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被困万世做祖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秦家的女人们(求波票票,继续码字~~)

被困万世做祖宗 歪歪有点爽 2396 2019.12.03 09:58

  秦达一脸懵。

  愣着站了起来,却完全不知道纪灵芸这究竟是闹哪出。

  “别磨蹭,爹娘都看着呢,快拿出来吧。”纪灵芸俏脸之上满是期待感,语重心长地劝着丈夫。

  可秦达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就是没明白刚刚还跟自己心意相通的媳妇,怎么转眼间就如此陌生了呢。

  “灵芸,难道你怀疑,是我偷了咱家银子么?”秦达实在被逼到了死胡同,唯一的想法就是妻子竟然怀疑自己的人品了。

  这让他心下微微一冷,十多年夫妻情分,关键时刻竟然如此不值钱啊。

  “想什么呢?你藏起来的私房钱,是时候贡献出来了吧?”

  得意地横了秦达一眼,纪灵芸惦念了许久的“肥肉”,可总是吃不到嘴里,今天干脆用大义的帽子,让他吐了出来给家族做贡献。

  这样至少让自己少了块心病,也给自家丈夫长个教训,认认清楚这个家里到底是谁说得管用。

  刷!

  全家人的目光,瞬间盯到了秦达身上。

  这一刻,秦达的“私房钱”,可不止是一个人惦记了,而是成了全家人的救命稻草。

  “老头子,学着点儿,那坛坛罐罐里藏着的,快去拿出来吧!”肖幼娘抬手轻轻碰了碰秦业的胳膊,风淡云轻地指点着,似乎完全不关自己的事。

  哇!

  竟然有这么好玩儿的事。

  秦香双眼都乐开了花,实没想到自己家还有如此有趣儿的事情:“姐,难道这是我们老秦家祖传的规矩么?可惜,爷爷去得早,也没个口信下来,也不知多少私房钱便宜了不相干的人了,哎……”

  噗!

  “别瞎说,你个死妮子!谁告诉你这是祖传的规矩?爷爷也是你能随便编排的?”秦雅被逗得差点儿笑喷了,可到底是一把捂住了这张大逆不道的嘴巴。

  “私房钱?”

  在桌子上方飘着的叶天明,原本正在津津有味地看两对夫妻的戏,猛然听闻重孙女如此说,努力地回想着秦明的过往,思索一阵后有些惊奇地自语:“啧啧,还别说。这私房钱,当真就是老秦家根深蒂固的传统啊。”

  秦明曾经是攒了不少私房钱,可都用来跟老伙计们吃酒喝肉花掉了,剩下的也都捐给朝廷应急使掉了。

  “哎,这般忠心的么?”想想现下里秦府的待遇,叶天明也只能叹口气,对于昔日的种种,他却是不好评说了。

  这时候,被说破了秘密的父子二人,皆是苦笑着各自转身而去,秦英瞪大了眼珠,万万想不到向来一本正经的老父亲,行止端严的大哥,竟然还会有这般私心。

  那么,二哥呢?会不会也有?

  刷!

  剩下的人,目光烁烁,不约而同地投向老二秦信。

  秦信被瞅得心里发毛,讪讪起身:“娘,我是真没有。我跟飞燕新婚才不过一年,还没学会这些绝技……”

  秦香大眼珠骨碌碌转动,心里千思百转,嘴上便就说了出来:“原来爱的久了就会变成私房钱,我以后得先下手为强多攒私房钱,不能便宜了某个白眼狼。”

  接着,还抱了姐姐的香肩,嘀嘀咕咕道:

  “姐,结婚一年后,这男人就不可靠了,得防着点才行。关于这方面,以后有什么心得,可得随时提点着点你亲妹妹吆……”

  秦英瞬间目瞪口呆,这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自己家的男人女人之间,这是有些壁垒森严了么?

  若是父亲跟大哥的私房钱数目少了,等下会不会还有好戏看呢?

  喝下一大口面汤,秦英正准备等着瞧,就听他老娘忽然就将矛头指向了自己:“老三,你也别闲着,把自儿个平日里没用完的零花钱,也都回去归拢归拢,拿过来充公。两个侄儿还饿着肚子,还有一个还在肚子里眼巴巴地瞅着你这当叔的呢。”

  秦英顿时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二哥秦信,可对方温润如玉的面上却泛起一抹大公无私的微笑:“被娘这么一提醒,孩儿突然想起似乎也还有些平日里忘在一旁的零用钱,这就回去仔细寻来。”

  还未待老娘点头,秦信便起身快步出了餐厅。

  “还不情不愿地愣着干啥!向你二哥学学,难道非得把零用钱变成私房钱不成?”肖幼娘手指微微敲动桌面,颇为嗔怪地教训着这个“存了私心”的儿子。

  心里想的却是,自家这两个媳妇儿,把儿子们管得实在太死了点,不就是存几个私房钱,大老爷们儿总得有个活钱应对下日常迎来送往吧?再说了,平日里谁还没个爱好啥的?

  长此以往,这秦府的儿子们,可就有些惨了。

  “……看来,还得我这个当娘的,平日里多多替他们攒点私房,免得受自个儿媳妇欺负。”肖幼娘想得颇为长远,真是为儿操碎了心,可是转念之间,想到自家老头,就又是觉得可笑又是有些可气:“说到底都是三十年同床共枕的人,你这老东西那点腌臜心思,真当姑奶奶我不知道……哼,只不过是黄耗子窝里的谷子,先替我们娘儿们存着罢了。”

  老太太如此想着,可面上却始终存着一缕微微的笑,慈祥平和,哪里有半点波澜。

  趁着这个空档,肖幼娘觉得也有必要再申申规矩:“家里的男人,存点儿小心思,也是个正常的事情,你们这些已做未作媳妇的,都得有个正确的认识,千万别在这事上太过使性子。”

  这就是替儿子敲打媳妇了,毕竟她先是娘后才是婆婆,哪儿能真让自家孩子受气,待纪灵芸笑着答应了,她才接着道:“我这话啊,是个老经验的意思,并没有怪罪你们做媳妇的想法,别往心里去。想想啊,这男人啊,也是不容易,在外得应酬,回了家还得应付……有些小心思,说明心里有你,不愿意让自个儿媳妇不开心。真要哪一天明目张胆了,那才真就是出了问题。”

  纪灵芸始终矜持地笑着,此刻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肖幼娘甚是欣慰,她本就中意这个媳妇,想当年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娶进了门,平日里真就是当亲闺女来看待,又是乖巧又是懂事,对他们老两口也甚是孝顺,肚子也争气,两个虎头虎脑的孙子,让她看了就打心眼儿里高兴。

  “你们两个丫头,也须记着这话。男人啊,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也是那系了缰绳的野马,怎么去驯服就看你们各人的本事喽……”

  这话可是肖幼娘出阁那会儿,自个儿老母亲拉着手悄悄告诉她的。如今说出来,还真是将媳妇当女儿对待的,不过,个中心思又自不同。

  蹬蹬蹬!

  “娘,就这一百一十一两散碎银子了,我可是全交给您了,半点私心也没留。”咚的一声,将手中的布袋重重地放在肖幼娘面前,秦英却是第一个回来交了差。

  “好孩子,难为你攒了个如此吉利的数字。”肖幼娘一见银子,心情顿时大好。

  可纪灵芸心中却是一阵嘀咕:“连这个平日里根本不在意银钱的光棍小叔子都能有这许多零用钱,我家那位又该是多么‘富有’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