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被困万世做祖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三千英灵护秦府

被困万世做祖宗 歪歪有点爽 2163 2019.12.04 23:58

  “汪汪!”

  正在牌位里呼呼大睡的小黄狗白点,一见叶天明回来,马上睁开眼睛,跑了过来,摇着尾巴,眼巴巴地瞅着,嘴巴上口水直流。

  相处了一天,叶天明对这小家伙多了些了解,明白这样子应该是饿了,脑后白光一闪,五颗咬鬼豆扔了过去,嘎嘣嘎嘣一阵嚼,白点终于止了口水,然后就又倒头大睡了起来。

  “哎,这里头确实是无趣了些,除了睡觉就只能想象,可对一条狗来说,想象的难度显然高于睡觉。”

  叶天明望着这约摸四百平米的空间,灰蒙蒙地了无生机,也难怪白点耷拉着脑袋睡得香了。

  “大梦万千秋,平生我自知。草芦犹自可,混沌难为情啊!”遥想秦明未曾出仕之时,安居旧越边陲,撒网捕鱼,开弓射猎,酣睡春秋,尝读兵书三卷,偶诵道德之言,何等地逍遥自在。

  可惜,千年夙愿,家族命运,容不得他安享生平,那一年,静极思动,忽而策马狂奔三十万里,由武洲之南旧越之边,一路行至这塞北之地。

  就在当年这小小富平镇里,风云际会,遇到了几个玩伴,整日里打马游街,宴饮豪歌,不想这便是最后的恣意纵情。

  “谁曾料到,那个瘦弱病态的乐公子,竟是流落在外的越国二皇子……”回想前尘往事,叶天明忽然觉得秦明的际遇颇为传奇,可惜啊,一时不慎竟然睡了越无明的未婚妻,将自己的一生就此绑在了滚滚战车上。

  透过尘封了五十年的记忆,叶天明终于看到了曾经的春闺梦中人,白衣飘飘,长发及腰,明眸皓齿,有着春水般的柔情,又有火一样的爆力,才情高绝未曾见,资质无双冰玉体,那一场梦,虽然恍惚,可却让秦明整整温暖了五十年。

  可惜,自此之后,却再未谋面,只于一年后给他送来一个婴儿,娟秀的字迹上写了个“业”字,秦明便给儿子取了“秦业”这个名字。

  一个业字,又让秦明参悟了半生,可惜,及至悟透,但知一梦。

  “业已如此,业已如此?还是说,业力使然,相忘于江湖?……”秦明最后如此想,叶天明也不知对错,可惜,种种都已成旧梦,此情亦难再追忆。

  “那个她,后来怎样了,如今可安在?”对这梦中情人,叶天明突然有了些想法,做了一辈子老光棍,不想竟然还有个如此绝色的俏佳人。

  旋即,便一拍脑门,自失而笑:“呵呵,想哪儿去了!秦明都化成了骨灰,当年的那个妞即便再是绝美,此刻恐已成了老太太……”

  他虽有秦明的记忆感受,可毕竟不单是秦明,有着多重意识,心念一动,便已退回到看遍万古寂寞的那颗不动心王。

  “启禀祖宗:我秦家为大越一统,死伤无数,付出良多,您老人家五十年征战,统帅八千万劲旅,功盖天下,泽被苍生。惜,不孝子无能,竟让您屈居家祠之内。秦氏后人,定当殚精竭虑,再复秦家辉煌。”

  此刻,秦业匍匐在地,声悲泪戚,向祖宗明志。

  叶天明看得明白,六面体外云雾之中,那枚[遇强则强]的家风符文,光芒大盛,十一道光线更显粗壮。

  “看来,这孩子今夜来此明志,并非意气用事,而是家风凝聚的结果。”叶天明若有所悟,暗暗点头。

  可惜,秦明并不能听到,他只是顿了顿,便接着说道:“生为大元帅,死岂无陪葬?我等虽无能,可将士之心,天日可昭,追随大元帅者死而无憾,今有为秦氏而亡之英魂三千,不知可有幸陪伴于祖宗身前乎?”

