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我以金屋藏驸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没有人夸我

我以金屋藏驸马 一木姑娘 2005 2019.05.16 05:20

  苏甜伸出手,手掌刚张开,又默默的攥成拳,苍白无力的转换话题:“这些都过去了。”

  权珒却继续道:“血洗宫闱这么多年来,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世,可从我记事起,就有很多人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你……恨他们吗?”恨到从头到尾连一句父亲都不愿称呼。

  权珒没说话,扶着额头的手落在了眼睛上,盖着眼,大概是在思考。

  其实应该算不上恨。

  从一开始他便经历着失望和孤独,早已习惯了父王不是父王,母妃不是母妃的日子。

  他的世界只有他自己,他没对任何人寄予过希望,也不会失望。

  “恨这个字有些重了,谈不上,也没有任何感觉。说实话我一开始并不明白国君为什么不喜欢我,只知道不管我做什么,做的多优秀都没法讨他欢心,就算我文章骑射得了第一,他也从来都不夸我,没有人夸我。”

  苏甜扶住他的肩膀,声带哽咽:“你很厉害,我知道的。”不需要别人来夸,她的驸马,她自己来夸。

  “嗯?”权珒微微回神,眼神有些恍惚:“你刚说什么?”

  “我说。”苏甜在他耳边道:“你很厉害。”

  “没有人希望我厉害。”权珒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底便消散了,他将目光投在苏甜泛白的面颊上,看着她的眼睛,语气说的极平淡,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他们想要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废物。”

  “珒,我们不要去管其他人的看法,他们不重要,那些都不重要……”

  “殿下不必安慰我,我早就不在乎那些了。”权珒突然笑了笑,低了眸光:“所有人都希望我死,可偏偏让我活了下来,从我懂事后就再也不去争第一,我一个人,一步一步平平安安走到今天……”

  权珒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苏甜心间深处却一阵刺疼痛,像是被根针反复戳扎着。

  怪不得权珒总是少言寡语,原来他从小便习惯了独自一人。

  “殿下怎么哭了?”权珒突然觉得手臂上湿濡了一片,才发现一直没再说话的她在默默掉眼泪。

  他动作有些慌乱的去抬苏甜的下巴:“哭什么?”

  苏甜吸了吸鼻子,揉了揉模糊的眼睛:“谁哭了,刚有只虫子飞进眼里了。”

  权珒抬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我看到了,虫子已经飞走了。”

  苏甜没有说话。

  “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殿下一个道理,有些道理,我也只说这一次。”权珒垂眸看着面前的苏甜,慢慢的道:“我不知道殿下看到的信件中写了什么,只是我和北明素来不和,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到底是不是北明人,若我真是犹言部的遗腹子,国君就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又为何要和他们合谋,等着他们起兵,让殿下杀了我祭旗么?”

  她懂,她都懂。

  从权珒问她淑妃失宠的原因时她便缓过来神了。

  权珒与北明国君隔阂太深,又如何会帮他里应外合?

  苏甜绞着手指,心里被权珒最后这句话堵的厉害:“我不会杀你,权珒,永远不会。”

  她怎么会杀权珒,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权珒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苏甜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以后都不会了。”

  苏甜觉得自个儿挺混蛋的,她怎么能怀疑权珒呢?

  是她的错,她本该信任权珒的,可她并没有做到。

  权珒呼吸一滞:“我没怪你。”

  他已经习惯了。

  “对不起。”苏甜只感觉鼻子酸的厉害,好像眼泪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了,她扑过去抱住权珒,声音透着哭腔:“珒哥对不起,这些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上一次,权珒只说他的身世不清,却对他所经历的事一字不提。

  “过去的事了,没有必要。”

  他不说,是真的觉得没有必要。

  苏甜红着眼眶。

  “殿下若是知道了,便信我了吗?”权珒抬起她低垂的下巴,将她那双微泛红的眼刻在眼底。

  “我……我不知道。”苏甜犹豫了。

  就算她提早知道这些,就真的一点不会怀疑权珒吗?苏甜不敢打这个包票。

  权珒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松开了她的下巴,淡淡道:“所以,有些事说与不说有区别吗?”

  “可是……”苏甜攥了攥手指,小心的抬手摸了摸似乎还带着权珒手指余温的下巴:“算了,其余的事等你想说了吧,珒哥,你若是不愿我知道,便瞒好,一辈子也别让我知道。”

  权珒从上到下扫了她一眼,“觉得委屈了?”

  苏甜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是。”

  “如果你是我,你会无条件的相信我吗?”苏甜出声问。

  “为什么不?”权珒道:“我恰好有正常人的思考能力。”

  “对不起。”苏甜抿紧了唇,难受的想哭:“我是不是错的很离谱?”

  “没关系,我并不怪你。”权珒戳了戳她的脸颊,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没有人为我哭过,你是第一个。”

  他没有得到过温暖。

  唯一一个给过他温暖的人,怀疑了他。

  权珒并不伤心,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说“喜欢”他,喜欢的很浅,后来,一次争吵,一转身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本来就是人之常情,他也习惯了。

  苏甜抿紧了唇,权珒面上的笑容像是对她对最大的指责,让她无地自容:“你可以生气的。”

  “不要胡思乱想,现下时候也不早了,殿下早点回去休息吧。”

  空气令人压抑的凝固着。

  半晌,苏甜抿了抿唇,说:“我……我知道了,你也好好休息吧,这段时间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

  苏甜这回走的乖顺,她觉得自己暂时是没有脸再来见权珒了。

  在门口,撞上了秋去。

  苏甜看四下无人,直接出手把他拦了下来:“秋去,你跟权珒很久了吧?找个地方我们谈一谈。”

  “殿下,这……”秋去神色犹豫。

  “谈谈你家主子。”苏甜道。

  “是。”秋去低眸敛眉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