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山海猎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纳兰小姐

山海猎王 金时针 3410 2019.11.01 08:00

  这书下竟然压着一封信!黎欢拿起信看了一眼,只见,这是毛笔字写的竖行老式书信,民国时的那种信纸,他只在电影里见过。

  “是家书?”老鬼凑过来说。

  “汉奸还有家啊?”黎欢撇嘴。

  “看看不就知道了。”

  二人一起看那封信的内容,上面写道:

  吾兄重德,小妹隔海百拜。昨日得兄长手书,承蒙教诲,深感愧疚。云无颜面对纳兰先祖之遗训,吾已自罚其罪以明心志。近日龙女之踪迹,云收得情报已有眉目,望兄长放心。待平头山事了,云便与洪寿动身前往捕捉。妹此去必人到功成,全纳兰家先祖之遗憾,得成仙大道。然云在日军之身份恐不能久矣,日后之事全仗兄长,望尊兄在美之事也务必早日办妥,切记切记。民国二十七年,七月十四,纳兰云。

  黎欢把信往桌子上一扔,开始和老鬼消化解读看到的内容,二人沉默良久,毫无头绪。黎欢又检查了书房里的研究资料,发现都是关于生物学和基因学的,而且是日文,科学方面的信息他看不懂,文体上也只有人体、强化、異獣、遺伝子这些类似中文的字他能看得懂。

  总结下来,黎欢觉得她大概在做人体强化的药物研究,其他的就完全看不明白了。老鬼比他文化还低更是不懂。

  “看这信上的意思,这个那云本来姓纳兰,可她为什么改姓那,又成了日本军人?她目的是什么呢……”黎欢自语道。

  “她背后是什么势力不清楚,因为她信里只提到了家族。她的目的似乎跟信中提到的龙女有关。这女人,不是在单纯的为日军服务,我感觉她是在利用日军的力量找龙女。你看她信上也说了,她在日军的身份很难持续了,希望她哥尽快安排好后路。”老鬼分析道。

  “找龙女……靠!她是杨过吗。”

  “呵呵……不过她肯定是满人,因为不管是那,还是纳兰,都是满族人的姓。”

  “信里提到的成仙,你怎么看?”成仙二字,黎欢最近可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所以他很好奇。

  “我在古墓里见过希望死后能成仙的人,而且不少。这些人都花了很大的工夫去布置自己的墓,但是他们多年之后,还不是一具尸体,没一个能重生或成仙的。顶多是诈尸。”

  “可是这样的地方,在这样一封信里,提到这样的事,不像是开玩笑啊。”

  “谁知道呢。”

  “那个洪寿,看来是她找的猎人,是被她请来找龙女的吧。”

  “别管她了……我现在……说话都说不利索了……”老鬼抓了抓喉咙说。

  黎欢嗓子也已经干疼的要命,如果不是这么奇怪的事,他才懒得讨论。黎欢随手打开抽屉,他又发现了一封电报译文,解译文字是日文的,黎欢只认得戦艦、金50、鮫、輸送、40箱、宝石、这些类似中文的字。他感觉应该有价值,就收了起来。

  忽然!两人听见有水龙头的流水声,二人忙分头去厨房和卫生间看,结果却没发现任何异常,水龙头还是那样。

  这时走廊里又传来了流水声,黎欢和老鬼又追到走廊,先一步的黎欢,恍惚间看见远处有个人影闪过,但打开手电光后,那里却空无一物。

  “好像有人影……”黎欢叫道。

  “这地方有人影,那多半是鬼,要不然就是僵尸。”跟出来的老鬼说。

  两个人的嗓子早已沙哑,说话的声音都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再不喝水只怕身体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远处又传来流水声,他们继续靠近,可每次靠近声音都会在不远处出现,始终找不到源头。

  追了一会,黎欢和老鬼的身体开始虚软,他们动作迟钝,一直寻着水声来到了楼梯口。这楼梯还是螺旋向上的那种与之前的并无差别,这让他们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在一个无限攀爬楼的噩梦里循环。

  老鬼跟黎欢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上不上?黎欢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这次往上爬的过程简直天昏地暗、头晕目眩、过程中黎欢总是感觉上面有人,还是个穿着日本军服的人,他指给老鬼看,老鬼却总是摇头。

  他们不知自己到底用了多久才爬上这一层,不过肯定是很久,最后两个人是贴地爬上来的,但即使是这么虚弱,他们还是对眼前的景象为之一惊。

  这层与之前的两层完全不同,走廊非常宽敞,而且有金属结构支撑,大概是能让十个人并肩而行的宽度。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试验大厅,以及很多独立的实验室,还有很多类似监牢和笼子的地方。这层的山体,基本完全被掏空了,里面能利用的空间已经全都被利用,因此有很多混凝土方柱用来支撑整个结构。

  实验室的侧面有一个大洞,是被什么巨大的东西撞开的,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撞的,现在黎欢和老鬼已经顾不上想了,因为那大洞边沿正在流水,是外面的雨水积成的水流。

  “哈哈……水……是水……”

  “命不……该绝……大难……不死……必有……水喝……”