  秦业身前,一个斑驳的灰色坛子,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铁箱,一个崭新的黑色锦袋,一字排开,供于祖宗牌位下。

  ************

  叮!

  [信念:+3000]

  [发现铁血残魂3000条,符合“阴兵”开启条件,开启中……]

  [信念:-3000]

  咚!

  [阴兵:+3000(残魂,无战力)]

  叮叮咚咚一阵提示过后。

  六面体上多出了一个[阴兵]的栏目,就位于第五面“人口”界面上:

  [5人口://①族人:11+1(新生儿1枚即将出生)

  //②仆人:102(前朝余孽,皇帝走狗)

  //③阴兵:3000(残魂,无战力)]

  ***********

  三千信念,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叶天明的心跟着一起一落,瞬间又恢复了旧观,幸好万世困顿,早炼就了他古井不波的心境。

  “既然在人口界面下,那便说明这些‘阴兵’,并非是物品或能力,反倒是真实的生灵了。若是如此,以后倒是可以不用如此寂寞了。总算有了些可以交流的对象。”叶天明如此想着,便仔细观察起了六面体的提示。

  很快便注意到了一个问题:“残魂?无战力?”

  不过,对叶天明来说,这些都不重要,本来就是意外之喜,他看重的是这些残魂究竟残到了什么程度,能否与他正常地交流。

  想至此,突然意识到:这三千阴兵在哪里呢?

  “令:准!”心念动处,秦英手中的黑底白字祖宗令,便是一个大大的准字。

  一字之威,变化立起。

  灰色坛子上,黑气蒸腾,一条条人影,身披战甲,手握残兵,激动地嘶吼着,缓缓排成阵势,杀意盈天,鬼气纵横,在黑气中载沉载浮。

  大铁箱中,金甲金盔,长枪大刀,阵势森严,一个个如生前般,向前方行着军礼,似乎在大声地宣誓。

  绵袋抖动,狼烟滚滚,号角铮鸣中,孤魂野鬼般的战士们,自遥远之处陆续汇聚,慢慢布成了另一个军阵。

  三千战魂,自幽冥中回归。

  左中右,自成三军,即便不再为人,可依旧威势赫赫,锋芒不减。

  “杀啊!”

  战旗猎猎,杀声震天,勾连起无边气运,自整个大越境内,滚滚汇聚而来。

  此时此刻,每一寸曾经燃过战火的土地上,每一处曾经被大越军队征讨过的大地上,每一块国土上,都有无形气运在悲鸣,化而为龙气,直向这小小富平镇而来。

  五十年中,将军百战死,军士枯骨亡,上千万的战死者中,八成皆是秦明的属下。这些战死的英魂,一直沉睡在曾经的战场上,飘荡在历史的尘埃里,只待帅令下达便再次冲锋。

  他们虽然身死,可功业已然完成,大越已然定鼎武洲十个年头。他们的功绩,与国长存,他们的英魂,享受着国运的庇佑,本就在慢慢恢复。若是大越不灭,终有一日必将英魂再铸,转世为人。

  唯一可以号令他们苏醒的,便是昔日的大元帅秦明。

  战魂觉醒,乘着龙形气运,汇成磅礴风暴,尽归富平秦府。

  牌位之前,气运成龙,不断融入那三千甲兵之中,这些残魂渐渐变得完整。

  此刻。

  富平镇外四万禁卫军手中兵器哀鸣,尽皆脱手而拜,越无尘等人案头的帅印刹那间化为齑粉!

  大越三十万里江山,处处军营,同感悲恸,八千万甲兵,齐齐跪而拜之。

  太庙之中,秦明的英魂,于画像之中走出,望了望富平镇的方向,随即身化万千,一声大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