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山海猎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父子!

山海猎王 金时针 3556 2019.11.09 08:00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黑暗中,传来似曾相识的异响,黎欢恐怕这辈子也忘不了,那是纳兰云的干尸曾经发出过的那种瘆人的声音。

  黎欢拍了怕老鬼,对他做出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随后二人起身进入了林子。

  两人开起手电,借着光束缓步探索,他们正四处看着,忽然!有东西从树干上无声无息地倒立着爬了下来,吓得二人都拔出了各自的武器。

  结果他们仔细一看,下来的竟是那只在堡垒里折腾他们够呛的大猴子。它正噘着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原来这异响是它用口技模拟出来的。

  二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靠!又是你这只死猴子,你找死是不是?!”黎欢收了龙牙匕首问。

  “又玩上口技了……”老鬼也收起武士刀。

  “吱吱吱——吱吱吱——”

  大猴子向平头山区方向比划,表情似乎非常难过,它手指做出开花的动作,它应该是在说:平头山被炮弹炸开花了。

  “无家可归了吧?你也有今天!活该活该,现世现报何等来生。”黎欢笑道。

  猴子忙跪下作揖,手指着江对面的方向乱叫。

  “它好像是想过江啊?它是不是在求咱们,带它过江?”老鬼说。

  “混蛋玩意,折腾的咱们够呛,不弄死它已经是恩惠了,还想让咱们带它过江?门也没有啊。”

  “就是啊。你忘了你干的那些事了吗。”老鬼问猴子。

  猴子爬到黎欢老鬼脚下,它抱住二人的脚开始哀嚎,还连连磕头。

  “呵呵……好吧。看在你这么虔诚的份上,老子就带你走了。”

  “什么?我没听错吧?”老鬼惊了。

  “你没听错。——不过猴子,你得先把你这一身日本兵的狗皮给我扒下来。”

  之前猴子一直穿着日本兵的军服,应该是从堡垒中的死尸身上扒下来的。只见那猴子连连点头,然后它自己把身上的日本兵衣服都给脱了。

  ……

  江面,船老大的破船出现,船上灯光闪了几下,那是暗号。

  焦克找出手电回应之后,他一回头,只见黎欢和老鬼从林子里带了一只猴子回来。他和短刀都觉得奇怪。

  焦克笑着问,“怎么黎老弟,抓不到虎,想抓一只猴子弥补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不是。这猴跟我们是老相识所以……平头峰被炸了,我们帮它一把。”

  “嗯,行,还是你交际广啊,动物界都有熟人。”

  “少废话!”

  ……

  一行人上船之后,船迅速离岸,不久就到了江心。

  这次船上没货,所以速度快了不少。这一带水流很急,仍就是多条河道交汇之地。猴子好像很怕水,黎欢一直站在它身边安抚,搞得猴子似乎都有点感动了。

  “吱吱吱——”

  “没事没事,不要怕。”

  江面出奇的静,阴云遮蔽着月光,忽然一阵狂风呼啸而过。

  黎欢突然抓住猴子的脖颈说,“死猴子,来世做个好猴!”说完他就把猴子抓起来,猛扔到了冰冷的江水里,只听“吱哇”一声,猴子迅速消失在了黑暗的水面,不知被江水冲到哪里去了。

  众人见了大惊失色,老鬼哭笑不得。

  “黎老弟,你干什么啊,它不是你朋友吗?”焦克纳闷地问。

  “过瘾!”黎欢不理他,满意地进了船舱。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变态……”

  短刀看向老鬼问,“怎么回事?”老鬼叹口气:“说来话长啊。但这应该是猴子最好的结局了,它真跟黎欢回去的话,没准会被生滚猴脑啊。小动物到底还是天真啊……”

  短刀哥莫名其妙,他想不通黎欢为什么要对付一只猴子,但这事他也没太放在心上。

  ……

  到了吉林境内,杨伟早已开货车等候多时了,因为这个任务,他一直待在吉林边境的三道杠村,那地方没什么玩的,他都快熬不住了,他日盼夜盼总算收到了船老大的信息。

  靠岸后,一行人驾车连夜离开吉林,回到了黑龙江烨林市。杨伟并没有问老虎的事,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对活捉老虎没抱希望。

  车一进城,曾伟就带人迎接了他们,说迎接可能有点美化了,用押送其实更为贴切。

  曾伟带着三五十人和一个很长的车队,把黎欢他们带到了市郊的一个仓库。

  之后,数十人站成几排,曾伟在仓库中央摆了一张桌,上面是咕嘟咕嘟冒泡的火锅,还有各色涮品。

  手下人打开大货车后箱,里面是空的,只有一个黑布包裹的物体。

  “黎老弟你抓的虎呢?”曾伟夹了口菜问。

  “路上你和焦克应该短信都透过气了吧。还问我?”黎欢说。

  曾伟笑了笑,他一摆手,手下人搬来一个老式收音机,他播放了新闻:“下面是新闻快报,近日朝鲜军方,于朝鲜北部山区进行了实弹演习,朝鲜军方称这次演习是常规演习,本次演习动用了多种大规模杀伤性……”

  曾伟关了收音机,然后他伸大拇指说:“牛逼!黎老弟,你们这动静搞的够大!我敬你是条汉子。吃吃吃,别客气嘛!”

  其他人都不动,黎欢过来坐下,开始涮火锅,他一点也不客气。焦克悄无声息地站到了曾伟身后。

  “其实这趟活挺难的,我真的尽力了,那只虎太大了我们捉不了活的,就连死尸我们也拿不回来,情况你也听见了,如果晚半个小时下山的话,我们就被炮轰成渣了。”黎欢解释。

  “可是,我们的协议是捉活的啊,现在你没捉到……我知道你这趟不容易,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这钱,你是不是得还我啊?”

