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山海猎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半脸夜叉

山海猎王 金时针 2203 2019.11.13 08:00

  “徐大哥,我张大棒子虽是土匪,可是我最讲仁义,吃同行伙计的肉,这人的人性,可不怎么样啊。”

  “行了,知道张老弟你义气了。可是我们盗墓的,人性能好到哪去,人性好又怎么会去盗人家的祖坟呢。”

  “行,大哥你一句话,老弟我得给面儿啊。”

  “小子,你愿意做我徒弟吗?”这人转头问宋邪。

  宋邪抬头瞧了瞧张大棒子手里的枪,默默点了点头。

  ……

  救下宋邪的人叫徐功明,他是个老盗墓贼,江湖人称半脸夜叉。此人是那种不愿意接受改变,仍然留恋前清旧制的人,甚至直到现在,他的后脑勺还留着辫子。

  宋邪很感激徐功明的救命之恩,他心底里也是个不甘穷苦一生的人,如果能跟高人学点发财的手艺,那他自然是愿意的。

  但他此刻还不知道,徐功明收他做徒弟,是另有原因的。

  这半脸夜叉徐功明之所以会跟这些土匪在一起,那是因为,他在帮匪首张大棒子,处理一件诡异的怪事……

  前段日子,张大棒子的老母黄氏驾鹤西去,山寨里的大小土匪们哭天喊地搭设灵堂,准备大操大办七日送老祖宗归西。

  此时天气刚刚转暖,可山寨里却莫名燥闷了起来,往年夏天才会出现的一种俗名叫小咬的虫子,居然也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而且到处都是,叮的人瘙痒难耐。

  山寨的喽啰们都是睡大通铺,一到晚上这些人可遭了罪,又是臭汗,又是小咬,再加上燥热,搞的他们根本就没法睡觉,整天无精打采的。

  可烦心事还不止如此,灵堂搭设的第三天,张大棒子老母亲的尸体忽然不见了,尸体是没人会偷的,尤其这尸体还是山寨大当家的老娘的。

  张大棒子亲自带人找遍了山寨,但都没能找到老娘的尸体,就连一点踪迹也没有,就像是尸体自己跑了一样。一时间,整个山寨里人心惶惶,大小喽啰各个胆战心惊,山寨闹鬼的传言也逐渐出现。

  这不久后,山寨里又出现了传染性的怪病,得了这种病的人,全身的毛孔都会扩张变大,而且会奇痒难耐、撕心裂肺。得了这病的人,会忍不住去抓身上扩张的毛孔,直到抓的血肉模糊也解不了痒,有几个人,甚至因为忍不住痛苦而开枪自杀了。

  喽啰兵里最严重的几个,症状已经极其可怕,他们的皮肤都已经变成了圆孔筛子,如果在他们身上撒一把绿豆,那这些绿豆就都会掉进扩张的毛孔里,肯定抠都抠不出来。

  山寨里上点岁数的人,都说现在是闹邪祟了,必须请高人驱邪。可张大棒子杀人无数,他自认土匪窝子里有煞气,是不可能闹鬼祟的,他坚决不信。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因为身上痒的睡不着去后山溜达,结果他猛然看见了自己老娘的尸体在山野里乱蹦,这回他终于相信了那些人的话。

  张大棒子的心,开始慌了,他忙派人下山去找能处理这种事的高人,可是方圆百里,竟然没有这样的能人存在。

  有的村里倒是有几位阴阳先生,但他们听说是土匪窝子闹鬼,都不敢来,还纷纷躲了起来。

  “现世现报啊!难道是老子做土匪,遭报应了吗?!”

  正在苦恼的时候,小喽啰忽然来报说他的好友徐功要明拜山。听徐功明拜山,张大棒子顿时心中大喜。

  ……

  当年张大棒子和徐功明一起做过牢,张大棒子当时是因为抢劫杀人,而徐功明是因为盗墓掘坟,二人都是死罪。

  那时候军阀混战,大罪犯都要送到省城游街后在枪毙,以显示大帅的军威和安治一方的能力。所以他们暂时都被囚禁在了一个小县的监牢里,要等当地县官凑够数,然后在一起送往省城实施枪决。

  那种小地方的牢房都是清代遗留下来的,栅栏都是胳膊粗的木桩。徐功明虽是盗墓贼,但他却也有一身功夫,他的绝招叫“踢桩功”,只有一招,脚尖可在电光石火之间突然踢击敌人小腿,只要击中,对方必然骨折。

  所以徐功明要踢断几根木栅栏,那简直易如反掌。

  于是一天夜里,几个人商量好后,徐功明施展踢桩功踢开了牢房栅栏,随后他和张大棒子带着几个死囚,一起反出了监狱。

  张大棒子虽说会点杂把式,套路功夫,但如果没徐功明他是万万出不来的。所以徐功明在他心里,一直是恩人般的存在。

  他知道,盗墓贼多少都懂点处理邪祟的手段,所以此刻正是救星到了。

  于是张大棒子亲自下山相迎,之后他大摆宴席请徐功明喝酒叙旧。

  “张老弟,你这脸上……”徐功明问。

  “别提了徐大哥,最近我这山上,好像是闹了邪祟了。”

  张大棒子简略的和徐功明说了山寨里的事,徐功明听了之后,酒也不喝了,说实话对着一个全身毛孔像是芝麻一样大的人,他也喝不下了。

  听了张大棒子的叙说,又查看了几具死去喽啰兵的尸体,徐功明眉头紧锁,默然无声.

  他的半张脸上,显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徐大哥到底咋回事啊?这到底是病症呢?还是撞邪了?还有我老娘的尸体,那是不是尸变啊?”张大棒子问。

  “张老弟啊,眼前这事,你问我就问对了。”徐功明说,“别人还真不一定知道。”

  “你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就别卖关子了!”

  “给我找一碗荤油来。”徐功明说。

  荤油,就是用动物脂肪榨出的油。张大棒子吩咐了一声,一个小喽啰从厨房端来了一盆。这种油凉了后是凝固的,必须要加热才能成为液体。

  徐功明把荤油加热成油状,然后他又叫人找了一把刷子,接着他用刷子沾了一些荤油刷在了死去尸体的皮肤上,只见,尸体绿豆般大小的毛孔里,钻出了密密麻麻的蛆虫,这些蛆虫,像是会动的白毛一样,蠕动舔食着皮肤上的荤油。

  众喽啰和张大棒子看的毛骨悚然,他们只觉得身上的毛孔,更痒痒了。

  “徐大哥,这尸体里生蛆了吗?”张大棒子惊恐地喊道。

  “什么尸体生蛆了!你别动。”

  徐功明又沾了一点荤油,他撸开张大棒子的袖子,然后在他的胳膊上也刷了一下,结果,他胳膊上芝麻大小的毛孔里,也伸出了不计其数的蛆虫舔食荤油。

  “啊!——”

  张大棒子惊恐地叫了起来,他差点都崩溃了。他那恐惧的表情,已经让脸扭曲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