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宇宙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噩梦醒来是早晨

宇宙战记 网络青蛙 2317 2003.11.17 06:03

    太乙郎慢慢地张开了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里是那里啊?”“淡淡的来苏水味、身上蓝白相间的衣服….自己是在医院里?”。太乙郎刚想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一双柔软的双手把他压住:“等等,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还需要休息。” 太乙郎只好乖乖的躺下去休息了,他想想看清楚那双手的主人的模样。“护士小姐,你的身材真是好美啊,简直快要让我窒息了,你为什么要把头转过去不让我看呢?我心中的天使啊!”“你这个人油嘴活舌的,真是讨厌啊。” 太乙郎心中的天使缓缓地把头转了过来,一张戴着老式眼镜的大众脸的脸蛋出现在太乙郎的瞳孔之中,“天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有这魔鬼身材的天使会长着一副那种数学老师的面孔呢?而且还戴着老式眼镜呢?天啊~~我又要晕了。” 太乙郎接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反差,口吐白沫。晕了过去。“喂,你怎么了?晕!我就知道,每个见到我的男病人往往都是第一时间就昏过去的,而女病人倒是没有晕,就是她们老是贬低我,就是让我受不了。”“哦,对了!主任(声音提高八度!!!)第四床的病人又晕过去了!!!快来(又提高了八度)!!!”整间医院的病人都接受不了这种超音量的折磨,都晕过去了……下午,太乙郎的老爸来看望他了,但只是寒喧了几句话而已就离去。太乙郎也在和父亲的谈话中了解到:自己当时是在离高压电塔几米外的地方被人发现的,当时自己全身是赤裸裸的,而自己的自行车则躺在高压电塔的旁边。太乙郎从病床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着明媚的阳光,心里想:“我怎么会赤裸裸的躺在里高压电塔几米外的地方呢?还有,我原来的体格是很差的,怎么会突然间这么完美起来呢?我好像记得有很重要的一些事,却怎样也想不起来。算了,想不出就不要去想了,我怎么这么衰~~连死都不会死的说(用周星星的语气)嗯,我看我就去参军入伍吧,虽然听别人说部队的生活很苦很惨,但是会惨过我现在的情况吗?” 太乙郎打定了主意,就马上到柜台办理出院的手续。然后回到自己那个冷漠的家收拾了几样东西。就准备去参军了。乙郎来到了区人民武装部,出乎乙郎的意料之事情,非常顺利,报名、查体、面试,也就在不到一个星期内完成。瘦的不象个人样的人武部部长将一身单军衣送给乙郎时“小伙子哟,你要经受住考验。”笑容非常神秘。令太乙郎莫名其妙打了冷战。当太乙郎踏入福建前沿的空军训练基地后,他明白了人武部部长的笑容。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没有人去武装部报名,为什么武装部会接受他这个戴眼睛的公民。对此他没有抱怨一句,反而热血沸腾了起来。

  一个星期后,通知下来了,通知太乙郎和其他的五名倒霉蛋去武装部集合,然后去火车站坐车。其他的五名倒霉蛋来了一群家长送行,只有太乙郎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封闭式军车的一角享受难得的宁静。火车终于开了,其他的五名倒霉蛋都哭了起来,但是,毕竟其他的五名倒霉蛋还是军人的说,于是,他们哭了一阵就不哭了,脸红红地擦去了脸上的泪珠。很快五名倒霉蛋很快打成了一片,他们突然发现还有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封闭式军车的一角,五名倒霉蛋互相打了眼色,一名倒霉蛋走到静静的坐在封闭式军车的太乙郎的身边坐了下来,对太乙郎说:“你好,我叫微尘,是这次征兵来的六个人之一,你呢?” 太乙郎笑了笑说:“我叫太乙郎,你的名字怎么那么怪啊?”这时,另一个倒霉蛋说:“我叫姜尚,他的父亲姓微,母亲姓陈,所以他就叫微尘了。” 太乙郎有点不信地对微尘说:“真的是这样吗?我本来以为我的名字很怪,没想到到还有比我更怪的呢。” 微尘尴尬地笑了笑,转身对姜尚大吼:“你小子,居然敢接我的话柄,看我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姜尚毫不示弱的说:“来就来啊,谁怕谁?”两个人马上在封闭式车箱打了起来。太乙郎看了看正在打架的两人,笑了笑继续静静地闭目养神。其他人绕过微尘和姜尚,纷纷来到太乙郎的身边,自报起自家的名字来。“我叫赤仙”(太乙郎脸皮抽动了一下)“偶叫成思汉(太乙郎脸皮又不由自主抽动了一下)”“我叫风秋雨(太乙郎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三个人脸色如死灰的死死看着太乙郎,一字一句地说:“这位同志,我们三人的名字有那么好笑吗?” 太乙郎忍着笑说:“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真有那么怪的名字。”“你的名字也很怪啊,我们有笑过你吗?”“对不起啊”“算了,微尘和姜尚两人正在打架,你去把他们拉开吧。”“为什么是我啊?”“因为是你把他们俩挑起来的啊!”“算我倒霉….@_@ ”

  太乙郎来到正在打架的两人的旁边,细声地说说:“你们别打了”两个人继续打,大声一点“你们别打了” 两个人还是继续打。终于,太乙郎按捺不住了,扑了上去。两人混战变成了三人混战。什么要脸的、不要脸的招术全给他们使出来了。终于,三个人喘着气,坐在封闭式军车的地上休息。其他人目瞪口呆看着。姜尚喘了喘气对微尘说:“你真的很不赖啊,你是第一个能和我势均力敌打架的人啊。”微尘摸着头上被太乙郎打出的大包,说:“我算什么,太乙郎那小子才真的不赖,居然能把老子打疼了,奶奶的,太乙郎,老子以后就跟你了。” 太乙郎没有接话,他看着封闭式军车的车顶。心想:“参军还是不错的,终于从失业的恶梦中醒过来了,恶梦醒来是早晨啊,让我祈祷我能够平平安安地参完军吧。T_T”

  火车一声长鸣,缓缓地停了下来。一个黑色的人影拉开了封闭式军车的车门。说:“你们都出来把,大家都在迎接你们呢”当黑色的人影看见坐在地上的三个人时。“你们这是怎么了?”当了接到事情的原委后,黑色的人影气得大吼一声:“你们这三个兔崽子,都给老子下来!是来当兵的还是来斗殴的?!回去再好好治你们。”这个黑色的人影是谁呢?太乙郎、姜尚、微尘又会受倒什么惩罚呢?请看下一章:重会恶梦;新兵训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