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被困万世做祖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秦兴武的决断

被困万世做祖宗 歪歪有点爽 2264 2019.11.29 15:16

  未有富平先有井。

  这句话流传甚广,可几无人知道,这话说的便是后园的这口古井。

  富平本是前楚治下北方一小镇,及至十年前越无明攻取之后,几经改扩建才有了如今规模,又于镇中建了行宫一座,可及至今日,那位天子也未临幸过一次。

  倒是近几年,先是老丞相【范子凡】被于三年前举家荣迁于城南,今秋又将秦氏贬降于城北。

  如此一来,天下臣民渐渐将富平镇目为老臣归养之地,可再看镇外四镇,这井反倒应了“困境”的寓意。

  因此之故,秦业自来富平后,却从未踏足这古井所在,即便秦达三兄弟亦深为忌讳,只是初时过来检查了一番。

  倒是兴文、兴武两个小家伙,于寻常玩闹时,极喜此间假山隐蔽,林木葱茏,颇有些他处所无的野趣,平日里捕过几回鸟儿,捉过几只野猫,这处幽境倒成了他们的小小乐园。

  只是,在秦兴文看来,自己这位弟弟却总让他操心,玩儿着玩儿着一回头就不见了,再寻时十有八九总在这口古井边上趴着,说井里有什么好玩儿的珠子。

  因着这话,不知何时被那些恶奴得知,竟然数次引诱他这个傻弟弟下去寻找,若非他阻拦及时,恐怕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

  “爷爷,这下面有好玩儿的珠子,可哥哥却总是不相信。武儿不傻的,真的有珠子,偶尔还有一只小麒麟,不让武儿偷看那珠子。爷爷,您把武儿用绳子拽下去,让武儿取了珠子可好?”

  趁着大人不注意,秦兴武一个闪身便蹦跳上了古井台石,幸亏被他哥哥扯住了袖子,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身上,结果这孩子就幽怨地向祖父告状起来,说完又眼巴巴地瞅着井下,一副着急的样子。

  听了这孩子话,几位大人却是惊得一愣一愣的。

  敢情这小屁孩儿,还真就能看到那珠子不成?说得如此煞有介事,之前商量时并没有让这两孩子参与,而且听这意思发现珠子似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奥?竟然还有这等奇事?兴武,你可得想好了,这井幽深黑暗,怕不有十丈深!这下面,不见天日,恐怖莫测,你当真不害怕?”秦业此刻对这个小孙子当真有些看不懂了,故意说得可怖,倒想试试这小家伙的心性。

  秦兴武见祖父话里并没有阻止的意思,早已高兴地双眼亮晶晶,哪里会在乎什么恐怖,欣喜地回道:“不怕,不怕!那小麒麟可爱得紧,也想跟武儿一起玩儿呢,那颗珠子想要跳出来找我,可它又跳不高。”

  啪!

  秦兴文又是一巴掌拍在“傻弟弟”脑门上:“又犯傻病了!哪来的珠子,还有什么麒麟,我看是癞蛤蟆还差不多!爷爷,千万不能让他下去,这么深,下去可怎么上得来。”

  这个弟弟虽然有些傻,可他这个作哥哥的,却也不想让亲弟弟有什么危险,否则下回可就没有小跟班了,也没人给他顶锅了。

  “你弟弟他不傻,而且天赋异禀,竟然能够看到幽微中的景像。老大,孩子是你的,祖宗的令辞你也看了,你自己决定吧。”秦业思索着,将皮球甩给了秦达,这档子事纯属意外,原本他并没有想到让小孙子下去取那珠子。

  这可让秦达为难了,五岁的孩子,让他一个人下到十丈深的井下,这下去了还能上得来么?

  真要是决定了,即便能上来,回去了恐怕纪灵芸也不能饶了他。

  “小武,下面危险,即便为父也不敢轻易下去。你要真喜欢那珠子,等取了上来,给你玩玩也就是了。”最终,他还是劝说自家孩子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一半为了孩子的安危,一半也是为了他自己耳朵的安危。

  可是,秦兴武明显不打算领情,小嘴一扁就欲泫然而泣,秦英早一把将刚刚偷摸寻来的绳索拿出,在小侄子面前一晃,嘿嘿连笑:“没事儿,别哭,你爹不让下去,三叔送你。不过,你确信里头没有危险?或者说,那什么麒麟不会伤到你?”

  “老三,孩子不懂事,你怎么也跟着不懂事起来?人命关天,不是闹着玩儿的。若是被你嫂嫂知道了,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秦达脸色一变,赶紧上前夺取绳索,可老二秦信却是跨前一步,将大哥拦了下来,郑重地说:

  “大哥,莫急,莫急。我观兴武这孩子,对此事颇有些把握,言之确确,不像是闹着玩儿。况且,这孩子如今虽只五岁,可也达到了【小武童一层】,足有千斤之力,比寻常的成人都要力大,兼之身手灵活,倒是可以让其下去一试。”

  被老二这一劝,秦达自己也犹豫起来,自己这位二弟素来颇有谋断,从来不做没有把握之事,细细想来,自己这小儿子虽然从小不太爱说话,可自己的孩子当然不傻也不愣,反而心里倒极为有数,看其情形也不象乱说。

  而且,连祖宗都说了,下面这颗珠子非同寻常,甚至关乎着一代巨匠神算子的性命,恐怕真是一桩天大的机缘。

  听兴文刚才所说,这孩子似乎还真就与这桩宝物有缘,否则也不至于对此念念不忘。

  退一万步说,即便自己今天阻止了,可万一哪一天没注意到的时候,这孩子自己跑了下去,那后果可就难以设想了。

  想至此,本就行事果决的秦达,努力战胜对纪灵芸的害怕之情,当即接过绳索亲自动手,在秦兴武身上绑了一圈又一环,紧了又紧,扯了又扯,及至秦兴武被勒得直皱眉头,这才罢休。

  “兴武,为父一直觉得你颇有大将之风,遇事不慌,临机有断。你虽年幼,可生在我秦家万古将门,本就不以长幼论,只以胆略、本事讲。你只告诉为父,若是下去再也上不来了,你是否还决定下去?”

  将儿子虚提在井口之上,身下便是寒气森森的井口,只要绳索稍稍一松,整个人就会哧溜掉了下去,秦达最后认真地进行确认。

  秦兴武此时整个人都欢跃起来,在空中手舞足蹈,只要赶紧下去,哪里还不张口不迭地连声道:“嗯嗯嗯……”

  他感觉到了那颗珠子的召唤,就在井底深处,那颗珠子正在不断地向上跃来,无奈后面有只土黄色的麒麟,每每张口一吸,便让其上跃之势凝滞。

  “好,为父这就放了。若有危险,便用力摇晃绳索。”

  秦业双手交替,一截接一截,缓缓向下释放手中绳,可每往下放一截,心就往上提一分。

  叮!

  [功德:+10]

  独自呆在家祠内的叶天明,突然看到六面体上功德增加到了11,忙低头向详情栏瞅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