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山海猎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调查员

山海猎王 金时针 3706 2019.10.20 08:00

  “少套近乎!你咋知道我名字的?”

  “是刚才村长说的啊。”

  “你还挺聪明的,不过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海柱拿起一根木柴,在空中软弱无力地挥舞了几下。

  见他挥木柴有气无力的样子,黎欢忍不住想笑,他心想,就这水平如果自己不是被绳子捆着,就算腿上有伤他也能有几十种方法把他打趴下。但是自己现在虎落平阳,不得不低头啊。

  “兄弟,你多大了?”黎欢再次试着套近乎。

  “十九岁,你干什么?”

  “怎么没上学啊?”

  “差几分没能考上大学,这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啊。再过五年北京就要举办奥运会了,我本打算去北京工作的,还能顺便看奥运会……谁知道……哎……”

  “行了行了,上大学未必是唯一的出路,你看我就没上大学。”

  “你是杀人犯要文化干什么?”海柱扶了扶眼镜,不理解地问。

  “我……”黎欢无奈地说:“海柱啊,我现在充其量就是嫌疑犯而已。”

  “没啥区别吧,你手段之残忍,杀人器械之精良,这是显而易见的啊。”

  “算了。海柱你是个文化人是吧?”

  “是啊。村里唯一上过高中的。”

  “那文化人该懂啥叫人道主义吧?你给我松松绳子,太紧了。”

  “不行。不过我可以扶你坐起来休息一下。”

  “也好啊。那麻烦你了海柱兄弟。”

  黎欢的手腕和脚踝都绑着猪蹄扣,手脚从后面被连在了一起,让他背向后成了一个弓形。海柱帮他解开了背后连接手脚的那根绳子,然后扶他坐到了墙边,虽然手脚还是非常难受,但起码不用脸贴在地上了。

  “谢谢了老弟。”黎欢叹息道。

  “不客气。你别乱动啊,不然我一棍子打死你。”

  “好……”黎欢忽想起了那个姑娘,她刚才似乎提到什么人醒了,于是他问海柱:“刚才那个姑娘是谁啊?”

  “你少打听,你是不是看她长得好看,想打歪主意啊?”海柱皱起了眉,五官都纠在一起了。

  “不是。她刚才说谁醒了?”黎欢问。

  “哦,也是个外来人,前几天二娃在山上砍柴时遇见的,之前他身上有伤一直昏迷,看来现在是醒了。说起来这几天也是奇了,连续碰见了两个昏迷的外地人,完了还有一个是杀人犯……”说着海柱白了黎欢一眼。

  “你们这没电话吗?还要去人出去报信?”黎欢又问。

  “本来村长家是有一部电话的,这不是山洪把电线和电话线啥的,都给毁了吗。”海柱一脸愁容地说。

  “山洪?!”

  “是啊……”

  原来暴雨已经形成了山洪,看来天气比黎欢想象的要糟糕的多。

  “那你们不会一直捆着我吧?”黎欢心里一凉,暗想这要是被捆几天,他不饿死,也得被绳子给勒断手脚。

  “当然要捆着了。”

  “这样,我包里有手机,你们试试有没有信号。”

  “看过了没信号。现在那手机也没电了。”

  买那部手机黎欢可是花了不少钱,那是最新款的彩屏手机,是真彩的,就是电池不太行,充一次电也就能用两三天。

  “海柱啊,去一趟镇上,往返需要多久啊?”

  “以前一两天吧。现在下着雨不好说。”

  黎欢忽然不想再说话了,他有点绝望。外面下着毛毛雨,雨滴打在屋檐上的声音让他心烦意乱。

  这时刚才的姑娘又来了,她拎着个铁水壶,一进来她就把壶嘴塞到了黎欢的嘴里,黎欢大口喝了几口水,胸口的烦闷随之减轻了不少,整个人都清爽了。

  “谢谢。”黎欢说。

  “别客气。”女孩腼腆地笑了笑。然后她拿出一个馒头,黎欢赶紧咬了两口。海柱看的醋意横生,他人都快炸了:“慧慧,你干啥呢,你给他吃的干啥啊?!”

  “他昏了这么久,我给点吃的咋地了?”慧慧一歪头说。

  “可他是杀人犯啊!”

  “村长老糊涂,你也老糊涂啊?如果他是进山杀人的,那为啥还要带一条死人胳膊在身上?这山这么大,在哪不能埋了啊。”

  “他……所以说他是个变态嘛!”

  “那如果他不是坏人,你们把人饿死了咋办?算谁的?”

  海柱忽然语塞,他想了想说:“谁让他带着一把枪,还有一条死人胳膊在山里转悠啊。活该!”

  黎欢咽下了刚才的馒头,他喘了口气说:“那枪不是我的,我是保留证物顺便防身,你懂个屁。——还是这姑娘明事理,姑娘你把我放了吧。”

  “那不成!”慧慧坚决地回答。

  “为什么?”

  “虽然你有可能是好人,但也可能是坏人啊。这我可拿不准,我又不是警察。”

  黎欢心又凉了半截,他表情无奈地看向了窗外。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饿死的。”说完慧慧把剩下的馒头赛到黎欢嘴里然后就走了。

  慧慧走后,海柱看黎欢的眼神变了,他目露凶光不再说话了,感觉好像随时都会给黎欢一闷棍。

  黎欢心里有点虚,他也不敢乱说话了,生怕对方真的会动手,他现在可是被捆着手脚呢。他看的出来,这个海柱喜欢慧慧,而且这人好像小心眼。

  屋子安静的只剩下了雨声,本想睡一会的黎欢头突然被海柱打了一棍,对方拿的那根柴不粗,这一下直接打断了。

  黎欢倒在地上后,海柱无声无息地坐回了原处面无表情,仿佛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

  闷棍果然如期而至……黎欢心里骂娘,嘴上也不敢多说什么。

  “小小年纪心胸狭窄。”黎欢被打的地方很疼,似乎已经破皮了,好在并没有流出多少血。

  “你少废话!放老实点。告诉你,你在敢接近慧慧,我废了你!”

