可能?

  他的力气怎么反而增长了?

  疑惑的同时,他的左手臂再度伸长,从左侧绕了一个弧线正打在君临持剑的关节上。这一下打在了君临的脆弱部位,君临也是一阵吃痛,大剑掉落。

  君临却是停都不停,一下冲到那花臂男身边,一拳打在花臂男脸上。

  花臂男的头向后一仰,一张脸如变了形般扁了下去,眼耳口鼻在那一刻呈现出同一水平面,只是下一刻又如充了气的皮球般恢复原状。他怒视君临,尖着嗓子叫道:“混蛋!”

  他的能力其实应该叫橡皮人,而非肢体收缩,是一种相当厉害的能力,不仅拥有诡异的攻击,更有一定的防御,只不过这些都需要消耗体力。虽然刚才君临那一拳没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却让他的体力消耗不少。

  这刻杀意狂飚,双手双脚已同时缠向君临,勒向君临的脖子,大喊:“勒死你!”

  “看谁先死!”

  君临回答了一声,也不闪避,一把抱住他,猛地撞向附近的墙壁。

  轰的一声,那墙壁在两人的撞击中倒塌,大量的石块砸在二人身上,那花臂男只觉得自身负担增升一截。

  接着君临已抱住花臂男的头,猛地一头向他撞去。

  两人的脑袋碰撞,那花臂男就象被铁锤迎面砸了一下,饶是他有橡皮身体卸力护体,还是被撞的头晕眼花。他痛呼出手,双臂缠的君临更紧了,拼命地想要勒死君临。

  只是君临却如疯子般,抱着他一次又一次用头撞过去,双臂如铁棍般死死夹住花臂男,同时更是抱着他不停地向附近的墙壁撞来撞去。

  在这疯狂进攻里,花臂男发现自己的体力如瀑布般疯狂流逝,尽管君临已经被他勒的脸红脖子粗,脑袋上青筋暴起,已经喘不过气来,可是他的力量却在这过程中越发增长,那两只抱着自己的手臂几乎要生生把他夹断,看样子自己竟是要首先支持不住。

  “这……这怎么可能?”花臂男惊骇叫出声来。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君临咬着牙回答,又是一头撞在花臂男的脸上。

  这一下撞击就如骆驼背上最后的稻草,将他仅存的一点力量也榨干。

  就在失去力量的一刹那,花臂男那两条如蛇一般卷着君临脖子的手臂突然发出啪嗒声响,骨骼尽裂。

  “啊!”花臂男发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嚎叫,他的两条手臂就象是被扭曲过度的麻花,在一瞬间彻底废掉。

  这就是没能在力量消失前变回原形的下场,可以说花臂男是自己把自己的手臂生生扭曲折断。

  尽管如此,花臂男却还没有死,只是倒在地上痛苦哀号着。

  君临同样是一屁股坐倒在地,一边大口地喘着气,一边扯领带般将还挂在脖子上的手臂扯下来。

  扯了几下没扯动,才发现这两条胳膊竟然还打了个结。

  “不错的蝴蝶结。”君临嘟囔了一句,用力扯断扔到一旁。

  刚才这一战,君临同样是险死还生,要不是他拥有激活,只怕早就被这该死的混蛋干掉了。

  花臂男还在地上大声地哀号着,之前的嚣张已不复存在,惟有深深的绝望与痛苦。

  他大声喊着:“杀了我!杀了我!”

  君临一脚踩住他的身体:“想要了结痛苦?可以,不过在那之前,能给我你杀我的理由吗?”

  “理由?”花臂男哈哈大笑:“理由你不是早就说过了吗?猎杀其他候选者,就能提升自己!”

  果然。

  花臂男能短时间内快速提升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已经杀了好几个同伴吧?”君临道。

  “是!要不是这样,我怎么可能追上你!”花臂男大喊:“我要宰了你!谁叫你那么无视我!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拥有两种能力,妈的,我不服啊,我杀了五个候选者,为什么还是只有一种能力,我不服!”

  “实际上,我有三种。”君临冷道。

  花臂男彻底怔住:“这不可能!”

  他大声呐喊,疼痛让他的声音变形,心中的震撼却已是无以复加。

  但那一刻他突然想起尼古拉说过的话。

  只有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才能真正觉醒。

  他终于明白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

  “不!”他绝望地看着君临:“放过我……求求你……我知道错了!”

  君临同情的看他:“知道吗?在那天告诉你们真相后,我也曾幻想过以后再相遇的场景。我幻想过那可能会是一次普通的相遇,说几句话后各自离去;也可能交到可以信任的伙伴,相互扶持;更可能只是形同陌路,交错而过;当然也有过为了提升实力而相互大战的可能,但那是我最不期望的……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吗?”

  他蹲下身,凑近花臂男的脸,一字一顿道:“你毁掉了我对候选者们的期待,给了我一个我最不想要的答案。作为对你的惩罚,我不会杀你,而是会让你在无尽的痛苦中慢慢死亡……”

  他说着回身拾起斧子,对向花臂男的腿,花臂男的心颤栗,大喊:“不,不,别这样!”

  血花飞溅!

  一条大腿离体飞出。

  接着是又一条大腿。

  两斧之下,花臂男已被君临生生剁成人彘,躺倒在血泊中。

  君临说:“一个人的血液大概在4200-4800毫升左右,通常只要损失超过自身百分之三十就会濒临死亡。不过我们现在都已经不是正常人,还是不是这样就不好说了。我很想知道答案,这对我以后的战斗有好处,所以就用你来实验一下了。反正一样是死,做些贡献也是好的,顺便也可以让你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