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被困万世做祖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中庭晚宴(二更。求收藏,求推荐~~)

被困万世做祖宗 歪歪有点爽 2407 2019.12.02 23:00

  同一个傍晚,中庭之内也在开会。

  前院是门面,用于处理外事,接待外客,多是府中下人工作之所。

  后园之地,流水假山,演武游春,祖宗祭祀,盛大比武,半为园林半野趣,专供主人游玩放松。

  而中庭,则居前院与后园之间,居九五正中之位,乃主人家起居活动之处,既有前院之规整,又兼后园之雅适,唯以安心为当。

  此刻,餐厅之内,秦氏一家,挨次而坐。

  粗茶淡饭,陈米旧粮,权充一餐。虽无半丝腥荤,可众人却吃得异常珍惜,连坐于末位的秦兴文、秦兴武兄弟亦滴米不浪费,末了一碗白开水泡五六颗米,便是一碗粥,兄弟俩喝得兴高采烈。

  嘶!

  肉香飘来,两个小家伙口水直流,可却更加卖力地喝起了清汤淡水。

  满桌大人也不由地吞了吞口水,自从来了这富平镇一月有余,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肉食吃了,虽然军武世家什么苦都能吃得下,可本能到底是最难驯服的。

  “苦了你们了。一个个打小就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荣华富贵没有享受过半点,这苦啊,却是吃了一茬又一茬。”

  四方桌上,主位左侧的老人,缓缓嚼着一个粗粮馒头,不时费力地嚼嚼谷皮儿,可望着两侧的儿孙们,老人心中的苦却更甚,万般滋味聚在舌尖,酸在眼眶,搅扰在心头。

  灰白的头发似乎更显苍白,沟壑纵横的皱纹越发苍桑,一向伟岸挺直的背脊竟微微有些压抑,此刻的一代军神,哪里还有战场上的威武,活脱脱就是个心忧儿孙的老翁。

  秦业身为一家之主,虽然心知这一切皆是拜狗皇帝所赐,并非是他的过错,可面对妻儿老少,铁骨亦多柔情,铮铮早化凄楚。

  可是,他到底不是凡人,久历生死离别,伤感早不能动摇他的意志,大口吞下一大块窝窝头,压下心中所有的苦与痛。

  “这点肉丝,送给你们二嫂子。即将生产,不能缺了油水。”秦业朝端着饭菜的两个女儿,发了号令,看着肉香越走越远,众人皆是心中没来由地一阵失落。

  特别是秦达媳妇纪灵芸,明明知道这肉只能是送给吕飞燕吃,可瞅着自家口水真流的两个半大小子,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自己家这个小的,也才不过五岁。当爷爷的,也不多少分给孩子一点,哪怕让他尝上一口,也是好的,也不会影响个什么。

  可惜,她本就深明大义,又知道秦家规矩极重,自是由不得她来表态。

  “灵芸啊,你也别埋怨老头子,等日子宽裕了,娘再补偿你们娘仨儿。”同样身为妇人,肖幼娘自然清楚儿媳妇的心里头想什么,当即拭了拭眼角的泪花,悲声惭愧地向大儿媳妇请求谅解。

  若非这场变故,她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向小辈低头。

  “娘,您老言重了。您看看这两小子,吃水都长肉,可不能再惯着他们了。”纪灵芸得了老婆婆这句话,心里那一丝丝气早就消得丁点儿不剩了,当即抢了两个儿子的碗,笑骂道:“看看,这一会儿又胖了一圈,爷爷奶奶太宠着你们了。”

  秦达不着痕迹地握了握媳妇儿的柔荑,却被纪灵芸红着脸用力地甩了开去,可夫妻心意相通,都感受到了彼此的爱意,连两个少不更事的小家伙都看得甜甜一笑。

  秦信坐着不是,站起又不好,平日里能言善语的一代儒将,此刻却只能向哥嫂施了一礼,默默地坐下。

  主位之上,秦业夫妻对视一眼,却是欣慰地笑了。

  “你们都是好孩子。放心吧,只要有我这把老骨头在一天,就不会让你们吃了亏。”秦业喝了一大碗面汤,顿时全身每个毛孔都通泰了起来,便就着这热乎劲儿,清了清喉咙,言归正传:“屋漏再逢连夜雨,就在昨天夜里,我们家预备来过年的三百两银子失窍了。”

  恰好,秦雅、秦香两姐妹走了进来,刚好听到爹爹说银子失窃。

  “爹爹,您在背后商量捉贼的事,难道是怀疑我们姐妹拿了银子不成?”秦香扑闪着大眼睛,巧笑倩兮地蹦跳着挽了老爹的胳膊,假装出一脸的不高兴。

  大些的秦雅,则非常淑女地坐回下首,扮着鬼脸羞自己小妹。

  “你这孩子,真是越大越没个正形了,咱老秦家的规矩到了你身上怎么就不管用了呢?还不快坐了回去,两个侄儿可还看着呢。”肖幼娘嘴上说得严厉,可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话里话外的溺爱。

  “哼,你们这一对老寿星,就喜欢看女儿被欺负。”秦香扭动着纤腰,气哼哼地走向原本的座位:“若是哪一天女儿真被欺负了,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

  坐下后,又是眼珠一转,伸手拉了两个侄子的手:“来,小姑姑告诉你们哦,婶婶肚子里的小弟弟,很快就要生出来了。所以呢,为了小弟弟有奶吃,肉肉暂时只能通过婶婶的嘴喂给肚子里的小弟弟。你们总不会跟小弟弟抢肉肉吧?”

  秦兴武当即坚定地摇头:“不会。小弟弟长大了,我就可以打他屁屁了。”

  秦兴文则是迷茫地问道:“可是,小弟弟到底要怎么出来呢?尿尿的地方也……”

  然后,就被他娘一把捂了嘴,拉坐在一边。

  秦雅则是嗔怪地扫了妹妹一眼,红着脸将头转向另一边。

  “咳咳!”

  秦业摇摇头,重重地咳嗽一声:“今日祖宗显灵,已然教导了捉贼之法,此事老二已有定计,随后由信儿亲自部署便是。”

  见秦信点头示意过,秦业才又环视众人:“现在,我想说的是:我们秦家没钱了,而且连个借贷之处都没有。你们都说说,有什么法子能够支撑到开春?”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震惊而难以置信模样。

  如此严重的情况,除了肖幼娘,这些儿孙们显然都是未曾预料到的,他们本以为那三百两只是过年的费用,何曾想到是所有的生活费。

  “抓贼,抓贼!把那小毛贼抓到了,连本带利拿回来,顺带着把那小贼也卖了换钱!”秦香第一个开口,激动地站了起来,这是真激动啊,瞬间对那不知名贼的恨意就爆棚了。

  “祖宗说,钱已经被花光了,那贼恐怕也不好卖掉。”秦信一句话便否定了第一提议。

  久未找到机会发言的秦英,咬了咬牙,终是豁出去道:“爹,依我说,您就让我们哥仨儿出去打猎吧!保证顿顿有肉吃,皮毛还可以赚不少钱。”

  “不成。你祖父未满周年,岂可行此不仁之事?”还未待秦业开口,肖幼娘便一口否决了。

  有伤天和之事,不可在周年之内施行,这也是老规矩。否则,会被人指为不孝,抬不起头来。

  秦雅本欲提议到府前商业街上做些小买卖的,可一听老母亲的话,直接就不用提了。这等事情,自然也不是他们这样人家该干的。

  一时间,场面冷寂下来,再无人说话了。

  过了良久,纪灵芸终是咬了咬牙,站了起来,望向自家相公:“拿出来吧,还等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