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山海猎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古树林

山海猎王 金时针 2788 2019.11.21 08:00

  骑鹿的男人音冷如冰,那健硕的身影黎欢十分熟悉,这人竟是短刀哥洪尘羽。他还是那一身黑衣,手上拿着一把弓,刚才的那些猎狗应该都是他射死的。

  “问你话呢。你怎么在这?”洪尘羽又问。

  “你这装逼份子又怎么会在这?!”黎欢反问。

  “那些人是追你的?”

  洪尘羽望向已近在咫尺的搜索队。

  “是。”黎欢回答。

  洪尘羽从包里拿出一盒金乌粉油扔给了黎欢。

  “你涂上这个掩盖气味,不然你逃不过那些猎犬的鼻子。”

  黎欢知道金乌粉的好处,于是赶紧在自己脸上和女孩的身上都涂了一些。

  “跟我走吧。”洪尘羽说。

  “好!”

  这个时候,也来不及废话了,黎欢先把女孩的尸体递给洪尘羽,然后自己也爬到了大鹿的身上。

  “短刀,你有这箭法,平头山的时候为什么不用?”

  “当时装备不是被朴仁勇扣下了吗。”洪尘羽收好弓箭,拿起缰绳说:“再说你别看这弓箭射死几只狗轻而易举,对那冢虎可未必管用。”

   接着洪尘羽一拉大鹿的缰绳,那鹿一个起落就跳出了四五米远,随后它就开始向森林北方狂奔,它速度极快,在山间可以如履平地一般奔袭,山石裂缝皆能一跃而过,十分灵巧迅捷。

  ……

  快天亮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片原始森林,这地方的树,各个都是千年古木,每一棵都高耸入云,走在巨大的古树之间,会让人觉得自己异常的渺小,能感受到大自然力量的压迫感和自然界无限的生命力。

  古林间雾霭缭绕,幽静的古树与蓝天草地,一起衬托出了如画般美丽诗意的风景。林中鸟兽无拘无束地游荡着,鹿群也并不怕人,都悠闲的在草丛间吃草,十分自在惬意。

  “我艹,还有这种地方。”

  黎欢想找个形容词,但最后选择了我艹。

  “这是保护区,这原始森林里的树都是几千年的古树了,我奶奶是这的护林员,她一生都在守护这里。”

  “我记得你奶奶是猎人来着。”

  “又是猎人又是护林员不行吗?”

  “可以啊……兼职美国总统都行。”

  ……

  进入古树林深处不远,大鹿停在了几栋草屋前,草屋的位置刚好在四棵巨树之间中央有一个小院子,里面有菜地和畜栏,院子里走着几只鸡,白色的乌鸡居多,也有红色的大公鸡。

  院门前有一个狗窝,里面趴着一只细犬,那狗子全黑色,一根杂毛也没有,它看见人并不乱叫,而是抬头安静地看着。

  “好悠闲的环境啊。”黎欢跳下大鹿四处张望。

  洪尘羽抱着女孩也跳下来,他看着女孩的死尸,觉得非常奇怪。

  “你带着具尸体干什么?她是谁?”

  “是我无意中捡到的智障,本来想着如果智商还可以,就带回去训练一下,留着也许有用。结果却被人给害死了。”

  黎欢过来接过女孩的尸体,黯然神伤,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洪尘羽见黎欢这样的人,居然对女孩这么伤情,断定他们感情很深。

  “捡到的智障?我怎么觉得你们……”

  “谁啊?”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从上面传来。随后头顶巨树上出现了一个老太,她穿着兽皮坎肩,身上背着一把长筒猎枪,她非常老,起码七八十岁了,但身体很结实,一头白发在脑后梳成了两个辫。

  “你是……黎家人?!”老太自语道。

  老太脸上一惊,她在巨树枝丫上一翻身,人从树干上滑下,这本该是一气呵成很潇洒的动作,但最后落地的一刻,她扭了脚。

  “千万别说咱们猎虎的事。”洪尘羽低声对黎欢说完,忙过去扶住了老太:“奶奶你没事吧?”

