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山海猎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老丁头

山海猎王 金时针 3289 2019.10.21 12:01

  “这假货就不要往外拿了,拿点真东西瞧瞧。”

  大厅里的老式挂钟指针“啪——啪——”地转着,黎欢叼起烟拽过一把老椅子坐下了,他脸上气定神闲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当然,他是装出来的。

  老妇人眯缝起眼睛,她笑了一声说:“老板说笑了,我这怎么会有假货呢。我这珍奇斋可是百年老店了。”

  黎欢看不出东西的真假,他只是诈她一下,他觉得都不用去做鉴定,这些肯定都不是真货,在他的江湖经验里,在这种地方,像他这样的“生米”第一次来看东西,对方是不可能拿真东西给他的,这想也不用想。

  “这店一百年了?……”黎欢惊讶地说。

  “怎么你不知道?你不是当地人吗?”

  “我知道你这店老,只是没想到会这么老。”

  “连老婆子我都快九十了,你以为呢。”

  黎欢拿出曾伟给他开的一百万支票,然后在老太眼前晃了晃。

  “我本想按这个数买东西,但我看你,这也没什么诚意啊!要不然就算了吧。我去别家看看。”

  “别别别啊……”见了支票,老妇人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她那一对玻璃球似的浑浊眼睛,紧盯着支票看,人像是打了兴奋剂。她忙说:“哎呦你看你看,既然您是行家,那您应该懂的啊!这高档青铜器是文物,是禁止买卖的,我能摆出来卖的,那肯定是仿品和抵挡品嘛。”

  “所以啊,快把见不得人的,都拿出来看看啊。”黎欢收起支票说。

  “走走走!您跟我来,咱们后堂喝茶。”

  老妇人带黎欢到了店铺后堂,这里有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他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眼睛一直空洞地盯着前方,对黎欢的到来他毫无反应。

  “这我老头子,废了,已经很多年没说过话了,平时都是跟我写字交流。”

  “写字?呵呵……那多浪费纸啊。”黎欢抽了一口烟说。烟他一直在抽,丝毫没在意有两个老人在身边,他一直都是没什么礼貌的人。

  “老板说笑了,还真不浪费纸,他是用手指在我背上写,他全身上下,也只有一只手还能动了。”

  “哦,那你们还挺有默契的。”

  “还好还好,老夫老妻了。”

  老妇人从床底下拉出了一个大木箱子,然后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用黑布精心包裹着的东西。那箱子里好像还有别的,但她只拿了这件。

  “您怎么称呼啊?”老妇人问。

  “黎欢。您老怎么称呼啊?”

  “我姓丁你叫我丁老太就行,我丈夫随我姓,你可以叫他老丁头。”

  黎欢暗暗好笑,他心想:这店原来不止丁老太主事,连丈夫的姓都得随她,看来这老人年轻时也是个女强人。

  “按理说,您这么大岁数了,我得叫奶奶才对啊。”黎欢说。

  “嗨!行走江湖不必忌讳这些。进了店,您就是爷。”

  随后丁老太打开包裹的黑布,拿出了里面的东西,黎欢一看,是件酒器,他在电视里见过,这是喝酒用的,有三个不对称的爪,前后都有延伸出来的流口,两壁内侧各有一根细柱。

  这东西外壁上有很精细的花纹,是某种兽纹,非常精美。

  “酒杯?”黎欢脱口而出。

  “兽面纹青铜爵,怎么样不错吧。这可是真品。”丁老太说。

  “花纹很精细嘛……”黎欢边看,边在脑子里对比自己的青铜残片,他觉得自己那块残片上的纹路还是要更为精致一点。

  “这是商晚期西周早期的东西,那时候青铜器的发展已经达到了鼎盛,所以那个时期的青铜器工艺是极为精美的。”

  “这玩意,你要多少钱啊?”

  “就你支票上那个数就行。”

  “丁老太,你忘了我是行家了?”

  “70万不能再少了。”

  “可惜了,其实我挺喜欢的。那再见吧。”

  “等等,60万!真的不能再低了。”

  黎欢见丁老太眼神已经很诚恳了,就觉得差不多了。

  “行,那这件东西我就定下了,你可别给我卖了啊,回头我带现金来拿。”黎欢的本意可不是买古董,他是来鉴定东西的。他心里暗想:您就留着吧。

  “好好好……那个,老板,能不能付点定金啊?”

  “我哪有零钱啊!兑了支票回头来拿,难道你怕我跑了?”

  “老板说笑了,我信得过你。我给您保留三天,之后如果有别人要的话,我可就不会给您留着了。”

  “行行行……我一定来拿……”

  丁老太还是很高兴的,她把东西又收了起来,她动作很麻利,一点看不出是个近九十岁的人。

  “您老对青铜器还是很有研究的嘛。”黎欢打算进入正题。

  “老婆子我一生没走过眼,咱虽说不是做学问的,但咱凭的是经验和阅历,你放心,我眼力比那些专家可要强百倍。当年我可是古玩行里少有的女伙计,自然要比那些老爷们多用点心了,不然没法混。那个年代不比现在,重男轻女。”

  “别逗了,您老人家,是不是吹大了。”

  “老婆子我在行内可是有名的,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我玩古董六十多年这是开玩笑的吗。东西你放心买,绝对是真品。”

  “老人家,我这有个东西,您帮我看看?”

