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被困万世做祖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井下传来一声响

被困万世做祖宗 歪歪有点爽 2296 2019.11.30 13:22

  后园古井旁。

  一圈男人激动地盯着那个圆圆黑黑的洞,恨不能自己代替那小娃娃进去。

  “九丈了,真够深的,这么深都还没出水。”秦英叉着腰,脑门子都是汗。

  “快了,再进个一丈,就可以真捣黄龙了。”秦信估摸着两下里的距离,此时却不由佩服起了自己这位小侄子,下了这么深也没叫一声。

  秦兴文眼睛瞪得大大的,实在难以相信平日里傻傻的弟弟,竟然变得如此勇敢,那么黑,那么深,连他看了都害怕,可傻弟弟却那么兴奋,转念之间又替傻弟弟担心,转回头担忧地再次问爷爷:

  “爷爷,弟弟还能上得来么?万一要是下面有什么怪物,可怎么办呢?”

  秦业伸手摸了摸大孙子的铁头脑袋,欣慰地笑了:“呵呵,你弟弟恐怕天生有些不一样,看着傻可却是大智若愚。”不过,最重要的是,兄弟二人手足情深,家风代代传承。

  古井中,太过幽暗,连阳光都难以射穿。

  只是,不时传出秦兴武急促的喘气声,偶尔还有兴奋的叫声,让把着绳索的秦达,提到嗓子眼的心又缓缓放下。

  “十丈!”秦英大喊。

  嗵!

  久已不波的古井中,无数年后溅起了第一片水花。

  “爹爹,再下一点,再下一点。”

  秦兴武更加兴奋了,古井中的水花翻得更急了,秦达呼了一口气,徐徐放缓着绳索,全身精气神都聚集到了古井之下,静静感受着下方的一点一滴动静。

  井上,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起来,没有人再说话,连秦兴文都紧张地掐着爷爷的衣角,那黑漆漆的井底实在太过莫测。

  嗵!

  随着绳索放松,秦兴武一个猛子便扎向了井底,水波涟涟,可惜黑暗之中,却只闻其声,难见其形。

  如同一条小小的游鱼,在静静的井水中徜徉,在水面上看时,只见数十公分的井口,可一入水下却是一片宽广的空间。

  秦兴武虽小,可自小便水陆两通,朝着冥冥中呼唤的方向一个转身,竟有一个水下通道,通道的尽头隐约有毫光闪现,像是另一重世界透出的消息。

  可惜,受了绳索限制,差了几分怎么都够不到那毫光所在。

  嘶!

  眼看那毫光在收缩,秦兴武再顾不得其他,反手用力将绳索猛地撕断。

  噗!

  去了束缚,双腿用力一蹬,在井内翻起丈余浪花,整个人借了这股力,蹭地一下便如离弦之箭,瞬间蹿出五米远,一头钻入了那个透露微光的小小通道。

  “不好!兴武,兴武,快上来!”

  手上一轻,秦达顿时感觉不妙,绳索似乎被什么东西一下子给弄断了,与此同时一排水浪咆哮着冲起老高,父子连心,哪能不急。

  向着井下大声喊,手上同时用力,可绳上早已空空如也,秦达力贯绳端,让绳索如灵蛇般,在水下蹿动,游走于井水之中。

  没有,什么都没有。

  “快,把绳索扯上来看看。”到底还是秦业老道,临危不乱,迅速地指挥着。

  秦英早就急了,说到底这小侄儿可是被自己给忽悠下去的,若真出了点儿差池,想想大嫂那杆手中红缨枪,他就感觉蛋疼。

  哧!

  绳索飞射而出,被秦业一把攥在手中,凝目望去,但见断裂处略呈平齐,只有些许纤维毛毛,丝毫没有被噬咬抓坏的痕迹,当即将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千斤之力,撕一下试试。”

  这话却是对秦英所说。

  论力道控制,在场却无人能及得上秦英。秦信眼神闪烁,若有意会。

  虽然不知其意,可哪里来得多想,千斤力道一出,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只听“嘶”的一声,绳索另一端便就此扯掉。

  “大哥,三弟,好好看看这断口。”秦信智珠在握,已是平静下来。

  秦达一愣,勉强从悲痛中缓过神来,仔细瞅去,用手抚摸,再对比被他从水下拉回来的那端断处,不由气苦道:“这,这,这孩子,怎么能如此胡闹呢!”随即呼了口气,平复下心情,又叹道:“哎,这下可麻烦了!”

  “这……大哥,二哥,你们这是啥意思?”秦英一时间没搞清楚状况,这又是撕绳子,又是唉声叹气的,到底是闹哪出啊?

  现在的当务之急,不应该是赶紧把秦兴文这大侄子送下去察看状况么?

  这井口修得忒也缺德,上宽中窄,那最窄处也只能容得十岁的孩子下去,像秦英这样的壮汉子,无论如何都是下不去的。

  除非搞破坏,可现在自家小侄子还在水里生死未知,哪里敢破坏呢。

  其实,让大儿子下去,秦达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可稍一琢磨就又觉得大大不妥,小的还不知啥情况,若再把大的放下去,也出了事,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秦信朝下面渐渐平息的水面看了看,略一沉吟道:“大哥先不必忧虑。这绳索明显是被兴武那孩子自己扯断,而且水下不见半丝血腥味传出,现在已是水面平复。虽然这事透着诡异,不过反倒说明兴武并未出了问题。也许,这井下另有通路,或者空间,也未可知。”

  听二哥一说,秦英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让自己扯绳子,是为了试力道啊,嘿,这招还真是好使,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转念却想到,这招也有不妥之处啊,当即补充道:“二哥,你这说法,貌似有理。可若是下面有啥妖怪,一口把兴武侄儿给吞了,那咱们在此干等着,也是白瞎啊。”

  刷!

  两道凌厉的目光,严厉地打到秦英的脸上。

  看到自家老爹和二哥突然生了气,秦英赶紧讪讪说道:“呵呵,二哥说得对,二哥说得好!”

  本就有些不好猜测的秦达,被老三一语点中死穴,怔怔地望着下面毫无动静的古井,一阵怅然,但忍了几忍终是摇了摇头。

  “三叔,请您送我下去!我要下去找弟弟!”秦兴文慢慢克服着心中的恐惧,坚定地拉起了绳索,就向自己身上费力地绑去。

  “胡闹!还不一边呆着去,别添乱!”秦达一声怒喝,秦英赶紧将大侄子拉到一边,他也不敢再鼓动剩下的这个侄子也下水了。

  重新将空着的绳套送下去,秦达默默地等待着,若非怕影响井下,他现在就动手拆井了。

  一刻钟后。

  哗啦!水下微光烁烁,照亮了井底,一颗脑袋冒了出来。

  “武儿,快上来!”秦达看得真切,那脑袋正是秦兴武。

  哗!又是一颗脑袋钻出来。

  秦达当即脸色大变,因为那颗脑袋,同样是秦兴武。

  “爹爹,我这就上去!有点重,您要拉好了!”

  一前一后,完全相同的话语,完全相同的口吻,交织在一起,自井底旋转着传了出来。

  诡异,慑人。

  这次,连一向沉稳的秦业,也眯起了眼睛,久久未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