  “老弟是她接近我啊。我被捆着呢,我能接近谁啊。”

  “那我不管。”

  “好好好……你牛逼……”

  黎欢挣扎着重新靠在了墙边,因为被捆着,这个过程他用了十多分钟。之后海柱始终用看情敌的眼神盯着他,一言不发,气氛异常尴尬。

  不知过了多久,柴房里来了人,黎欢抬眼一看是村长和慧慧,还有一个受伤的中年男人。这人头缠着绷带胳膊吊在胸前,似乎伤得挺重,他穿着蓝色冲锋衣,这衣服和野湖林子里那两具死尸身上的竟十分相似。

  因为这种款式很少见,是仿军用的,所以黎欢记忆犹新。

  “村长,让我们单独聊聊。”男子语气是命令,没有余地的那种。

  “好,你们聊吧。”村长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慧慧和海柱出去了。

  村长等人走后,这个男人坐在了之前海柱一直坐着的破椅子上,他默默点燃了一根香烟。

  “你是吕参军的外甥?”他吸了几口香烟后才问。

  “你说什么?什么吕参军?”黎欢似乎猜到了一点什么,但又不十分确定。

  这人多半是和林子里的死人是一伙的,不知为什么他受伤到了这,在不知道是敌是友的情况下,黎欢决定装傻。

  男子咳嗽了几声说:“别绕弯了,我听村长说你带着枪,包里还有一条死人胳膊,我去看过了,从纹身判断那是吕参军的胳膊。村长说你提到过那胳膊是你舅的,所以你是吕参军的外甥吗?”

  “你是谁?你怎么认识吕参军?”黎欢问。

  “我奉命找他合作,结果他很排斥,不太配合我……”

  黎欢大惊,他暗想:三舅去野湖居然不是去钓鱼的,他是和这些人合作,那是合作干什么呢?难道是钓那野湖里的大怪物?

  “他不配合,你们就把他杀了?”黎欢盯着男子问。

  “不是我们,他死了,我也很意外。”男人丢掉了没怎么抽的烟,他想咳嗽,但是忍住了。

  “跟你说吧。我舅的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他是怎么死的呢?你又是怎么找到他的?”男子坐直了身子问。

  “你不知道吗?”

  “我应该知道吗?”

  黎欢一脸疑惑,也不敢多说什么,他心里正想着该怎么应付这人,只见对方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证件,上面除了部门信息还有金属徽章,形状是一把剑。

  “我是超自然事物安全监督管理局的调查员,我叫庄赢。”

  “庄赢?看来你老爸很爱赌钱啊!”黎欢嘴上调侃着他的名字,心里却轻松了不少。这部门他虽然没听说过,但看证件应该是真的,这也是为什么村长会听他话的原因。

  既然是公务员,就不会是坏人,起码不会是歹徒吧。

  “你还真说对了,我爸最喜欢百家乐。”庄赢笑了笑,他继续问:“你三舅怎么就剩下一条胳膊了?”

  “你不知道吗?我还想问你呢!”黎欢说。

  “把你知道的情况尽快告诉我,我已经昏迷几天了,现在事情很严峻。”

  “是这样,我三舅进山时间不短了,人没消息,所以我就来找他,结果到了野湖我就发现他漂在水里,人已经死了,还有你的两个同伴,他们也死在了野湖边的林子里。”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同伴的?”庄赢抿嘴一笑。

  “你们的衣着差不多,剩下的就是凭感觉。”

  “好。你继续说。”

  “我捞尸的时候,遇到了大狗鱼群,尸体被狗鱼群吃了,所以只剩下了这条胳膊。我想让三舅回自家坟地,所以就带上了。”

  “你没死,还挺厉害的。”

  “因为有尸体,鱼群都去吃尸体了所以我才没死,这没什么稀奇。”

  “你就知道这么多?”

  “是。”

  “你是怎么知道吕参军在野湖的?”

  “他走之前跟我妈说了。他说过自己可能会走很久,也许他知道此行凶险,自己可能回不去了吧。”

  “哦……是这样……”庄赢略微严肃地问:“你还有没有见到其他的东西?”

  “没有啊。我应该见到什么吗?”

  “不,我随便问问。”

  直觉告诉黎欢,他不应该提野湖里那个怪物的事。

  庄赢点点头:“好,你知道的信息,回头你可以告诉警察,警方那边我们会处理的。但是在那之后,在这遇到的事你就不要再和任何一个人提起了,这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回头我会派人让你签署一份保密协议。”

  “我三舅到底怎么死的?他算不算因公殉职啊?”黎欢急道。

  “你舅是个盗猎的,他这次是将功补过跟我们合作,因公殉职肯定不是,顶多算是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好市民吧。”

  “所以没补贴啊?”

  “你想多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你们合作,到底是干什么?”

  “当时出了点状况,我得出去求援,结果路上我被人袭击了……至于我们是去干什么这是机密,你舅舅也是签过保密协议的,所以你就别问了。”

  “被袭击?被谁袭击?是不是杀我三舅的人?”

  “很有可能。都说了你不要再问了,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说完庄赢站起来,他掏出一把匕首割开了绑着黎欢的绳子,那匕首锋利无比几乎就是点一下绳子就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