  “行吧,咱们一回生二回熟,以后我还指望着你照顾呢。”

  黎欢拿出青铜残片,丁老太本没在意,她坐在一把椅子上随手接了过去,可看了几眼之后,她的手瞬间抖了起来,她眼睛僵直地盯着那东西眉头紧锁。

  这时!轮椅上老丁的眼睛居然也移向了那块青铜残片,看得出老头也很激动,连呼吸的频率都乱了。

  丁老太忙起身,她拿着残片凑到老丁头身边和他一起看。

  “这……这……这上面的金文和星斗纹铸造精细,工艺非同小可啊,这简直是青铜器铸造的最高水准。从质地上看这东西是真品,只可惜是个残片啊,所以就古董来说它不值什么钱,但从文化角度讲它可是无价之宝啊。”丁老太缓口气继续说:“一般青铜器上的金文都是先雕刻在模子上,然后在把模子嵌入泥胎内,与青铜器一起铸造而成,文字和纹饰与铜器本身那是浑然一体啊。而这东西这么薄,上面的星斗纹和金文数量又极大,就这样,铸造者还能把它铸的这么清晰美观,连一点模子的痕迹都看不出来,简直是浑然天成。这铸造工艺,是何其的精深啊……”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

  “这个嘛……这上面的文字我不太懂,这也是江湖泥腿子和学者的区别啊,我是能看出这东西的年代和真假,能判断出它的价值,但其他的嘛……”

  “其他的,就要找考古学家了?”

  “我看那些人也未必认得!因为这种金文我从没见过,这绝不是商周时期的文字,恐怕没人能说出这些文字和星纹的年代啊。”

  “你是说这上面的文字,比残片本身更古老?”

  “嗯——”

  “那这残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类似的东西,它应该是个孤品,这东西如果是个完整的,那可真的就是无价了……”

  “这是不是青铜镜啊?”黎欢在电影里见过古代的铜镜,他觉得这玩意原来应该是圆的,所以他觉得可能是铜镜。

  “肯定不是,青铜镜一般背面有纹饰正面光滑,而这东西是正面纹饰反面文字,两面都有东西,所以不是铜镜。不不不!也许是正面文字反面纹饰吧。嗨!我也看不出它的正反,总之不是铜镜就是了。”

  “啊——”老丁头急的忽然发出一声怪叫,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丁老太猛抬头看老伴,老丁头虽然不能动,但看的出他的眼睛在放光,似乎有话说。见两个老人的状态,黎欢知道这东西非比寻常,他一下把残片从丁老太手里抽了回来。

  “哎小兄弟你……”

  “看看就得了。”黎欢掐灭了烟说。

  这时老丁头颤颤巍巍抬起手,丁老太忙躬身背对着他,接着老丁头的手指开始在丁老太身上写字,丁老太读道:“我老头子说,这东西是山海乾坤图。”

  “图?是图吗?”

  “他说这东西天下仅此一件,他只听师父提起过。”

  “它是干什么用的?是古代的星图吗?”黎欢问。

  老丁头不停写字,手速非常之快,丁老太默记着他的每一个字。

  “老头子说,这图究竟是干什么的他不清楚,他只听师父说过这东西和成仙有关,这东西在商末的时候因为战争被毁了,残片被高人分成了几份,分别放在了几个天下灵气聚集之地。”

  “有这么玄吗?”黎欢笑道。

  老丁头突然停下了,他的目光停留在黎欢手中的残片上,他眼里的光芒逐渐暗淡了下来,人也平静了。

  “他说他就知道这么多。”丁老太直起腰,擦了擦汗说。

  “辛苦辛苦。真是劳烦二位了。”黎欢现在可以确定这是个古董残片,但如果说它跟成仙有关,他觉得太夸张了。

  “黎老板,这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丁老太问。

  “这个就不方便细说了。谢谢了。那个酒杯,我回头办完了事来拿。”

  黎欢转身要走,老丁头忽然又抬手在丁老太背上写了几个字。

  “小兄弟啊……”丁老太叫道。

  “怎么了?”

  “我老头子说啊……他说……他说此物凶险,得此物者必遭天谴,不得好死。你可得小心啊。”

  “嗨,我是受过义务教育的人,我不迷信。不过谢谢了。”

  黎欢收了残片手插裤兜,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丁老太累的坐在了椅子上,她瞥了一眼老头子问:“老东西,那玩意,真有你说的那么神?”

  房间里死寂,坐在阴影中的老丁头,嘴角泛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