   此时外面是日落黄昏,细雨朦胧,大洞传来一点余晖的残光,二人忙向那一点光芒爬去。因为背包太沉,他们都把背包脱掉了。

  两个人贴地爬行着来到大洞边缘,然后翻过身仰头接水喝,大口的水进入身体,冲击在脸上,让他们如获新生,身体里的虚弱和苦闷顿时减轻。

  就在二人兴奋的时候,一个小人影迈着小碎步,从暗中走了出来。两人停下一看,居然是一只穿着日本军服的猴子。

  这猴子撅起嘴,然后它嘴里发出了流水声。

  “靠,这猴子居然会口技。”老鬼惊道。

  “你看我说有人吧。肯定是它一路引咱们过来的。”黎欢说。

  两个人坐起来,大猴子把手举过头顶然后鼓掌,脸上露出笑容。

  “我承认你感官敏锐。但这并不是人或者人影吧。”老鬼打量了一下,这大猴子不小,但也只有大概一米二左右,充其量就是个小孩子的高度。

  “刚才头晕眼花,再说下面黑咕隆咚的,我怎么能看见这是一只……一只救命恩猴呢。”

  猴子点了点头,居然发出了一句人语,“救命恩猴呢……”那声音很尖,像是猴子喊叫的一种变调。

  见猴子说人语,两人大惊失色,互相看了一眼。

  “这猴子会说话?”老鬼问。

  “你好像没听错。”黎欢说。

  “平头山的动物对咱们都很凶,目前为止,这猴子好像还不错……”

  话音未落,大猴子忽抓住一扇大金属门猛地关上了,周围随之发出了一声金属撞击的巨响。

  两人一看,原来大洞的区域,是一个类似大笼子的地方,之前因为只顾着水所以他们没注意到。身后的大洞在平头峰侧面,这已经是极高的位置了,下面是环绕孤山的那些矮树林,现在如果笼子真的被锁死了,那他们除非从大洞跳崖,否则是没有其他出路的。

  这笼子里有很多管线从墙体延伸出来,这还有很多仪器残骸,可见之前这里有过科技设备,笼子的金属栏杆严重变形,似乎是被关着的东西先撞击栏杆失败,之后才撞墙出去的。

  “我知道了,当初袭击外面日本兵的东西,就是从这撞破山体出去的。可能就是那只虎。”老鬼说。

  “那东西为什么不加把劲撞破这栏杆呢。那样现在咱们也就不会被关住了。”黎欢说。

  “这种金属栏杆是有弹性的,它只会扭曲不易折断,相比之下后面的山体已经只剩下很薄的一层了。这实验室占地很大,整个山体已经基本被掏空了,而这些人居然没想到去加固这后面的山体,日军在这一点上疏忽了。”老鬼过去摸了摸大洞说。

  “我说,咱们的救命恩猴,好像是想把咱们关在这里啊。”黎欢说。

  外面的猴子又拍了拍手,他居然还点了点头,表情似笑非笑,十分欠揍。

  “大意了。怎没注意环境呢。”黎欢举起荧光棒,看了看周围说。

  “这没办法,刚才就是直接枪毙咱们,咱们也得过来喝水啊。再说了,谁会想这里会有一只穿着日本军服的汉奸猴呢。”老鬼说。

  “也许它就是它妈的一只日本猴。”

  “它想干什么?”

  “等咱们饿死了,然后吃咱们?猴子不是杂食的吗。还有可能顺便看看戏,打发打发时间?”

  “分析的好……”

  猴子从军服里掏出一个果子,然后坐在试验大厅的一张金属桌上吃了起来,好像真的在悠闲地等候黎欢老鬼二人死掉一样。

  老鬼想找开锁的工具,却恍然想起他们的背包刚才都扔在外面了。

  “糟了,我开锁的家伙在包里。”老鬼低声说。

  “死猴子,出去我把你生滚猴脑。”黎欢说。

  大猴子笑了笑,它对黎欢挑衅般地抬起胳膊,勾了勾手指,仿佛在:说你来啊。

  “死猴子你有种进来单挑!”黎欢火了。

  “猴哥,咱们谈谈条件吧。”老鬼耐心说。

  猴子“哼”了一声,然后便躺下看向天花板,说了一句,“谈谈条件吧?”但是它的语气是疑问。很明显意思是:你拿什么跟我谈条件?

  “你平时在这里很无聊吧?有没有母猴子什么的陪伴啊?”

  这句话似乎说到了猴子的痛处,它有点发怒地坐直了身体,然后把吃完的果核丢向了老鬼,被老鬼侧头闪开了。

  黎欢很生气,可他又没办法,所以只能躲到一边去看小臂的伤势。那蝙蝠头还咬在上面,仍是掰不开,看来没有工具是别想把它取下来了。黎欢平时还算机敏,但他没耐心和兴趣与一只猴子讨价还价,如果实在没办法,他可能宁可选择从后面的大洞爬岩壁下去。

  “猴哥你要是放了我们,我们就带你走或者给你带一只母猴子过来,您看怎么样?种类国籍你随便挑,什么猕猴、金丝猴、大马猴、甚至大猩猩、狒狒、你开口就是了。”

  大猴子冷笑了一声,它翘起二郎腿,好像并不买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