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擎天之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 情报贩子

擎天之歌 落日配可乐 2020 2022.05.22 19:30

  冷冷的月光照着喷泉边几人,勤添的手上燃着更冷的寒焰。

  “几位自便,我在这里看看夜景,不用人陪。”她跳下台阶,三个人散开。

  看见她举起手中的火光,低头俯身查看喷泉边的阵文。卢组长更加紧张了,摸不清对方的企图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道友要是喜欢这唤水阵,不如给我个城区门牌,回头我找几个懂的兄弟,让他们给道友庭院修一个,想必不会太贵。”卢组长想要套出居住地方,就算不知道名字也得记点别的信息。

  “不必麻烦,我还没住处,也用不着寻我。”勤添专心看着下面的阵纹,懒得搭理他,现在要解决怎么修炼的问题。

  唤水阵在几个城区稳定与否,关系到月港的水系灵气平衡。此处唤水阵一旦在明天出现什么问题,到时候,执法堂的人问下来,卢组长这边连点线索都给不了,那这差事还不如交给一头猪。

  但卢组长在没抓到什么违规前还不能硬来。也只好作罢。

  “道友好自为之,告辞了。”

  勤添没再回复,其实显得很无礼,她想,这街道口也不是我家里,想走就走,告什么辞。

  没有人打扰她,终于,独自研究阵法一直到后半夜,勤添差不多也看出这唤水阵的远离了,在阵文中,上面也标记有两个地点坐标,有两组负责引导海水循环进出。

  这两组形成一个六边形。外围是一个圆形阵文,负责保持出水量的平衡。

  这一套改写自然的精妙设计让她着迷。

  正在沉迷其中的时候,那个卢队长又回来了,只有他一个,没有两个跟班。

  “真巧,道友居然还在。也是缘分”他好像路过,装作意外的样子。

  她相信缘分,但不相信和这人有什么缘分。

  “直说吧,大家都忙呢。”勤添头都没抬起来,半蹲在石头前面,欣赏上面阵文描绘的线条。

  “我想道友的麻烦快来了吧。”卢组长觉得月港有女修,但一定跟着家族随行或者门派师兄弟,哪有单独来的。

  孤身前来要么隐瞒家族,要么是别人在追杀。确实,他猜得不错,令舒瑶是前者,勤添是后者。

  他看到那女修头稍微抬起了一下,又保持原样,虽然反应很弱,但知道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

  卢组长继续说:

  “只要价格合适,我有好东西卖给道友,不知意下如何?”

  “什么好东西,我灵石不多,你先说说看。”勤添转过身,玩心也来了。没灵石我看你能骗我什么。

  “情报,修仙界情报才是最贵的,不管什么帮派找你麻烦,你告诉我,他们的人一旦入城,不管是传送还是走城门,我们执法堂下属的人都能最先知道,保证让道友有从容应对的时间。”

  勤添一听,好像还真有用,万一灼言门那帮人找来,如果早一天知道就多一些生机。

  “月港有条理内城不能动有杀气的功法,还怕什么?”

  “哈哈哈哈,此言差矣,很多手段并不展现杀气。而且并非所有人都是刀兵之修。只要没坏掉面子上的秩序,执法堂上层很多时候都不计较。”

  “那你这消息怎么买?”

  “五千灵石,来往修士中一旦有风声,秘符传信。真实可靠”

  敲诈,勤添心想原来他折返回来是拿她当摇钱树了,但她不慌。罐子倒过来都不够一千。这卢组长找错人了。

  勤添想起了那个山脉图,想起了公孙简安排她去锋都。计上心头。

  “才五千,那我问你,若是两派开战的消息,得多少灵石?”

  卢组长一惊,几个大派在盟约下维持平衡状态都快五百年了,怎么说动手就动手。虽然在锋都有些传言,感觉暗流涌动,又看女子振振有词,心里也不免紧张了起来。

  “少说也得一万。”

  “你说情报最贵,我有情报、你敢买吗?”

  “当然,要是能证实这个价合适。”卢组长心里有数,只要找人稍微一验证,她敢骗就让执法堂给她按个煽动的罪名。一边寻思一边悄悄拿出记音符。

  “好,去年,灼言门有人死在了锋都南面,而死人身上有门派的东西,你说锋都会不会庇护她”

  果然。

  “看价值吧,一般法器不值得出手,估计也是和谈解决。”卢队长要试试她虚实。

  “当然不是法器。”

  “那是什么?”

  “这个要付灵石。”

  卢组长愣了愣,发现这丫头还挺精明。

  “我付一半,你说一半。”

  “成交。”勤添把罐子拎起来示意要收灵石。她眼下穷疯了,卖个情报就是五千,这个可太赚了,根本不在乎砍价。

  卢组长没想到这么痛快,他都想不通这一个消息这么拆成两半说,然后伸手从腰后,拿出个收纳灵石的荷包。

  “五千灵石。”陶罐已经填满了。

  “山脉地形图。”她把矿藏隐去了,但卢组长一听就知道必定有矿藏消息。

  “图在什么地方?”

  “这是另一半了。连那个荷包一起付。”勤添已经没处放了。

  卢组长愣了下,感觉事情发展好像不太对。小荷包只能放灵石,不贵重。但到底什么人拿了图?这牵涉到的不仅仅是资源问题。

  勤添接过来,神识一扫数目,满意收起。

  “就在月港。”

  “丫头片子,你敢耍我,月港大了去,我要的是人名。”一向耐心的卢组长连道友都不叫了。忘记了对方个头不高可修为比他高。

  勤添摸了摸受到惊吓的岚,语气淡定。

  “你问在什么地方,就告诉你在什么地方,要是有具体人名,何不卖给灼言门。还需要卖给你?”

  卢组长胸口憋闷,这回来一趟本来是借着复查的由头,敲诈一笔。谁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简直是他夜巡历史上的耻辱。

  此时,站在丁字路口,喷泉的欢快的节奏就像对他的嘲笑,就连天边启明星似乎也在看一场喜剧。不过还好两个跟班不在,不然精明周到的人设就崩塌了。

  突然,轰~一声巨响,终于有个炼丹师炸炉了。

  “今日之事,以后让你心魔反噬。”撂下一句狠话,卢组长向浓烟处走去。

  勤添心里畅快得很,那有什么心魔可说,笑着说:“道友好自为之,告辞”

  看见东方的阳光穿过炸炉的烟雾。修炼的方法也有了点眉目。

  现在得赶快换件外套了,不管修为如何,至少得看起来像个修士,难怪令舒瑶穿的一身男装,不能再招来阿猫阿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