  “没事。哎……真是老了。”

  老太由洪尘羽搀扶,踉跄着坐在了一个木墩上。

  这时那只大鹿走了过来,它用舌头舔了舔老太扭到的脚踝,老太摸了摸它然后一拍,大鹿便自己去了林子里。

  看来这大鹿似乎是这老太的,洪尘羽只是借来骑了一会。

  “这是你奶奶?”黎欢问。

  “嗯……”洪尘羽站在到老太身边。

  “你好啊老人家。”黎欢说。

  黎欢暗想:这便是洪寿的妻子了。看上去挺厉害,这么老还能上蹿下跳。

  老太看看黎欢,又瞧了瞧他怀里的女孩:“洪尘羽,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是我朋友。在被人追。”洪尘羽回答。

  “你是黎家人。那你是黎刑的儿子吧?”老太问黎欢道。

  “您怎么一眼就看出我是谁的?”黎欢纳闷。

  “因为你和你高祖宗,长得太像了……”老太若有所思地说。

  “我高祖宗……是谁啊?”

  “黎野,清末民初的一代豪侠啊。”

  “那我祖父、曾祖又是谁?”

  “怎么,这些事,那山狸子都没告诉过你吗?你们家的事他知道的不多,但祖宗的名字,他总该知道吧?”

  “山狸子?哦……你是说我父亲吧,他在二十年前失踪了,我没见过他。”

  “他为什么会失踪?”

  “这件事很蹊跷,目前没人知道真相。”

  “哎……黎家人注定都是命运坎坷啊。”

  “该怎么称呼您?”

  “我是李氏,我是你曾祖的徒弟,你可以叫我奶奶。”

  黎欢突然有点晕,他忍不住坐在了地上休息。他之前一直在被人追,本来就狼狈至极,后来和蒋金田斗赌又消耗了巨大的精力,女孩的死对打他打击也很大,现在他终于之撑不住了。

  “这小子累了,洪尘羽,你带他去休息吧。”李氏说。

  “嗯。”

  洪尘羽过去扶起了黎欢。

  “这女孩,你帮我找个地方。”黎欢忙道。

   “先放在仓库吧。”

  随后两个人把女孩的尸体,放在了仓库里的一个木台上。黎欢见尸体平安了,这才跟着洪尘羽去了一间草屋休息。

  这草屋陈设简单,有很多猎具,屋里还有淡淡的清香。

  “这是我房间,你先在这休息一下吧。”

  “你一个大男人还喷香水吗?”

  “这是驱虫草,在山里住没这玩意,会被毒虫和蚊子弄死的。”

  “哦……你们猎人真是掌握了不少核心科技啊。”

  “你还有说废话的精力,看来还是不累。”

  “不,我还真累了。你是不知道啊,这两天我被人当狗一样追。”

  “那你赶紧休息吧。”

  ……

  洪尘羽离开后,黎欢躺下就睡着了,他如同睡死了一样,睡了整整一天。

  天黑之后,黎欢睡的没有那么实了,他眯眼看了看窗外,发现天已经暗了,于是就打算继续睡。

  这时一串脚步声出现,接着有人躺在了床上,应该是天晚了,洪尘羽来上床休息了。

  黎欢以为洪尘羽这种性格的人,是不会和别人睡一张床的,不过他倒是不在乎,而且这毕竟是人家的床。

  又睡了一会,身后洪尘羽一翻身,把一条腿和手臂搭在了他身上,接着,他还抱住了黎欢,这就有点奇怪了!黎欢很不自在,洪尘羽这小子看似高冷安静,怎么睡觉翻身幅度这么大,而且怎么还喜欢抱东西啊。

  黎欢被压的睡不着,他正好有一泡尿憋,于是他就干脆下床出去撒尿,顺便透透气。

  一出门,外面的景象让他有些意外,天空中群星闪耀,古树林间萤火点点,几栋草屋前都有油灯,氤氲淡黄的火光,让人觉得倍感温暖。

  可下一瞬,黎欢一扭头的工夫,他却一下愣住了。

  只见,洪尘羽和李氏正在劳作,他们在院子里整理着某种野菜。洪尘羽见黎欢出来了于是说:“你醒了。”

  “你怎么在这?”黎欢心惊地问。他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只觉得背后发毛。

  如果刚才床上的人不是洪尘羽,那他是谁?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什么?!”洪尘羽莫名其妙。

  “你们……你们这还有别人吗?”黎欢颤声问。

  “没有了。就只有我和我奶奶。你怎么了?”洪尘羽一边摘菜一边说。

  “这小子睡毛了吧。”李氏笑道。

   黎欢心想:如果这里没有别人了,那刚才床上的人是谁……难道我是被鬼压床了吗?被鬼压床我还能起来,看来我也是个狠人啊……

  黎欢站在门前想着,他忽觉得背后阴风阵阵,黑暗中忽然有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胸膛,一下把他扯进了屋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