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被困万世做祖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古井风云

被困万世做祖宗 歪歪有点爽 2168 2019.12.05 23:13

  “镇!”

  太庙之中,身化护国英灵的靠山王秦明,循着九鼎之中气运丝线,身化万千,于大越全境内,陡然一喝。

  其声些微,其音透石穿云,无数战死英魂纷纷拜服于地,滚滚汇聚的国之气运,陡然回复平静,龙影再散,化而无形。

  英魂得令,再复沉眠。

  富平镇中,一头麒麟虚影,感知大越气运散出,陡然由古井之中一跃而起。

  身后一条长龙,紧随而出,龙麟竞逐,一时截取了大片气运,两兽相争,刹那间撕碎上千残缺英魂。

  吟!

  黄龙怒吼一声,龙口翕张,直咬向那只小山也似的土黄色麒麟,如江河般蜿蜒蜷曲的身躯,将整个富平镇都覆盖其中。

  吼!

  土黄色麒麟,虽然有些毛发斑驳,甚至一条后腿还有些使不上力,可却不甘示弱,威严的狮目一瞬,巨口张圆,回头便是一声震天之吼。

  两只神兽于九天之上,相争不断,瞅准机会便吸掉一大口气运,黄龙气势越来越盛,而土麒麟的毛色也越发光滑了些。

  好在,裹挟在气运之中的残魂,却未曾受到太多影响,被两只神兽吹一口气,便晃晃悠悠飘到了一边。

  嗖嗖嗖!

  随即,受到秦府家祠之中,三千战魂的招唤,于空中顿了顿身形,便争先恐后地飞入祠堂,融入左中右三军阵中,仔细辨一辨方位,倏忽一个闪身便选定一个战魂,彻底融在一起。

  三千战魂,原本残缺的身体,慢慢补充出缺失的部位,而原本混混沌沌的意识,也渐渐有了些许灵光。

  过不多时,三千战魂便身体完全复原,连身上的破盔烂甲,都变得完整,散发出灰黑的幽光。

  “杀!”

  更加高亢的喊杀声,整齐划一地传向九天之上,随后便得到整个大越帝国境内无数战魂的回应,天上地下顿时只余一阵高过一阵的杀意,连两只正在争斗的神兽,都身躯晃动,各自紧守了心神,暂停了撕杀。

  就在此时,一声滚滚雷音传来,正是太庙秦明的一个“镇”字。

  两只神兽,闻言而退,一前一后,钻入后园古井,井水滔天,飞起水柱三百丈。

  漫天气运,各自散去,各处英魂,再度沉眠,连祠堂内的三千战魂也齐齐熄了杀意,化为三千黑气,隐入祖宗牌位之内。

  此般变化,自然非常人可见,可气运之变,却自然影响到大越六十亿子民的神魂,刚刚一刻所有人都有种天地即将翻覆的不安全感,好在,这一切仅仅持续了三个呼吸的时间,便告消歇。

  然而,风云变化,天地失序,自然不会全无异状,山野之中鬼物受惊,肆虐人间,荒僻之地妖物偶得气运,化而为人,蛊惑生灵,其影响不可胜记。

  太庙之中,九鼎微晃,久久不能平静,靠山王英灵万千分身汇聚,一见此等异状,当即面上一惊,一分为九,轰然踏入九鼎之内,紧守心神,慢慢调理鼎中气象。

  这一晃,便是七天七夜。

  好不容易,九鼎重定,可靠山王英灵,却迟迟不能归一,只能分坐鼎中,继续调理山河……

  富平镇中,玉龙惊起三百丈,直入高天射苍穹。

  此等异相,持续良久,富平之中十万众,无人不见,无人未睹,更有人隐约见到有鬼物横空,被这水箭击碎,又有黑气四散,躲入四面八方。

  天下震动,富平独甚。

  城南太师府中,一白发苍颜的老者,背靠一棵大榆树,抬目北望,神情惶恐,待异象稍一消散,便急匆匆一步三喘气地奔回屋内,急喘喘地于书案后坐定,便提笔狂书起来。

  过不多时,太师府中,一骑直冲南门,马蹄得得,已是绝尘而走。

  富平镇外,东北五十里,有一山头,山形如台,有一眼泉自山顶汩汩而出,顺着山势缓缓流向半山腰的一面平湖,尔后便飞流直下,开辟河渠,直入富平镇外,环流四周,便是护城之河。

  此山之上,泉眼之后,正有一庙巍然,上书三个大字:【城隍庙】。

  庙宇半旧不新,却有香火袅袅,直供向神案之后三尊神像。居中主位,乃是一位蓝袍文官,气度端严,微微含笑,左手一位红袍判官,手握一支黑杆狼毫笔,左手一位黑袍判官,手中抱铁鞭一把。

  两侧文武分列,正是这城隍的一干扈从,各司其职,尽忠职守。

  “尉迟判,天地间战魂受扰,富平镇内气运暴动,速速前去镇压!”

  就在三千战灵凝聚的一瞬间,城隍庙中,居中的神像,突然开口,目视右手边黑袍判官,神色间隐有怒意。

  “【尉迟罡】领命!”黑袍神像中气十足,话音间隐有金石交鸣之意,随即手中铁鞭一扬,看向一众属下:“孩儿们,随某前去镇守气运要津!”

  见武判官领命而去,蓝衣城隍寻即转向左侧:“洪兄,富平镇内,有劳了。”语气淡然,却带了几分尊敬,完全不似对尉迟罡的命令态度。

  红袍判官微微一笑,同样淡然言道:“放心,洪某这便前往镇中察看。不知百里兄还有何吩咐?”这红袍判官,便是昨夜里主持富平镇鬼节巡察之人,名叫【洪正德】。

  蓝衣城隍微微摇头:“洪兄,你我虽则立场不同,可对洪兄的为人,我【百里隐】却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呵呵,好个‘没有不放心’。如此,倒是多谢‘大人’不疑了!”红袍判官皮笑肉不笑,手中判官笔一扬,便招呼了手下人,踏云而去。

  望着洪正德远去,城隍百里隐眼神复杂,思索良久,喃喃自语:“刚刚安稳了十年,这么快就又起了风云……”旋即,身影一闪,便没向地府而去。

  城隍庙内,只余神像依然,可却已是泥胎木雕,暂时没有了半丝灵性。

  富平镇四隅之地,四镇兵士齐齐跪倒,只余各镇王爷,身后有圣剑飞起,龙珠隐现,勾连起地气天运,得以静静观望,一时之间却并无插手之力。

  及至风流云散,四万禁卫军方才如梦初醒,越无忌等四人皆是脸色阴沉地先后喝道:“点后三千,兵发秦府!”

  秦府家祠内,灰色坛子支离破碎,黑色大铁箱锈迹层层,绵袋丝丝风化。

  一阵风过,灰屑飘飞,铁锈满地,丝线破败,其内已是空空如也。

  “令:张轻扬、白怀义欲染指女眷,切切注意。”

  祖宗牌位,白字飘过,却让秦业父子一阵暴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