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被困万世做祖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谁是谁的祖宗

被困万世做祖宗 歪歪有点爽 2339 2019.11.13 10:49

  哗!

  一碗老血,兜头浇下。

  点滴不浪费,全部融入牌位之中。

  白色珠子同样被淋了血,泛起淡淡血光,血光之中一道灰色身形,一闪之下没入牌位。

  噼啪。

  珠子随即碎裂,化为一蓬粉末,飞散在空气里。

  牌位幽幽,黑黄之光交替,隐隐间似乎是生灵的呼吸。

  秦业父子,心中略有忐忑,这种古怪的变化,他那故去的老父亲,并未曾言及。

  不过,那位传奇般的老人,从来没有失算过。

  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

  牌位内。

  被老血浇灌着的叶天明,神魂恍惚,那老血并不如他想象中的污秽,而是一种大补之物。

  在老血的滋养下,叶天明似乎觉得自己变得完整了许多,也隐约明白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

  这么多年,他似乎一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创作小说,连很多人之常情都似乎失去了。

  以前,从来都没有意识到。

  此时,精血融入意识,重新找回身体的真实感,久违的情感与躁动的欲望波澜起伏,不断冲击着叶天明僵化老朽的意识。

  这感觉,太他特么的舒爽啊!

  “这……这简直就是返老还童,古木逢春的感觉啊!”

  可惜,老血虽多,也终有吸收完毕的时候。

  精血,果然是好东西!

  难得这秦家父子,如此懂事,孝敬了这等美味。

  “若是每天都能来上一回,自己是不是可以重新化而成人呢?……”

  叶天明的意识,原来只是一团圆球,此时却已幻作人形,正是德高望重的老者形象。

  此种变化,完全是在被动发生,不在叶天明的控制之中,可这形象却令他极为满意。

  既有前世的熟悉感,又多了威严神秘感,只要一眼,便让人可敬可钦。

  妥妥滴老祖宗形象。

  得了老血的滋养,真是好处多多,喝了还想再喝啊!

  叶天明此刻,巴不得秦业父子,赶快把自己带走吧,当成祖宗供起来吧,每天一碗老血伺候着吧!

  甚至,心底开始活络起一些邪恶的想法:

  “若是血液都是如此管用,自己似乎可以忽悠秦业,让他的族人日日轮流献血?……”

  只是,甫一动心起念,叶天明当即便悚然一惊,摇头掐灭了。

  生而为人,即便此刻失了人身,可至少还有人形,意识里也始终还是把自己当人看待的。

  喝别人的血?

  这等邪恶的事情,想想就有些接受不能,这是伤天害理的妖魔鬼怪才干的事,是邪派妖人的专属。

  这是要代表月亮去消灭滴!

  坚决坚决不能这么干!

  他可是正义凌然叶天明!

  “不过,若是再有人强灌老血,自己又该如何?喝,还是不喝呢?……”

  思索之下,恐怕还是得“喝”!

  谁让他出不了这石碑呢?

  这一刻。

  他前所未有地想要出去。

  不为别的,只为不再被喂毒奶,不,老血!

  砸吧着嘴,叶天明如是想。

  ……

  “嘿!”

  幽幽一声叹,叹断万古前尘事。

  这嘿然之声,古怪至极,让秦业父子瞬间泪目,似有天地大恸临身。

  整个破败的石庙,每一块巨石,每一笔刻痕,都跟着传出声声叹息,久久不息,不断回响在黑石山谷内,进而传向了百万大山,又很快消失。

  这是一种莫名的感伤,来无踪,去无影。

  刷。

  数道黑黑红红,白白花花的墨线,如龙蛇腾动,似烟云变幻。

  一道人形,如大梦方醒,似尘封得解,伸着懒腰,缓缓浮起,慵懒地转了转脖子。

  接着。

  龙行虎步,一步踏出,便已凌空而立。

  秦达陡然手上一轻,再看时,手中的画卷已是一片空白,再无一划一字。

  “祖父!”

  “啊!祖父显灵了!”

  “真,真是父亲大人?!”

  秦达,秦英,先后失声,一个稳重,一个激动。

  而秦业则早已红了眼眶,老泪纵横,声音哽咽,目中难掩孺慕之色,更多的则是惊喜,还有难以置信!

  闻言。

  空中老者,将直视黑石牌位的一双虎目,略顿了顿,微微俯视,欣慰地点点头。

  不知是赞赏父慈子孝,还是欣喜于遗愿得偿。

  阴阳两隔,再世相见,他却已是难以言语交流,也早不再是生前的秦明了。

  但是,到底是一世亲缘,望着秦业父子,目中尽是慈祥,但也有几许愧疚,只是终究不为人知罢了。

  再次点点头,挥了挥手。

  秦明肃然良久,凝望着那多了些许刻痕的牌位,目中神光湛然,却有莫名之意。

  踏!

  虚空中,一步步踏出,似有无穷之重,击在这方绝尘古旧之地。

  大手伸出。

  抚向石碑,秦明闭目,似在感悟其上古意。

  啵!

  突然,尘归尘,线归线,如梦幻泡灭,那伟岸沧桑的身影,淡去了。

  秦明自画中走出,终是找到了他的归宿,走入了这“请不走的牌位”中。

  秦业老泪涟涟,秦达失手掉了空白画卷,秦英手中八楞紫金锤咚然砸落!

  一时间,父子三人哽咽无声,定定地望向那通幽幽黑碑。

  破庙之中,顿时变得阴暗起来……

  ……

  “你,你是谁?”

  石碑内,显化人形的叶天明,看着这位从画里飘进来的老家伙,强做镇定,但话里的迟疑,却暴露了心中的惶惑。

  眼前这个长了自己前世样貌的入侵者,脸上虽挂着前世那淡淡的忧伤笑容,让他打心底里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可这老家伙出现的实在太过诡异。

  尤其是那副如同回到了自己家一般的从容自得,似乎对这石碑比自己还要熟悉,让叶天明不由生起了几许敌视和防备。

  可他心里实在没底的很!

  毕竟,人家可是能来去自如,进进出出的。

  就这一点,叶天明就觉得难有胜算啊。

  此刻,他倒是想念起了那只泼猴。

  若是泼猴此刻出现,砸上几个坚果,也许还能顺带帮帮他。

  可惜,泼猴早已消失在万年前,生死都难知,又岂会恰巧前来“救驾”?

  而且。

  对面的老家伙。

  仔仔细细打量了自己一遍后,似乎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如同评品什么作品般,那眼神甚是挑剔。

  叶天明懂那家伙的每一个动作,比懂他自己还要懂,几乎就是种本能。

  “你又是谁?”

  老家伙一字眉微挑,斜着眼睛,戏谑地看着他。

  靠!

  真是个欠揍的家伙!

  “老子叶天明,是你祖宗,人称扑街老祖!你又是哪个小扑街?这是认祖归宗来了?”

  叶天明生气得很,无数年积攒的火,莫名地就想发给眼前之人。

  秦明呵呵一笑:

  “不错!老扑街‘宅功’就是深厚,这么些年过去,竟然还没憋疯掉!”

  然后,便嘴角上扬,邪邪地一笑。

  这笑,让叶天明深感恐惧。

  每次要收拾书中大BOSS的时候,叶天明都会露出这样的笑意。

  这老家伙,是要对他出手了!

  果然。

  秦明露出了狰狞:

  “前世,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过,今世,你注定要成全于我!”

  “系统,出来!吞噬!”

  叮咚!

  [吞噬功能准备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