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傀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殷红

傀御 忘灵川 3088 2020.09.16 17:55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臭小子,你把那边的阔刀拿来,我把这头赤脚犀牛分割一下。”

  徐枫随手递过近人大的阔刀目睹木村木藤分解妖兽的场景很是汗颜,不愧是蛮荒之地,真是怎么简单粗暴怎么来。

  分解赤脚犀牛的木藤突感“敌情”,他撇过头来瞅了瞅两眼放光的流云豹威胁道,“白皮猫你瞅啥?信不信老子一刀抡了你!”

  流云豹也不害怕,摆出一副瞅你咋地的表情趴在地上伸出粉嫩的舌头两眼持续放着绿光,想必它在思考今晚吃什么比较合适,眼前这头香喷喷的红犀牛似乎就挺合胃口。

  木藤一看暗惊不妙,今晚粮仓怕又要遭贼,回去又该加派人手。经过很久的“粮食保卫战”后,木藤深知流云豹的难缠。

  一偷一守间流云豹与他们已经熟络起来,在它的帮助下木火三人的狩猎效率大大增加,而今的粮食储备渡过寒冬已不成问题。与宇村一战也让他们木村打出了威名,恐怕没有那个村子敢来惹事生非。

  从树后探出头来的小胖墩东张西望,见徐枫没发现自己后才蠕动他肥胖的身体悄咪咪的溜到徐枫身旁,他拿起自己的小铜锣和小棒槌当当当敲个没完。

  嗖~噗呲

  阔刀击穿了铜锣,明晃晃的刀刃把小胖墩吓到在地,“你别敲了,成天就知道敲锣打鼓,体术练得怎么样了?!”木藤不耐烦的道。

  小胖墩打着哈哈回应木藤的问话,与此同时撇着征征出神的徐枫,没一会儿变气恼的鼓起了腮帮子,这人自从看了木偶戏后就魔怔了,傻里傻气的更严重了。

  他还没来得及执行吵醒b计划就被木藤拎走了去,“走让你爹看看你那王八拳…”

  “腾叔你不能这样啊,我可是一代天骄!被你这样拎起来多没面子…”

  “就你这怂包还一代天骄?”木藤笑的前俯后仰,脸皮都要抽筋了,“我看一袋甜椒还差不多!”

  走神好一会儿的少年瞧见那打闹的二人有些莞尔,然后思念道,“父亲他们都不在了,妹妹你们过的还好吗?”

  ……

  “叶家欺人太甚!当初就不应该让族长带那么多精锐区葬魂岗,老夫糊涂啊!”

  现在族长不在,整个东徐家都由大长老徐廉接手打理。

  叶家家主叶景知晓徐翰海带人杀入葬魂岗后至今未归后立即暴起发难,一时间东徐家被逼上了风口浪尖。

  如今东西徐家精锐十不存一如何去和叶家对抗?就算有陈家相助也只是堪堪自保,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刘家。一番深思熟虑后徐廉忍着肉痛做出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传令下去!自今日起所有人都不得离开家族半步!”徐廉大手一挥,掷地有声的道。

  虽然他的声音不是很大,但那极具威严的气势和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执行下去。徐廉哪想的到他此时下令已经为时已晚,有人早已经溜了出去。

  ……

  “打算今天突破吗?”武梁星收起往日的嬉皮笑脸严肃的道。

  徐馨抿了抿嘴唇,冷漠道,“虽然不算喜欢这,但毕竟是家族,如今叶家落井下石这事已经不能再拖了。”

  武梁星把玩手中的折扇,“你是怕那臭小子突然回来吧?都过去两个月了,的确也该回来了。”

  徐馨柳眉微蹙,显然她对武梁星的话有些不满,“别忘了你们答应我的话。”

  “这哪能忘,待会儿可要注意,叶家二少爷可垂涎你很久了。”武梁星提醒道。

  少女冷哼一声,带起一抹血红离开了。

  武梁星则点燃青烛拿出那本厚重的古书一页一页翻看着,似乎这书记载了从太古以来的所有奥秘。

  ……

  “大长老不好了,不好了,徐馨不见了。”徐海火急火燎的窜来,一抹脸上的汗珠急切道。

  徐廉阴沉的脸色变得铁青,他一巴掌拍烂木桌怒吼道,“你们谁知道她去哪了?!这家子就没一个老实的!老的,老的带人直冲葬魂岗!小的,小的偷偷摸摸的也往里面钻,就不能让老夫省点心?!”

  徐海盯着吐沫四溅的大长老茫然道,“不知道,东徐家守门的侍卫也不知道,多半是偷偷溜出去了。”

  “溜出去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吗!这种非常时期谁敢出去找她?!罢了,听天由命吧。”

  徐海哪有心思听大长老在这嚷嚷,他不卑不亢的道,“徐海有事先行离开。”

  徐廉怒目圆瞪,眉毛竖成一道线,“你要是敢去找她老夫不打断你的腿!”

