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恍如梦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舒霞真诚对胡毅(6)

恍如梦幻 凡心翻新 2126 2017.08.13 15:09

  胡毅母亲紧紧地抓住胡毅母亲的手,眼里闪出了泪花。

  “胡承运怎么不看?看过没有?”舒霞又爬在胡毅母亲耳朵上问。

  “我问过石武他爹,人家说男人不能生这种病多半看不好,彭玉才可多看过,哪能看好?安顿不要跟胡承运说,说了对他是个打击。他叫我偷个孩子,还想叫我跟他偷,我嫌他不进眼,哪能跟他偷。后来对了个机会,我就跟十八红偷了。十八红人家也好,对的也巧,就一次就有了,还是个儿子,”胡毅母亲说。

  “胡承运不知道吧?”

  “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吧?”

  “白水仙知道,人家嘴牢,还成天安顿我,不叫我跟人说。你是第二个知道的,不,是第四个了,胡毅、胡莲也都知道了。”

  “啊呀,果枝你好糊涂,你跟白水仙说了倒也罢了,怎么跟胡毅胡莲也说了。你跟我也不该说,不过,跟我说了倒是不妨事,我跟畅老师也不会说的。”

  “我知道你不说才跟你说的。我跟胡毅说是胡毅听人说了以后,硬要问我,我也是因为胡承运不叫胡毅进剧团气得不行,觉着他不亲,才说的,我先跟胡毅说了,胡毅跟胡莲说了,胡莲又问我,我才说的。”

  “你跟胡毅再说一说,就说你是气得不行瞎说的,十八红人家不是那种人。你以后可是谁也不能跟他们说了。尤其是不能叫胡承运知道,叫他知道了,他连人也见不行了。”

  “这个我知道。”

  “我是怕胡毅跟他爹闹矛盾的时候说出来,你一定得告诉胡毅你是一时气了瞎说的。”

  “呀!那该怎么说?”

  “你一个当母亲的,还怎么说?”

  “嗯,”胡毅母亲听舒霞这样一说,觉得自己真的够糊涂的,可又想不是就是不是,胡毅知道了心里还好受点儿,她坚信儿子不是胡承运的。

  “真的,我忘了问胡毅的手机号了,他有手机了吧?”

  “他这会儿没了,原先有,胡承运给打烂了,胡莲有。我早就想给他买,又怕胡承运知道了怪我,胡承运改了性了,跟原来不一样了,你是不知道。”

  “有钱不如买上一个,胡承运要是怪怨,你就说我说叫买。那这样吧,我下午把这1000块钱给给胡毅,你再给添上些,给他买上一个吧。胡毅要是好好学戏,不愁挣钱。”

  “我也跟胡毅说了,我说跟上你霞姑好好儿学戏,不愁吃香东西。他也知道,就怕你不要。”

  “叫他放心,就说我爱见他,不要瞎思谋,”舒霞说。

  “霞姐,你真是好心人,我几辈子也忘不了你的恩情,”胡毅母亲激动地说,“我回去呀,胡毅还在等我,我回去跟他说了他就不怕了。”

  “说给他不要怕,下午一定来。”

  就这样,舒霞听一句,在胡毅母亲耳边说一句,胡毅母亲以为怕人听见,也放低声音说,尽管这样也够高的,要不然她说话,人远远低就听见了。

  舒霞送胡毅母亲走后,回到屋里赶紧进厨房做饭。书欣又写他的文章去了。

  胡毅刚才去舒霞母亲那厢取锹和镰刀没取上,一个人到大路边拔草的时候,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不再感到害怕了,可心里七上八下的又想入非非了。

  真要是能跟舒霞做上一次,那就是死了也值得。刚才亲她的感觉真好,就是跟别的女人不一样,那味道简直没法形容有多好。脸蛋子还就想细瓷一样光滑,身上的香味就像香瓜子一样,一直能甜到心底。胡毅正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抬头瞭见母亲从大路上大步流星地往回走。他赶紧迎上去问:“说甚了来?要住钱了没?”

  林果枝看着儿子嘴也抿不住地说:“人家爱见的你甚呀似的,你还怕甚,叫你歇起晌来去她家。钱咋也不要,我硬是给放下了,说是你去了给你,叫我添上几个给你买上个手机。”

  “是不是?那你先回家。你不要跟胡莲说,说了她会不高兴的,”胡毅说着就去抱拔下的喂养草。

  胡毅母亲回到家里,赶紧对胡莲说:“你霞姑人家可好了,说爱见得你哥不行,钱咋也不要,不过我留下了。叫你哥后晌去她家,你不要跟你个说我跟你说了。”

  胡莲正在张罗做饭,母亲这样一说,她放下手里的活儿赶紧就出去迎接他哥哥。

  胡毅高兴地抱着喂养草往回走,瞭见胡莲迎接上来,问:“你干甚去呀!”

  “说给你,下午不能去舒霞家,我还以为是你调戏人家,弄了半天是她想勾引你。畅老师50来岁,抬不行了,想叫你抬,”胡莲对胡毅竟然说了这么些话,声音还挺高,也不怕人听见,好在附近没人。

  胡毅没做声,把喂养草一往下扔,就跑回家对她母亲说:“说给你不要跟胡莲说,你咋就说了。”

  “我听也没听见你说不要说,说就说了,说这还怕她个甚?”母亲说,胡毅这才想起刚才在外面怕外人听见说的声音不高。

  胡莲在外面听得清楚,一进家就哭,母亲看见了就骂:“你今天这是咋了?你哥哥的事情,你不是帮着想办法,倒添起乱来了。你哭的个甚?人家挺好的。你霞姑把我送出来,说爱见得你哥不行,你这是哭甚了?”

  胡莲被母亲这样一骂,一下醒悟了,于是收住眼泪,对胡毅低声说:“说给你,去是能去,不要乱来!”

  胡毅点点头,低声说:“肯定不乱来!”

  胡莲这才又做起饭来。

  舒霞和书欣吃饭的时候,专门研究胡毅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原因。书欣认为,林果枝作为一个母亲,在对胡毅的教育上,过分溺爱,不正确引导,惯坏了。舒霞则认为,主要是在青春期没有很好地教育和保护,被人坑害了。

  可是詹兰兰为什么会害胡毅,这就有些搞不明白。于是两个人梳理了一下詹兰兰一家和胡承运一家的关系。

  林果枝原本与詹兰兰来往得比较密切,起初因为胡承运和石英祥是同学,又是同一年娶的媳妇。两个新媳妇刚娶回来的时候你去我家,我去你家,关系分外好。

  石英祥娶过詹兰兰当年,詹兰兰就怀孕了,林果枝第二年第三年也没怀上,此后,两个人渐渐地就不来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