  “这个……怕还不了……”

  “你说什么?”

  黎欢面露难色,曾伟板起脸,他身后的一群人都聚拢了过来。

  空气瞬间沉默了,气氛异常紧张,老鬼把手摸向了武士刀,黎欢也悄悄把手垂到了龙牙匕首附近。

  他打算先擒住曾伟,他们之间距离不远,只是一掀桌子,一个健步的事。就是不知道焦克会不会插手。此时曾伟身边的焦克,正看的颇有兴致。

  无常刺客无利不起早,按理说他是不会管闲事的,除非……

  “焦克盯他的活,你干的不错,现在还有一个活,你接不接?”曾伟问。

  “什么?帮你干掉这小子?”焦克问。

  “听着,如果他动手,你就给我干掉他。”

  “好啊。求之不得。”

  黎欢怒了,他看向短刀,这会短刀如果出手帮忙的话,那擒住曾伟还是有可能的。

  但短刀脸上异常平静,完全看不出他的意思。

  这时,一豪车驶来,洪绯拄着拐杖下车走了过来,跟着他的只有阿东一人。

  “曾老弟,这是干啥呢?”洪绯笑道。

  “呦!洪大哥,您怎么来了啊。”曾伟迎了过去。

  黎欢暗叫不好,曾伟一离开,就没了抓他的机会。不过洪绯既然来了,那没准是来说情的。这事他毕竟是中间人。

  “这不是我儿子发信息,说是出了点事嘛。”

  “您儿子?”

  洪绯一指短刀,接着,短刀拎起一把椅子,转身坐到了暗处,他似乎并不想见洪绯。

  黎欢、老鬼和杨伟,都惊异地看向短刀。他们都在想:他原来是个富二代啊……

  黎欢快速回想了一下,洪寿既然是短刀的爷爷,那他自然姓洪,而洪绯也姓洪。洪绯也好像说过他父亲残疾的事,这点,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那位小哥是您儿子啊?!怪不得这么器宇不凡,仪表堂堂呢。怎么,这件事您怎么掺和进来了?”

  曾伟瞎话张口就来,他之前根本就没多看过短刀一眼。

  “实不相瞒,我跟我这个儿子啊,几乎是不怎么联系的。他是跟着他奶奶在山里长大的,他自小就跟奶奶学习猎术,是个职业猎人。我也没想到啊,他会跟着黎欢侄子去猎虎。”

  “那我跟黎欢这事?……”

  “哦……这你看着办吧。黎欢侄子这趟恐怕也不容易吧?既然洪尘羽这样的猎人出手都摆不平,那想必猎的,也不是普通的虎了。”

  “你洪大哥一句话,那这事好办了,这趟活的成本我不要了,把扣除成本剩下的钱还我就行。之前我先后给了他160万,估计这一趟算60万的成本差不多了吧?所以他把剩下的100万还我就行。”

  “啊……”黎欢想说没了,但是忍住了。

  “我们带回一条虎鞭,您看能不能折点钱啊?”杨伟跳上车厢,打开了里面东西的黑布,一条巨型虎鞭呈现在众人眼前。

  看见这么大的虎鞭,所有人都惊叹不已、交头接耳起来。洪绯看见虎鞭后,脸上涌上一层冰霜,他冷冷地看向了暗处的短刀。

  “这虎鞭是个宝贝啊!恐怕世上仅此一条。吃完了估计曾老板你能年轻十岁。”杨伟说。

  “这个……我抓老虎,本来是想送给中东的朋友,送这玩意我怕他不认啊。”曾伟脸上表情缓和了不少,已没之前那么严肃了。

  “嗨——您和他介绍啊。您介绍完这玩意的功效,我估计他更开心。”

  “这样吧。这东西我留着用,中东的朋友,我回头找点别的送他。”曾伟一摆手,几个人把虎鞭卸下来,装上了他们的汽车。曾伟接着说,“80万!你再还我80万就行了。”

  “曾伟啊别开玩笑了,黎家侄子在这行里是生瓜蛋子,我可不是啊。”洪绯提了提嗓子,他继续说:“一条普通的虎鞭,都直他欠你的钱了吧。更别说这么大一条了……”

  黎欢三人听了都大为惊讶,他们没想到一条虎鞭会这么值钱,也许老虎本身更值钱,他们赚的不过是一点猎虎的佣金而已。

  假如真的抓到虎,那曾伟无论是直接出手还是分割销售,都应该能赚更多的钱。他说送人,这种借口鬼才相信。

  细想也是啊。现在野生虎如此稀少,野生动物完全禁止交易,虎鞭怎么可能便宜呢,这是在明显不过的事。

  三人都暗想:自己到底是生瓜蛋子啊……

  “可是我们的协议,是抓活的啊。”曾伟说。

  “那好啊,那你就等着他还你160万好了。东西他自己留着。”洪绯笑道。

  “嗨!算了算了……既然洪大哥开口了,我不能不给面子啊。更何况黎欢的二舅还是猎王,你说是不是。那就这样吧。这东西给我,我们两清。”曾伟说完,对洪绯一拱手。

  “那就这样吧。”洪绯也拱手还礼。

  “告辞了。”

  接着,曾伟和众人上车,黑色越野车队转眼间行驶而去。焦克是自己步行离开的,他没说什么,只对黎欢挥手告别,但黎欢并没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