  徐海身形顿了一下后径直走出徐廉族堂,他和徐枫可是是兄弟,如今弟妹都丢了自己能不去找吗?

  ……

  本是艳阳高照的时辰却是大日如霞,朦胧的血色光芒围绕着太阳,远处的云层乌黑而寂静,似乎暴雨即将来临。

  徐馨走在骊城街道上,她眉目如画,肤凝如脂,顾盼生辉,红艳的头发在血日下更显艳丽,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一股时冷时热的神秘能量循环往复的游走在徐馨体内,她的步伐从稳健到虚晃再到寸步难行,“不能在这,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才行!”徐馨神志不清道。

  她颤抖着娇嫩的躯体,一点一点的移动着,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蜕变的过程,可源于灵魂的隆音以无可阻挡的势头冲击着理智的防线,她似是听到了呼唤,就像来自母亲一样的呼唤。

  无形之中她已经开始褪皮,但在衣服的遮掩下没有人发现少女的异常。血液刺破她白皙的肌肤绽放出不知名的花朵,街道不知何时漂出一股清淡沁香,而少女也逐渐变得畸形。精致的瓜子因充斥过量的血液而变得殷红,散发沁香的血花像刺绣般印在青色长裙上,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极大且强劲。天空的红日似乎同样变得殷红,一切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

  ……

  “少爷,少爷,这批货感觉不错吧?”有些臃肿的胖纸腆着肚子谄媚道。

  走在前方的青年眼中荡出一丝淫光笑眯眯得道,“这次干的不错,少不了你的赏钱。不过…”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嘞,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的办事效率您又不是不知道。”胖子合起双手一脸讨好相。

  青年饶有兴致的捏住胖子的脸,“听说东徐家徐馨小姐极美,可惜因其太过娇羞我却从未有一睹芳容的机会,不知黄掌柜能不能…嗯?”青年摆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胖子犯难起来,若是普通家族的大小姐自己一不做二不休就把这事给办了,可东西徐家以及陈家那可是出了名的铁板一块,他怎敢得罪?

  胖子脸上僵色一闪而过,肥腻的脸上堆砌笑容道,“叶少玩笑不是这么开的,虽然徐家,陈家精锐尽入葬魂岗,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云香院怎得罪得起?”

  青年脸上闪过一丝轻蔑,“哦?你是说我叶家不敌徐家喽?”

  “我哪敢啊,可…可…”姓黄的胖子一时语噎没了往日的油嘴滑舌,他说错一句话缺胳膊少腿怕都是轻的。

  此时一道绝美的身影填满了青年的眼眶,他踢了踢身胖子道,“别这这这了,给我把她抓起来!”

  胖子点头哈腰得道,“叶少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抓来!”他挺着肚子恶狠狠的走向少女,“别怪我心狠,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一旁的叶映摸着下巴,兴趣满满的看着那抹靓丽的身影,不知不觉的兴奋起来…

  黄姓胖子还没走到少女身旁就寒毛颤栗,脊背发凉,他不信邪的又上前一步,晃眼之间他仿佛看见了尸山血海,森罗炼狱。

  眨眼间血浪排空,山河皆红,无数尸骸白骨上下起伏,血日宛若镇天的红印,一切殷红的晶莹,殷红的可怕…

  “啊啊啊!”胖子像见鬼了似的大叫后退,可噬人魂魄的血日怎会放过他?其放出阴寒无比的红光,妖异之色填满血色的苍穹,一朵迎风而动的花骨朵儿肆意飘扬,它舒展开熠熠生辉的花瓣,绽放出无可名状的光彩。

  “你特么愣在那干什么?难道要本少爷亲自过去吗?!”叶映恼怒叫喊。见胖子不理会自己,他努冲过去一脚把胖子踹倒在地,“就一个女人怎么就那么麻烦?”

  一朵鲜红的花朵从胖子身上迅速生长发芽,最后开花漂出沁人心脾的芬香。

  美丽,妖异,恐怖,畏惧,惊悚各种情绪如同打掉的调料瓶,让青年僵立当场,他想反抗,想求救,想逃跑可他什么都做不到。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躯体迅速干瘪枯败,感受着意识的远去,隐隐间他看到一朵美丽妖异的花朵从他胸口迅速生长盛开,似乎自己的一切都会成为它的养料…

  徐馨温软如玉的手掌揭开褪下的旧皮,酒红的眸子宛如红色琉璃,肌肤更是透出几分玉质感,说其仙肌玉骨,仙女下凡毫不为过。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那双满是肃杀之意的眸子让人不敢接近。

  天色早已暗沉,余下的霞光似是旧日最后的倔强,没人目睹发现少女的新生,除却两朵芳香四溢的花朵和天空仅余的殷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